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淫荡少妇白洁之番外篇
纵欲之回乡旅程 (下)

休息了下,老陈拿出早有准备的东西:“换上吧。我的好白洁。”原来是一身护士服。白洁听话的换好了衣服。

“开始扭屁股,要淫荡一点……”她听了之后,便开始扭着护士制服包不住的丰满屁股,用一种淫糜的姿势画圈扭动,老陈开始蹲下来往她丝袜里的大腿根瞧,老陈有种偷窥的兴奋感,尤其是白洁刚换的那件艳红色的蕾丝内裤,老陈伸手到她腿前去解裙上的扣子,解开之后老陈将裙子翻到她的腰际,开始隔着丝袜摸弄她浑圆的丰满屁股,白洁的屁股好滑啊,老陈情不自禁的在白洁雪白的肥臀上亲吻起来,老陈的阴茎也渐渐硬了“说些下流的话……要淫荡一点的声音……”老陈又命令着。

“这……爸……我……”

“啊小洁……我慢慢开始硬了……快说啊……”

白洁好开始说着诱人的言语:“啊……老公我……淫荡的小穴……小屄……好湿啊……啊……爸……我的好老公……啊……我要……啊……快快插进来嘛……我淫荡的小穴……啊……用力……啊……”

哇!这些话的作用真大,老陈感到下面的大鸡吧就象要爆了似的,老陈轻轻脱下她纯白的丝袜,将她大腿分开,她似乎被自己淫荡的话语刺激,那件小蕾丝内裤的裤底竟然已经湿湿的,老陈开始吻着她湿漉漉的内裤底部,嗅着她湿润花蕊的特殊香味。

“哇!白洁我受不了了,我这就要你,啊我等不及了。”老陈说着一把拉下她的内裤。

“宝贝……我受不了了……啊我要插你啊……”

“这……爸……我……”

“小洁……快说啊……”

“我想性交,跟爸爸性交”白洁说这些话的时候粉面羞得通红!“我想性交,跟爸爸性交……啊我想性交,跟爸爸性交……我想性交,跟爸爸性交……快快点啊你……啊我的好老公我……我要你……啊……”

这时的老陈再也忍耐不住了,老陈立刻握着火热的阴茎,从背后对着白洁那湿润的蜜洞一插到底。

“啊……好大啊……啊……爸……”好紧,好湿,好热,好舒服啊!老陈开始使劲的抽插,不知是真的还是要刺激老陈,白洁开始发出更淫荡的呻吟声:“啊……插死我了……啊……用力……啊……啊……我要……啊……嗯……啊……白洁……白洁的小穴……爽啊……啊……”

老陈用力的抽送,而手开始到前边去解她胸前的扣子,解开之后,老陈往她酥胸一摸,白洁没戴胸罩,老陈粗暴的捏着,抓着,柔着她丰满尖挺的乳房,后边更加用力狂抽猛送,白洁开始发狂似的浪叫着:“啊……我……插死我了……啊……我……好浪……啊……美……美……啊……”

老陈这时用尽全身的力量,将白洁的纤腰搂得紧紧的,似乎非将她的腰肢折断不可地埋头苦干着。而她的一双玉腿,更是摆动着出神入化。时而搁起,时而紧缠着老陈的腰际。逼得老陈气喘不止,一身是汗。

老陈的身子拼命地起伏,狠劲地猛干。那份雄刚,那份热力,那一种生命的急激脉搏,直透入了白洁的心扉,而且是继续不断。

她不禁“咿咿!唔唔”呻吟着,她的玉手,紧抓着老陈雄厚的背肌,白洁再也禁不住了。

“快……爸爸……我的……好老公……啊快……唔……好好……再深些……啊……求求你……用力点……唔……嗳哟……好舒服……唔……花心……好舒服喔……啊啊……我……快……快……嗯……”

她又叫又哼的,快活得真想死去,臀下的淫水像泉水般的大量地泻了出来。

老陈给予她如此强烈的快感,老陈越战越勇,似乎不给她有喘气的机会,白洁越叫越能使老陈感到刺激当老陈全力冲刺时,白洁那块最幼、最嫩的肉体也被老陈牵引、带动、排挤,仿佛是依附在老陈的身上。两人的身子紧紧地贴着,白洁的身子随着老陈的冲击而起伏,她的纤腰就快被折断了,双腿缩至老陈的肩上,媚眼如丝地叫着:“嗳哟……喔……我……穴内又酥又痒的……啊啊啊……用力点……干死我吧……嗳……乐死我了……快……再给我更多的满足……啊……唔……好……好美……舒……舒服死了……嗳……我整个人都给了你了……嗯……”

老陈兴奋得抬起白洁的大美臀,老陈急喘着叫:“白洁是的……你已全部把我给吞下了……连根都不见了,一杆到底……我要穿裂你得小穴!”

