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淫荡少妇白洁之番外篇
纵欲之回乡旅程 (中)

王申听完觉得自己的鸡巴又有点硬了,“真的吗?”

“骗你干啥,等我大点也想操表姐的时候,她就出去读书了,一直没找到机会。”虎子呵呵的奸笑了几声。

而白洁此时爬在床上,心里也是乱纷纷一团,虎子一提她也想起了邻居的马大爷,她更想起了自己被马大爷操的由来。

白洁六岁亲生父亲就死了,她的母亲年轻轻就守寡,耐不着寂寞,常与一些男子干苟且之事,白洁也就早早知道了男女之事。她打小就是个美人胚子,一双水汪汪的丹凤眼,眼角上挑,鼻梁挺直,稍厚的嘴唇,总是红艳艳的。十二岁时,就出落得像个大姑娘,中等身高,一把来粗的小蛮腰,鼓鼓翘翘大大的屁股,皮肤细嫩细嫩的。

这年,白洁妈妈突然得了病,白洁经常到邻家诊所抓药,诊所有个李姓老中医,孤身一人,六十来岁,长的黑黑壮壮,肩宽肚大,一脸花白胡须和胸毛。白洁每到诊所,他都用淫邪的眼光上下打量她提前发育的丰胸和翘翘的肥臀。对她很热情,还经常不要钱,白洁非常感激他。

一个三伏天的中午,白洁又来给妈妈取药,看到老中医正光着上身躺在太师椅上睡觉,鼾声如雷,满屋酒气。裤裆里的家伙把裤子顶的天高。白洁虽然只有十二岁,也知道男人裆里是什么了。因为她已经被跟白洁妈妈相好的一个叔叔开了苞。看到老家伙的丑态,心中一荡,心想都这么大岁数还这样,不由吃吃笑出声来。

这一笑,把老家伙笑醒了。李中医一看是白洁来了,急忙起身,一看自己的家伙翘的老高,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抓药。抓好药,他又没让付钱。白洁说了句谢转过身去要走,这时,老家伙看到了白洁一扭一扭的肥大的屁股,杨柳似的摆来摆去细细的腰身,老二猛的一跳,急忙叫住她,“妮子,先别走吗,喝口水,我再给你妈加据药”。

白洁口正渴,就又回来一屁股坐在了太师椅上,把一杯水一饮而尽。过一会儿,她觉得混身懆热,不自然的扭扭屁股,这一扭阴部产生一阵强烈的快感,只觉得一股热液,流湿了内裤,粘粘的,腻腻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乳头也有了胀胀的快感。

原来,老家伙在她喝的水里,加了一把浓烈的春药。老中医看到白洁的表情,知道药起作用了,起身用厚厚的大手揉搓白洁的双乳和下身。白洁想着要躲开,可酥胸却迎了上去,粉嫩的大腿却叉的开开的。被他抠模了一会,白洁春心荡漾,淫水如潮。小手自然的伸向了老中医的裤裆。啊!怎么这么大!光光的龟头有鸡蛋那么大,插到我的里边会不会疼?

这时,她被扣摸的急不可耐,管不了那么多了,急等老肉棒狠狠插入自己空虚的穴中。经验丰富的老家伙,知道时机一到,掂起自己七寸长的老藤棍,就想狠狠插入。老龟头到了白洁粉嫩的洞口,起了惜香悋玉之心,先在白洁的洞口操了操,让龟头蘸上些淫液,又在小豆豆上操了好一阵子,操的白洁用粉嫩的丰臀上下左右扭个不停,这才将大如鸡卵的龟头缓缓的顶入白洁饥渴的阴道。

龟头刚一进入,啊!白洁发出长长一声浪叫,啊!胀!好胀!老家伙并不急于全部攻入,而是以阴道口为中心,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摇晃起来,直到白洁主动往上挺臀时,才兹的一声尽根全没。大肉棒插到底时,白洁又啊的一声,声音都发抖了。“啊!胀死我了!啊!啊!啊!爽死我了!”

老家伙这才按部就班,一抽一插的操起来!先是九浅一深,抽了二百来下,白洁开始用丰臀上下迎合,心想这老家伙真会玩,好爽啊!