老陈边喘着边说,同时用尽全身力量猛干着,似乎真想干裂它才肯罢休。

然而在白洁听起来,不但不觉得可怕,却感到有说不出的刺激味道,她也叫着:“那你就狠狠地干我吧!”

她快感无比地咬牙切齿,不自禁地用指尖扣弄着老陈那结实的肌背。

“你爱怎么干就怎么干,只要你能感到快乐,用什么方法对付我都可以,那怕被你弄死了我也甘心。”

老陈的一双手把她滑溜溜的肥臀再次撑起,七、八寸长的阳具,快而很地插了进去,紧抵着花心,用尽全身的力量,又磨又搓着。

这一招,让白洁真有窒息的感觉,她既舒服、又难过。只因老陈此时的确太强了、太拼命了,犹如欲将她置于死地。打从穴内深处,感到有一阵阵痒痒麻麻的电流,正在迅速地传遍她的全身,而且越来越强。她死紧地勾住老陈的颈子,在老陈的耳边浪叫着:“爸爸……我快受不了……我快疯了……你……弄死我……干死我吧……求求你……唔……快……再给我最后的冲刺……我要……我还要……啊……我不行了……”白洁一阵怪叫。

白洁此时半昏迷似的,像浸泡在一池温水中。水,更多的水,湿黏的水,已流满了床单。这些水,一受到老陈的冲击压力,便发出怪异而有节奏的声音来,潺潺的,唧唧的,老陈的毛发也湿淋淋的沾满了水而纠结在一起。

白洁慢慢地站起身,将退到脚跟的丝袜慢慢地提了上来,看到白洁当着面穿丝袜的情景,老陈的小弟弟又一次的站了起来,“白洁你趴到床上去好吗?我还想要你。”

白洁似乎也是被老陈刚才干出了高潮,再也不装什么清醇淑女了,乖乖得像狗一样趴到了床上,肥臀主动地撅向了天上,就像一只正等待性交的母狗。

老陈忽然有了一种好玩的想法,老陈用白洁的丝袜当作缰绳,让白洁刁在嘴里,然后老陈从后边对准白洁的肉逼插了进去,老陈每次抽插一下都情不自禁的带动一下缰绳,这是的老陈就好象一个勇敢的骑士,而白洁就是老陈的坐骑“哦、哦……不、不要呀……!我是你白洁啊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呀……唔、唔、唔……不、不要啊”这时的老陈被白洁的浪叫激励的性欲更旺,提着白洁的细腰更加猛烈的抽插白洁的嫩穴。白洁在老陈的疯狂抽插之下也浪叫连连:“好爸爸……好……好老公……插……插死……我吧了……了……呜……呜……要……要……死……死……了……了……”

看着白洁达到高潮,老陈兴奋得用手狠狠的拍打着白洁的肥臀“啪啪啪”老陈已经开始快马加鞭了,白洁在老陈的连连抽送之下,很快丢了精,老陈的鸡巴被白洁的淫水浸的火力十足。

又在白洁的小穴里边狂干了100多下,老陈感觉背脊一阵酸麻,老陈知道要射了,老陈的大鸡巴用力向前一五俯投地的支持手猛地向后带动丝袜,哦。哦。哦。哦,随着一声仰天长啸老陈的精液强力的射向了白洁的子宫深处,白洁似乎也同时达到了高潮,上身被老陈带带动下扬了起来,哦!哦!哦!哦!哦!白洁边浪叫着边甩动着飘逸的长发,俩人都累得爬到了床上。

过了一会白洁坐了起来,从衣柜里拿出了几件白洁家的衣服,脱下了那件被老陈退到了腰间的护士服。

然后将沾满了精液的丝袜和内裤也脱了下来,拿起了一条干净的黑色胸罩要穿。“我喜欢那件粉色的”老陈看得兴起竟说了出来,白洁粉面羞红,将手中的黑色胸罩下,拿了那条粉色的胸罩穿了上去……