老家伙不紧不慢,开始深插长抽,兹戛!兹戛!兹戛……!声音象是光脚走在泥地里。用这种深插到底抽出到口的干法弄了三百来下,白洁受不了了,“啊!爽!爽!爽死我了!!!李伯伯!你插死我了!亲伯伯你插死我吧!!亲爷爷你插拦我的小逼吧!!!亲亲伯伯……啊!啊!哎啊!爽死了!!!”白洁大叫一声,全身痉挛,哦眉紧刍,眼翻白光,昏死过去。

老家伙一看悠然生出英雄感,我这把年纪,还能玩小女孩,还把她玩昏了。以前,老家伙也玩过十五六岁的,可这些小女孩都没情趣,自己发泄完就完了,没想到这妮子这么浪。这让他更加喜欢了,看看自己挺出的大肚子,又看看被自己的大鸡巴紧紧塞住阴道的嫩女孩,要是能天天这样有多好!

想着想着,白洁苏醒过来,感到下身的快感余味未尽,一条大肉棒还胀在里面,身不由己的扭扭屁股,啊!一阵快感又从阴部涌向全身。

“小洁呀,你醒了”老家伙问。嗯!她点点头,浪笑住用小手抚摸老家伙的大肚子和花白的胸毛,说“怎么会这么好?!”

“累了吧,来趴在我肚子上睡一会。”老家伙说住把白洁抱了起来,老根紧紧的塞住阴道,转过身自己坐在了太师椅上,白洁下面胀胀的,爽爽的,舒服地趴在他的大肚皮上,用热吻回报给自己带来强烈快感的老伯伯。

老家伙被白洁的挑逗又激起了情绪,大鸡巴在小女孩的阴道里跳动起来,白洁也被它的跳动所激动,动情的扭起了白嫩的肥臀,老家伙坚持不住了,双手卡住小蛮腰,将白洁举了起来,乓!黑粗的老藤棍从嫩穴里湿淋淋地拔了出来,啊!白洁感到整个肚子都空了,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老家伙扭转了身子,她两手扶住太师椅的把手,肥臀高高翘起,就觉得一股强大的张力,向阴门顶了过来,啊!白洁爽得肥臀乱颤。

老家伙这会没再顾忌什么,双手扶住粉嫩的肥臀,哗叽!哗叽!哗叽!卖老命地快速抽插起来,没一会,白洁又产生了强列的快感,双乳乱颤,两腿发抖,红唇薇张,眉心拧成了一疙瘩,气喘嘘嘘的浪叫,“啊啊啊!爽爽爽!啊!……老伯伯,我想让你一辈子都操我,啊!啊!我的亲爷爷,我的脚趾头都舒服了,全身每个地方都爽,啊!大鸡巴亲爹!我又要……”话还没说完,又昏了过去,一下子趴在了太师椅上。

这时,老家伙正在兴头上,降低了身子,狂抽起来,他疯了似的晃动着大肚子,急速抽插了一袋烟的工夫,也爽到了顶,啊!我的熊要射出来了,啊!啊!啊!……一股股浓精,射到了白洁的阴道深处。过了一会,白洁醒了过来,感觉到整个子宫,都被精液充满了,舒服极了。

老头抱着白洁休息了一会儿,搂在怀里就在她下身狂摸起来,阴门被摸的舒爽无比,淫液顺着屁股钩子往下流,两眼微闭,红唇微张,气喘息息,白洁双手伏地,撅起两片雪白的屁股,老家伙就从背后插了进去。