就这样老陈欣赏着白洁的穿衣秀,只看的心神荡漾。等白洁穿好了,老陈聊起了刚才高潮时的感觉。

“小洁,刚才你叫床的时候真美”老陈说到。白洁顿时羞得粉面通红,粉拳像雨点般向老陈的胸口打“爸,你坏,你好坏呀”,老陈就认她打着,看到她撒娇够了,老陈才握住了她的手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白洁也不挣扎就任我抱着,看着白洁羞红的脸颊,老陈情不自禁的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亲。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住了一段时间,他们决定去王申老家玩玩。

老王是极其欢迎啊,晚上王申被幼年的伙伴叫走了,看着老王赤裸裸的眼神,白洁害羞的低下了头。老王有一种莫名的冲动,特别是看到白洁那种含羞不语,楚楚动人的样子,俗话说得好:要想俏,带三分孝。白洁本来就生得姿容艳丽,今天穿的这身白衣裳,就像一朵刚伸出水面的白莲花一样,娇艳动人。

此时的老王就像一头饥饿的野兽一样,抱住了白洁,就狂热地吻了起来,边吻边脱白洁的衣服。白洁也默默地配合着公公的动作,香唇挑开了公公的唇,送了进去不断地纠缠着,两人的舌尖不断地绕在一起,双手伸进公公的衣服抚摸着公公那宽阔的臂膀。

由于是夏天的天气穿的衣服少,白洁的衣服三下二下就被公公脱了个精光,一丝不挂整个玉体赤裸裸地暴露在公公的眼中。

玲珑小巧的玉体一暴露在老王的眼前,又使他发了呆,那微微高耸的一双玉乳虽然娇小,但非常美妙,高高圆圆的玉臀儿丰满白嫩,别具一种引力。蛇一样的细腰,凹进去的肚脐儿互相衬托美不可言。浑身皮肤白里透红,鲜嫩无比,简直可以吹弹即破。

“我的小妖精,你真使我发疯了!”老王说着用嘴含住了她的一个乳房,将那粒透明的红葡萄以及半座玉峰,含了个满口,用力的吮吸。这一下吸得白洁一阵颤抖,浑身发酥,灵魂出窍,口中发出一声长长的“喔……”下面也紧跟着把持不住,淫水一泄如注的流了出来。

“爸,我们不能……这样……我们……不能啊……”

老王没有回答,而是把含在口中的乳房,吐退到了峰五俯投地的支持,用牙齿扣住了她那粒透明的红葡萄,开始咬了起来,每咬一下,白洁就颤抖一阵,玉门一阵开合,桃源阴府里冒出一股子白浆来。肩膀摇动,口中不住发出浪吟。

白洁虽然也是欲火焚身,但却推却着“爸爸你别……别……别这样好吗?我感觉我对不起我王申”

“好白洁……乖……爸爸好想……难道你不想吗?”

“但是……我们……现在……可……”

“傻瓜,现在是我们俩的天下了,你还顾及什么呀!来吧宝贝让我好好地享受享受你。”

老王说着顺着白洁的小腹伸手向下摸去,一直摸到两峰夹溪的小穴。手到三角州后,以中指伸入那桃源洞中,那里早已汪洋一片了。再顺水前进,深入潭底,迎着面而来的是谭底跳跌着的子宫口,一伸一缩─活蹦乱跳,等他中指插入里面时就像婴儿的小嘴一般,一口咬住不放。

老王的中指在洞底缠斗起来,好像海底斩蛟─样,互不相让的缠个不休,他的拇食二指,虽在外面也只好采取行动,捏住那敏感的阴核。那阴核已充血坚硬地竖立着,经他两指一捏,白洁全身浪肉骚动,越捏的快越颤抖的厉害,洞底是演周处斩蛟,涧外演的是二龙戏珠。他的嘴仍咬着乳房,这一阵上下交攻,使白洁四面受敌,再也支持不住,不由大喊大叫乞求投降了:“啊……爸爸……啊……饶了我……喔……嗯哼……我我要你……啊老公我我要你……啊”一阵剧烈的痉挛扭动,白洁浑身浪肉乱跳,子官口一阵阵吸吮,她那洞口上的大珍珠硬如坚石般,颤抖跳动着,四肢紧跟着一阵痉挛,过后便四平八稳的瘫痪下来。

老王放松了手,仔细地端详着一丝不挂的白洁,真如白玉般的越看越美,越看底下的肉棍越不是味儿。那肉棍几坚硬如铁,跃跃欲拭,恨不得立即挺枪跃马冲过阵去,大杀─阵。

老王想到这双手掀起来了白洁的那两条修长纤细的玉腿,双膝跪在床上紧挨着白洁的玉臀,挺起长矛,只听到“扑哧”一声那八寸多长的鸡吧已深深地插入了白洁的子宫里。

只见白洁猛皱双眉,张口发出一声:“唔……!”老王一听以为是白洁满足的呼唤,就再次挺胸进臀,又是一声“滋!”,那半尺肉棍又插进了将近两寸,只听白洁颤声道:“啊爸爸你……慢点!”