哎呀!白洁长长的喘了一口气。老家伙连根插进去后,慢条斯理的操起来,吉嘎!吉嘎!吉嘎!几十下后,白洁忍不住的叫了起来,“啊!爽!爽!亲亲伯伯,你还是那么棒!一级棒!啊!啊!啊!我想死你了!我想死你的大鸡巴了!亲爷爷的大鸡巴又插到我的小逼逼里了!啊!我是你的小女人!我是你的小逼逼……啊!这一下插得好深啊!插到我的心窝窝里了!”老家伙听到白洁的浪叫,热血沸腾,只觉得龟头一爽,眼看又要射精,他深吸一口气,咻!将鸡吧抽出一多半,只将大龟头留在里面,就这样停住不动好大一会,才将射精欲压了下去,停这一会,白洁受不了拉,“啊!亲伯伯,不要停!快插进去!啊!急死我了!”老家伙像没听见一样,照样闭目运气,他运了一会,只觉得有一股精液慢慢流了出来,这时,射精欲全没了,老二照样坚挺,他又来了精神,又开始了不紧不慢的抽插,抽出时漏出龟头,插入时尽根全没,白洁的淫水像小河一样顺着大腿流个不停,只几分钟,只听她大叫一声,啊!双目紧闭,屁股拼命向后顶,她爬上了舒爽的顶峰。

高潮过后,白洁一下子瘫在了地上,老棍子也滑了出来。老中医急忙将她抱了起来,向里屋的床上走去,坚挺的老二在白洁的光屁股上滑来滑去,白洁用双手搂住老家伙的脖子,凑上红唇,热吻给自己带来“性福”的老男人。

到了床上,白洁一手抓住老棍子,一口吃到嘴里,老家伙大肚子一前一后地在白洁嘴里抽插起来。搞了好大一会,白洁两个腮帮子直酸,白洁看着又长又粗又硬的肉棒,青筋鼓胀,不由得下身又热了起来,主动躺了下来,两腿叉的开开的,露出细细的阴毛和粉红的阴户,老中医屁股一挺,大棍子又捅了进去,白洁下身一胀,感到大鸡巴填满了肚子里所有的空间,浑身酥爽。

老家伙一边抽插,一边问:“妮子,爽不爽?”

“舒服极了!你的大鸡鸡要是能天天插在我的里面,那该多好啊!”

正在这时,一个人突然闯进来:“好你个老李,一个人吃独食呀!”白洁吓的阴道一紧,整个身体忍不住抽搐起来,小便失禁,“唰”地尿了一床,阴道里面的嫩肉象小嘴一样使劲地吸着肉棒,一股阴精喷涌而出。

“原来是老马呀!”李老头尴尬地笑笑,原来就是马大爷,他跟老李医生是好朋友,经常来下棋。今天刚好撞到这一幕,“要不换你上?”马大爷也不客气,白结此时整个人已经抽搐的无法控制,整个身体大张着躺在床上,他上来压住白洁的身子,在大量淫水和精液的润滑肉棒就顺利插进了小女孩窄小阴道。

从此以后,白洁不但要被老中医玩弄,还经常被马大爷享受一番才能回家。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她16六岁到城里上高中才结束,虽然后来在假期里还经常被老头们淫辱,但是毕竟不是很频繁了,还好李医生经常给白洁弄避孕药吃,白洁这才没有在童年这段淫乱的日子里怀孕。

想起童年的岁月,白洁叹了口气,那时候觉得他们的鸡巴可真厉害啊,不过刚才虎子的也不赖。

忽然她的心揪了一下,后来在自己屁股后面操自己的那个好象不是虎子啊?那熟悉的感觉,是王申,白洁的心一下乱了,怎么可能,他一定看到前面自己被虎子操的时候那淫荡的表现了。

白洁一晚上都没睡着,直到早上她担心的瞧了瞧王申,看见他好象别有含义的眼神,她心里乱成了一团麻。

她可不知道王申和虎子两个男人昨晚越聊越有劲,尤其虎子答应把他的女朋友叫来让王申玩弄后,王申已经把他当成了铁哥们。

按计划,今天回到了白洁的家,白洁父亲是后爸,姓陈,五十多岁,听说白洁回来了,高兴地迎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她。白洁感觉着他身上的热度,脸都红了。

进了家,喝着水聊着天,看着忙忙碌碌的父亲,白洁想起了自己跟后爸的第一次。

白洁的父亲死后,白洁的妈妈就跟许多男人有了来往,虽然她平时看起来是个端庄秀丽的女教师,但是白洁她妈妈和男人在办公室里面做爱……

十一那年的一天,是一个礼拜天,妈妈说的要到办公室去加班,叫白洁一个人在家里等她回来,说完,就一个人急冲冲的出去了,白洁心里觉得好生的奇怪,因为妈妈从来都不加班的,有事的时候也会推到礼拜一的,白洁也没有管,就在家里面看电视。看了一会,白洁觉得挺无聊的,就到妈妈的卧室里面去玩。