老王刚才就感到有一股使不完的劲,一听到白洁的呻吟声便什么也不怕了,用足力量挺腰猛沉双股用力推矛“吱”的一声拔了出来又插了进去。

白洁就感到唇穴中像受了一箭,痛疼难忍,忍不住惨叫起来:“哇呀!妈呀……痛死了,痛死了。你插死了我了……我的心……哎哟!被你戳穿了……我的穴被你捣烂了呀……唉唉痛啊……痛……痛……妈呀……救我吧,我的亲哥哥你快抽出来吧……快抽出来吧,……我快痛死了……”

“啊,爸爸你轻点好吗?你的那个太大了,我们好久没有作了,我一时还受不了。”老王连连点头答应。于是二人便又慢慢活动起来,白洁轻轻摆动着自己的玉臀,很快她又进入了妙境胜地,口中不自觉地叫道:“啊……爸爸……老公……啊……亲老公……亲哥哥……快加劲……快!……”

老王一听,先是左右上下摇幌了一番,只见白洁敲了皱眉,并没有叫痛,于是便把那肉棍往外轻轻地退出了两寸左右,低头一瞧,出来的二寸上全部饱满了红白的浆液,粘粘糊糊的。再看下面被那阳具带出来的东西,也是红白相间,那紧紧咬着肉棍的粉红色樱桃口,在那肉棒进出时带出的粉红细肉,正如开花的石榴皮一般翻开来,鲜嫩无比,真为人间一绝。

老王见如此光景劲儿更足了,那根“钢炮”好像装满了子弹,饱饱的挺挺的,只要听到命令就一发而不可收,歉意地安慰她:“我的好媳妇,现在觉得怎么样了,还痛吗?”

“慢点呀!亲哥哥,你肉棍进退的时侯,就好像带着我的心脏往外挨─样,觉得整个肚腹成了空的一样,说不出是美妙还是痛苦的空虚味道,你就再插进去点如何?要慢点、轻点呀!亲哥哥!”

“好!你放心!”老王一面说一面又将白洁雪白的玉腿向上推得更高,徐徐地推矛而进,不觉又进了两寸多。

白洁觉得痛,喊了起来:“慢……慢点啊……痛……痛……”

老王听见喊声,便停止前进,观看她的动静。白洁心猿意马、飘飘欲仙地道:“唉……亲……哥哥……大肉棍哥哥……”白洁这一串淫浪的声音和心满意足的表情,使老王也有些飘飘然了,同时也感到他那肉棍在那小穴里被夹得紧紧的,子宫口跳动碰击大龟头,实在舒服极了。听到白洁的喊叫,虽然也按她的吩咐往外退出一点,但心里实在也有点的舍不得离开,又将抽出的推了进去。

一次一次一下一下有板有眼,每一次冲进之时,白洁必定摆臀扭腰。突然老王铁一样的棒儿在那肉穴中被一般滚烫的液体围绕着,舒适甜美极了,但也给他很大的强制力,让他活动如狼似虎似的。

白洁颤抖着,啊啊连声浪叫,死死地抱着老王摇呀摇呀,几乎同时二人都打了一个寒噤,洞中有两股如箭般的激流碰在一起,成了旋涡急转一阵后混在一起,向洞外奔流……

四肢同时无力,两人顿时瘫痪,叠在一起一动不动,组成一个杰作一一人上人。

沉默了很久的时间,没有半点声息。还是老王先醒了过来,很想翻身落马休息会儿。经过抬臀后退,低头一看自己那退出了四分之─的棒儿,虽然没有刚才的坚硬,但是因为那白洁的桃源洞夹得紧,变成了局部充血,并末因泄了精而脱满洞外或缩小。

他稍微往后退动了点,虽然是极轻微的抽动,已把白洁弄醒过来,她微睁星眸,深深的吐了口气,随后睁开了满含荡意的眼神,娇美的瞟了公公一眼,唇角儿往下扯动了一阵,闭嘴微笑着,从她那双美丽的眼神中表示出无法形容的满足。