因为是白洁一个人在家,所以白洁在床上床下的东翻西找,想找点好玩的东西出来玩……咦?这是什么,一张VCD?白洁看了看,哎哟,吓了白洁一大跳,上面一个女人趴着,一个男人在后面扶着她的腰,两人都是一丝不挂。

“原来妈妈也要看这个的啊”,白洁心里想,因为白洁从没有看过,心里有点慌慌的,麻麻的,斗争了好一会,终于打开电视,放了妈妈的哪张VCD,这个时候,镜头上出现了一副不堪入目的画面,两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在那里乱交!只见一个男的用他的大阳具就往那个女的小穴里面乱插,一个男的把他的阳具塞在那个女的嘴巴里面也是一样的插。

白洁看了一会儿,觉得她的下面的小洞洞里面一阵一阵的发麻,有一股酸酸麻麻的感受从下面传出来,飘到心眼里面,真是让人受不了,白洁就把裤子脱到小腿上,一支手往下按着下面的洞洞不停在动,慢慢的上下上下的磨擦洞口,同时左手也不闲着,包着自己的一边乳房,姆指和食指捏着乳尖轻轻的打圈。

白洁的中指不断的深入,手指头己融摸到子宫口,白洁觉得下体一阵阵酸麻的感觉涌来,手指就更加挖得深了,巴不得手指生得长一点,好让能够探得更深,拨弄自己的子宫口。因为快感的增强,本来抚摸乳房的手因紧张变得用力地抓着自己的乳房,手指更用力地捏着自己发硬的乳头在打转。

渐渐的,白洁下体的酸麻感觉由阴道扩散到整个下半身,乳头酸麻的感觉扩散到整个胸口,白洁全身雪白的肌肤泛起了一片红霞,娇艳欲滴。快乐的感觉把白洁送上云端。黏滑透明的淫水因为手指不断的磨擦变成乳白色的泡沫从阴道口与手指的接缝处不断溢出,沿着会阴一直流到屁眼上,再缓缓流到椅子上。失神的白洁微微张口,喉头发出一阵阵呻吟,口水不自觉的从口唇边滑出,一直流到粉颈上,忽然白洁感到一阵快感,插在阴道的手指头使劲的顶着子宫口,口中尖叫一声,整个人就软了下去。

白洁弄完了后,觉得好累,就在妈妈的床上躺着想休息一会,躺了一会儿,“不知道妈妈在学校干什么?去看看吧?”于是关好门,到妈妈的单位去了。

到了妈妈的办公室前面,她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就象是刚才VCD里面的那种声音,她轻轻的推开门,哎呀,妈妈正在和一个男人重叠在一起妈妈的大腿内侧亮晶晶的,一片一片的淫液在桌子上画成了一副美丽的图案,妈妈也在那里快乐的大声呻吟,并且不顾一切的开始了浪叫,“噢┉┉啊┉┉受不了┉┉求你了┉┉哥……大宝贝……别逗我了……小穴里面……好……痒……快……快……使劲的插……哎呀……重点……哥……舒服……舒服死了……你不知道,你的龟头有多大……塞得满满的……啊……好美……好舒服……要你……再插……插深点……”这时候妈妈主动骑到哪个男人的身上以主动方式进攻,他们俩就在她小小的办公环境下变换了十几种花样做爱,桌子上、椅子上结果弄的桌子上、椅子上不是她的骚水就是精液。

就在这个时候,男人看到了白洁,从妈妈的身上下来,对白洁说,白洁,你过来,他说完,白洁和妈妈同时被吓了一大跳,那个男人对白洁说:“你别怕,我是你陈叔叔,你过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说完,就从妈妈的身上跳了下来,光溜溜的就对白洁走了过来。

白洁这个时候才看清楚了他的身体,哎呀,他的哪个阳具可真大啊!!白洁心里一直在想,如果他的哪个插到白洁的身体里面就好了,不知道他是会不会干我呢?白洁却万万没有想到陈叔叔早就想干一个处女了,白洁是一个正好送上门的猎物,他怎么可能回不要呢?

陈叔叔走过来,他的阴茎边勃起得,一直涨得老高,差不多有七寸的长度,粗细度好比黄瓜,紫红色的大龟头整个翻出,龟头菱边夸张地突起,最吓人的要算棒身上像蚯蚓一样的青筋布满整条棒身,尿道口还渗出了透明的液体。兴奋充血的阴茎突兀的在跳动着,像是要噬人的毒蛇。

“白洁,张开双腿,陈叔叔要吃你的淫水。”白洁闻言,乖乖的把白嫩的大腿张开,还用手指那把大阴唇拨开,两片小阴唇闪亮着淫水的光泽,透明的淫水从窄小的阴道孔中缓缓流出。陈叔叔伸出舌头便往阴道孔钻。

“啊……啊……陈叔叔……舌头好烫……快舔洞洞……对了……伸进去……啊……屁眼好痒……唔唔……舔屁眼好舒服……啊啊……舔洞洞……用力些……啊……啊……好舒服”

下午,一群表哥堂弟的叫上王申去玩了。白洁下午很早就从爷爷那里,回到家后迅速地打扮了一番,红色的连衣裙,丰满的大腿像出水芙蓉似的从裙子里伸出来,粉色的罗袜,红色的小皮靴,雪白的脖子上还带了一个丝巾,是那种让男人见了都心动的淑女装。刚打扮好就有人敲门。

一打开门,就看见那双饥渴的眼,盯着她大概已有十多年了吧。老陈定了定神,一转身,白洁的整个人已被拥入胸怀之中。

窗帘已被拉好,床也铺好了新的床单。

老陈开始解她的钮扣。并在白洁的脸蛋上狂吻起来,白洁小嘴主动迎了上去,老陈用力润吸着女儿的小嘴似乎想把它吃了似得,甚至发出“啧啧啧”的响声,两人就像是初恋的情侣那样忘情。

白洁主动地抓住父亲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的奶子上,老陈也隔着衣服用力的搓着女儿的奶子,可只一会老陈突然放开了女儿,“爸你怎么了?”白洁问到。

“别叫我爸叫我情哥哥”老陈色迷迷地看着眼前这位玉女说。

“情……哥哥……好……哥哥,好……老公……”白洁不太自然地叫着。

“你趴到写字台上去”老陈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说到,白洁慢慢爬上了写字台,并把红色的连衣裙主动地翻到了腰济肥臀翘向了天上,大腿这么一张开来,大阴唇也就跟着分离开,露出里头粉红的嫩肉,连原本隐藏在花蕊上缘的阴核,都含春发硬的凸出来。

老陈看见淑女般的女儿这样淫荡的挑逗他,他也是饥渴难耐,飞快地走了过来解开裤子,露出那粗大的阳具,直径足有5厘米,长差不多有20厘米了,现在早已是青筋暴涨,对着白洁的肥臀一跳一跳的。

老陈并没有过多地与女儿纠缠,而是直接用手抚住女儿的肥臀,将龟头贴在白洁的阴道口,慢慢的插了进去,随着这么巨大的肉棍的插入,白洁的身子开始微微发抖,最后老陈用力向前一顶,整条肉棍完全插进了白洁的肉逼之中,“啊……爸爸你轻点……疼啊……”白洁禁不住叫了出来。

可是老陈并不开始抽插反而两手插腰,粗大的肉棍把白洁的肉逼撑的好大,真是好过瘾。

“乖女儿,你试着动一动好吗?”老陈色迷迷地对白洁说到,白洁顺从的身体开始前后摆动,让老陈的肉棍在自己的肉逼里进行活塞运动,在老陈的引导下白洁开始大幅度的前后摆动起来,就这样白洁的肉逼开始大幅度的套弄老陈的肉棍。

“白洁你不想转过头来吗?你不想看着他用肉棍插你的情景吗?”老陈兴奋得对白洁说,白洁顺从的转过头来,两眼紧盯着肉棍与肉逼得活塞运动,身体更是加快了摆动。

“好爸爸……亲哥哥……好老公……啊……插的他……痛快极了。爸爸!你真是他最好的亲丈夫,亲老公……他好舒服,啊!太美了!哎呀……他要上天了……爸……快用力顶……啊……老公……唔……老公……他……要……出……来了……喔……”