老王的身子又压了下去,胸脯压在她─对玉乳上,四片唇儿吻在一起,白洁浑身说不出的兴奋:“爸爸我今天好高兴,好舒服,好轻松呀……”

老王没有理会这些话,只是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她洞口淫水儿不停往的外流。

她仰面躺在床上,面泛春潮,红霞遍布,口角含笑。又白又嫩的皮肤,细细的小腰,又圆又大的臀部。那红红的蛋脸,又艳又媚又娇。

那小小的乳头,又红又嫩,就像多汁的水蜜桃。

那平滑的小腹,如同还未破开的豆花一样。那修长的大腿,让人摸了真想再摸它一把。

尤其大腿根处,那动口一张一合,浪晶晶,诱人极了,足以使任何男人见了,都想先上马为快。

老王拨开了她那双修长纤细的的玉腿,啊!那深不见底的神秘之渊,是那么可爱,那么令人神往,那么令人心跳加快……老王用手拨开那两片动口的小丘,啊!红红的,小小的,圆圆的,就像是一粒肉丁似的在那洞口上端。

老王那八寸长肉棒已是坚硬无比,老王一挺身,那肉棒如同猛张飞的丈八舌矛枪一样“扑哧”一声便插入了儿媳妇的体内。

白洁“啊”的一声,随后双手紧紧地抱着公公,双腿也死死地夹主公公的臀部,好象害怕公公离开。这时的老王伏在她身上,按兵不动,享受这一吸一允的滋味,公公的鸡巴被白洁这样一吸一吮,兴奋的有点出精的趋势,马上猛吸一口气,将鸡巴拔了出来,抑制阳精出来。

“啊爸……爸!你怎么……拔出来……这会要我……的命,快……快插……进去”

“好一个淫妇!”老王起先由慢……变快……再快……像暴风雨似的……白洁亦不甘示弱,双腿下弯,支撑着屁股,抬臀迎股,又摇又摆,上下配合着老王的抽插。同时口里浪叫着,令老王发狂。

“啊……好……爸爸……好……哥哥……好老公……好美……喔……对……插的真好……喜……你……真行……这一插……插的我……好舒服……啊……我摇的好吗……插呀……插到底……插到我花心去……啊……唔……美死了……美……”。

没一会,她已出精了,将一股火热的阴精直往老王的龟头上浇,浇的老王舒服的差点背过气去。虽然她已出精了,但是更加具有浪劲,只见她更加浪,老王也更加疯狂的抽送。

“卜滋!卜滋!嗯……哼……啊……喔……”也没多久,老王的阳关一阵冲动,已快支持不住。

“我……快射精了……我……”

“不行!你不能射……你不要……”她惶恐的叫着。

“不行!我忍不住……我……出来了……”

老王只感到腰身一紧、一麻,一股火热的阳精,全数射在儿媳妇的子宫内,花心里去。她紧抱着老王,怕失去老王似的。

但是老王却是金枪不倒,虽然射了精,大鸡巴仍像铁柱子一般,硬硬地凑在那又紧又温又暖的子宫内,享受射精后的快感。

“老公!继续抽送好吗?我可难受极了,拜托!”白洁淫心正炽,浪声的说:“这样好了,让我的大鸡巴歇会儿……我用手来替你解解渴吧!”老王话一说完,爬起来坐在她的身边,左手搂抱着她,右手按在她的阴户上,手掌平伸,中指一勾,滑进了小穴,在小穴上方扣弄起来,中指也在阴核上抚弄着。阴核是女人性的最敏感的地方,如今经老王手指一拨弄,她不由得混身一颤斜躺在老王的大腿上,让老王尽情的抚弄、挖拨。她一躺下,老王的左手也空出来,于是在她的乳房上摸抚起来。一会儿摸,一会儿捏。她也不甘示弱,俩手握着老王的大鸡巴,轻轻套弄,偶而也用舌头去舔舔的令老王毛孔俱张,酥麻极了。

“爸!你的好大、好粗、好长喔!”

“真的吗?有比别人怎么样,大吗?”老王淫笑着说。

“爸!你怎么说话呢,我还从没和别人上过床呢。我怎么知道别人的怎么样”老王双手抱着她大鸡巴对准了她的小穴口,身子一沉,向下一坐滋!地一声,老王的大鸡巴全被她的小穴给吞了进去。“啊!美极了”。白洁笑了,笑的好得意,大鸡巴五俯投地的支持在她的花心上,五俯投地的支持的她全身麻麻的软软的,烧的很,真是美极了。

老王双腿一用力,向上一提屁股,大鸡巴又悄悄的溜出来,屁股一沉又套了进去。

“啊!美……太美了……”。小穴现在又把大鸡巴给吃了进去。

“啊!爸爸!现在是你插的我,好舒服”老王看她这付春意荡漾的神色,也感到有趣极了,忙伸出双手,玩着她那对丰满的乳房,时而看着小穴套着大鸡巴的样子。

只见她的两片阴唇,一翻一入,红肉翻腾,美极了。

“嗯……老公……你快插我……爸爸……你插的我好痛快……哈哈……太棒了……好过瘾……”

三四百次后,儿媳妇又是娇喘频颤声浪哼:“啊……啊……亲丈夫……我……舒服……死啦……可……可……重一点……快……我……要升……天了……”。

老王感觉到她的阴户一阵阵收缩着,知道她又要出精,忙抽出阳具,伏在她身上。这时的儿媳妇,正在高潮当中,欲仙欲死之际,老王这么一抽出,她尤如从空中跌下,感到异常空虚。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迷惑的说:“老公……你怎么啦……快……继续……”

“好……这就来……”。

“滋!”地一声,火热的阳具插入她那湿淋淋的阴户中,猛抽猛送,根根到底,次次中花心。老王被白洁的浪叫激励的性欲更旺,提着白洁的细腰更加猛烈的抽插白洁的嫩穴。

白洁在老王的疯狂抽插之下也浪叫连连:“好爸爸……好……好老公……插……插死……白洁了……了……呜……呜……呜……好……好舒……舒服……舒服……呀……哦!哦!哦!哦!哦!……干……干我……呀!啊……啊……啊!啊!啊!要……我要……死……死……了……了……”看着白洁达到高潮,老王兴奋得用手狠狠的拍打着白洁的肥臀“啪啪啪”老王已经开始快马加鞭了,白洁在老王的连连抽送之下,很快丢了精,老王的鸡巴被白洁的淫水浸的火力十足。又在白洁的小穴里边狂干了100多下,老王感觉背脊一阵酸麻,知道老王要射了,老王的大鸡巴用力向前一五俯投地的支持,哦。哦。哦。哦,随着一声仰天长啸老王的精液强力的射向了儿媳妇的子宫深处,白洁似乎也同时达到了高潮,上身兴奋地扬了起来,“哦!哦……哦!哦!……哦!”白洁边浪叫着边甩动着飘逸的长发,老王和白洁都累得爬到了床上。

几个月后的一天晚上,白洁的家里,一丝不挂的白洁被仰面睡在床上的后勤处李主任抱在怀里,李主任的鸡巴正插在白洁娇嫩的屁眼里缓慢地抽动,屁眼周围娇嫩的肛肉随着抽送收缩蠕动着。

王申的校长赵振趴在白洁身上,两手抓着白洁坚挺的乳房,一根很长的大鸡巴正在白洁的小穴里不停的抽插,插的白洁一阵阵颤抖,淫水不停地流下,把屁眼浸的湿透,让李主任的鸡巴在屁眼里出入更加的顺畅。

白洁的两只手里抓着李明的鸡巴,温柔地搓弄着,鸡巴用一条水蓝色的小内裤包裹着,丝绸光滑的触感和白洁小手的温度很快就把李明揉捏地一阵颤抖,污秽的精液一阵阵的喷射在内裤上。

“呜……呜……”白洁被嘴里的大鸡巴堵着,话都说不出来,电工大刘抓着白洁的头发用力抽送,每一下都深深的进入到白洁的喉咙深处,突然大刘抽出鸡巴,一股股乳白色的精液喷涌而出,射的白洁满脸都是,白洁媚眼如丝,伸出红嫩的舌头把大刘鸡巴和自己嘴脚的精液舔的干干净净!

床边,王申看着眼前的一切,满脸通红,他使劲的捋着自己的鸡巴不得,控制不住地低声嘶喊着:“啊……啊……老婆,我……要射了,要射了……”夜渐渐深了,白洁淫蘼的呻吟和诱人的叫床声在寂静的夜空里越来越清晰,楼道里,一双双急色的眼睛紧盯着白洁家的房门,一只只怒涨的肉棒急切地等待着自己的位置。

终于门开了,门外的排在前面的几个男人赶紧钻了进去,客厅的地上和沙发上已经躺着几个疲倦的男人,刚进来的这几个顾不上看他们,边走边脱,一起扑向卧室大床上粉嫩娇柔,勾人魂魄的娇美少妇白洁……

【全文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