此时的白洁再也不装淑女了,发狂般的开始浪叫,“情哥哥……好……好哥哥……插……插死……妹妹了呜……呜……呜……好……好舒……舒服……舒服……呀……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要……要……死……死……了……了……”

白洁明显已经高潮了,白洁的淫液将他父亲的肉棍都弄得湿漉漉的,可是他父亲依然不为所动似得,依然让她自己玩,只是一只手握着白洁的纤足,玩弄着女儿家的罗袜和白洁红色的小皮靴。

这是白洁每次拌淑女装的时候都穿的,今天白洁特意为老陈精心打扮,这身打扮会让每个男人都会想入非非,可现在当父亲粗大的肉棍插在自己的肉逼里时,这幅狂龙戏淑女图更是让人爽死。

“啊……嗯、老公……嗯……喔……喔……爽死我了,啊,老公我不行了……啊……我……我不行了……喔……爽死了……”白洁再也抑制不住。

正当老陈手握白洁的双足玩弄的兴起的时候,白洁忽然双足紧绷,脚趾绷直,虽然隔着软靴但仍看得出,脸颊羞红“嗷嗷嗷”竟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老陈知道白洁是达到高潮了才有这样的反应,“好玩吧?那就在快点”老陈故意挑逗她,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装淑女,在加快点老陈命令到。白洁果然听话,快速套弄着老陈粗大的肉棍。

这时老陈突然向后退了一步,将肉棍从白洁的肉屄里抽了出来,然后竟独自坐到椅子上了,任凭白洁再怎么扭臀弄姿也没有再过去,老陈这是在有意挑逗白洁,果然白洁再也熬不住了,从桌上跳了下来,主动地分开双腿,可老陈伸出两只有力的大手抚住了白洁的纤腰,让她不能坐在自己的肉棍上,“白洁,快说自己是荡妇”,老陈在有意的调戏白洁。

“我是个荡妇以后再也不敢装淑女了,情哥哥快干我,干我”,用手引导父亲的肉棍再一次的插入了自己的肉屄,老陈只是色迷迷的任她自己去引导,并不主动插她,白洁竟然自己一曲一伸的蠕动起来。

老陈双手伸到了她的胸前慢慢地解开了白洁的裙带,将她的连衣裙脱去,然后伸手去解白洁的胸罩,随手将它扔了出来,正好落在了他的头上,看白洁这么淫荡的样子,他早就把持不住了,随手拿起白洁的胸罩,挂在了他的大鸡巴上,啊……他要泄了……啊……,屋子里传来白洁的一声浪叫,随即渐渐平静了下来。

白洁终于泄了,浑身无力一丝不挂得倒在了老陈的怀里,可老陈似乎才刚刚开始,他将白洁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一只手抓住白洁的一只脚将白洁的双腿分开,白洁浑身无力的任凭老陈摆布着,白洁肥白光洁的阴唇毫无掩饰的展现在了老陈的面前,只有一小片浅短性毛的阴阜。

此时一片狼藉,满是油亮浆糊状的沾液,可老陈似乎并不嫌白洁脏,用嘴一下就亲在了白洁的阴唇上,四“唇”相对发出啧啧润吸的声音,白洁也轻声的低吟着,似乎有些羞却,可老陈吸的声音却越来越大,弄得白洁满脸羞红却也只能任他吸啯。

过了好一会直到老陈将白洁的阴户舔得干干净净才抬起了头,看到白洁害羞的样子,知道女孩子都要摆淑女的架子,可越是这样老陈的兴致似乎越高,老陈让白洁趴在床上,左手抱起了白洁一条嫩腿,将那条惊世骇俗的肉棍对准了白洁的肉逼缓缓的插了进去,慢慢的直到它全部插入。

腰部开始向前挺动,肉棍又开始在白洁的肉逼里的活塞运动,白洁单腿跪在床上,丝毫用不上力,只能任凭老陈的肉棍抽插着,突然老陈的肉棒开始猛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宫壁上,使白洁觉得几乎要达到内脏,但也带着莫大的充实感。白洁的眼睛里不断有淫欲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触电的感觉。

老陈更不停地揉搓着白洁早已变硬的乳头和富有弹性的丰乳。白洁几乎要失去知觉,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声。“啊,不行了……他不行了……喔……爽死了……”白洁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那是高潮来时的症兆,粉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满汗水的乳房不停的抖动着。

激痛伴着情欲不断的自子宫传了上来,白洁全身几乎融化,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涌出震撼的快感,而淫水也不停的溢出。

老陈手扶着白洁的臀部不停的抽插,另一手则用手指揉搓着阴核。白洁才刚高潮过的阴部变得十分敏感,白洁这时脑海已经混乱空白,原有的女人羞耻心已经不见,突来的这些激烈的变化,使的白洁原始的肉欲暴发出来。

她追求着父亲给予的刺激,屁股不停的扭动起来,嘴里也不断的发出甜蜜淫荡的呻吟声。

“啊……好爽……爸……你干的他爽死了……喔……女儿……让你干死了……喔……”

老陈用猛烈的速度作前后抽动,使白洁火热的肉洞里被激烈的刺激着,又开始美妙的蠕动,肉洞里的嫩肉开始缠绕肉棒。

由于受到猛烈的冲击,白洁连续几次达到绝顶高潮,高潮都让她快陷入半昏迷状态。她没想到,她竟然在会是在父亲的肉棒下得到所谓的高潮。

“啊……爸你的大肉棒……喔……干的我……我好爽……喔……不行了老公……我要死了……喔……”

白洁再次达到高潮后,老陈抱着白洁走到床下,用力抬起她的左腿。

“啊……”白洁站立不稳,倒在床边,她双手在背后抓紧床沿。

“白洁,我来了……”老陈把女儿修长纤细的美腿分开,在已达到数次绝顶高潮的淫穴里,又来一次猛烈冲击。

“啊……爸……我不行了……我爽死了……喔……大肉棒……干的我好爽……喔……”

老陈用力抽插着,白洁这时下体有着非常敏感的反应,她嘴里冒出甜美的哼声,双乳随着父亲的动作摆动。

这时候,老陈双手抓住女儿的双臀,就这样把白洁的身体抬起来。白洁感到自己像飘在空中,只好抱紧了父亲的脖子,并且用双脚夹住他的腰。老陈挺起肚子,在房间里漫步,走两、三步就停下来,上下跳动似的做抽插运动,然后又开始漫步。

这时候,巨大的肉棒更深入,几乎要进入子宫口里,无比强烈的压迫感,使白洁半张开嘴,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因为高潮的波浪连续不断,白洁的呼吸感到很困难,雪白丰满的双乳随着抽插的动作不断的起伏颤动着。

抱着白洁大概走五分钟后,老陈把白洁放在床上仰卧,开始做最后冲刺。他抓住白洁的双脚,拉开一百八十度,肉棒连续抽插,从白洁的淫穴挤出淫水流到床上。

高潮后的白洁虽然全身已软棉棉,但好象还有力量回应父亲的攻击,挺高胸部,扭动雪白的屁股。“唔……啊……我完了……爽死了……喔……好爽……爽啊……”

白洁发出不知是哭泣还是喘气的声音,配合老陈肉棒的抽插,旋转妖美的屁股。肉穴里的黏膜,包围着肉棒,用力向里吸引。

“啊……爸……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喔……你干死我了……爽死……我爽死了……喔……”

老陈一手抱着白洁的香肩,一手揉着她的乳房,大肉棒在那一张一合的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白洁也抬高自己的下体,用足了气力,拼命的抽插,大龟头像雨点般的,打击在白洁的子宫上。

“白洁!爸出来了!”

老陈发出大吼声,开始猛烈喷射。

白洁的子宫口感受到父亲的精液喷射时,立刻跟着也达到高潮的顶点。她觉得自己连呼吸的力量都没了,有如临终前的恍惚。“喔……老公……啊……爽死我了……啊……”白洁软绵绵的倒在床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