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淫荡少妇白洁之番外篇
纵欲之回乡旅程 (上)

先是李主任,后是大刘,这个暑假如果一直住在学校,恐怕白洁就要变成他们的玩物了,左思右想,王申跟白洁提议回白洁老家住一段日子,白洁很高兴的同意了,跟王申结婚后她还没有回过老家呢。

说走就走,他们紧紧张张的收拾了一下就踏上了回乡的路程。

因为结婚时候没有回来,他们决定由远到近一家家亲戚玩过去。先到的是白洁的大姨家,他们家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跟白洁夫妻两玩到晚上11点多才散场。因为喝的比较多,几个人就东倒西歪的在客厅了躺着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可能是实在喝的太多,由于强烈的尿意,王申有些微微的醒了,此时酒意也早以去了大半,正准备起身去厕所方便,却被身旁微微的响动惊了一下,还有人也已经睡醒了?

王申没有动弹,努力的睁开双眼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身影正在王申紧挨着的沙发上摸索着什么,王申立即反应过来,沙发上此时躺着的正是白洁,那这个黑影又是谁呢?是白洁表弟虎子还是表妹?在把事情弄清楚之前王申决定先不发作,静观其变。现在眼睛已经逐渐适应了房间里的光线,隐约看见那个黑影在摸索了一阵之后,竟然轻轻的将白洁抱了起来,他的动作真的很轻,如果王申不是因为已经醒过来了,像这种程度的响动跟本就不会察觉到,那个黑影抱着白洁向后面的一个房间走去,那是白洁大姨的房间,有一张超大的双人床,今晚腾出来让白洁夫妻两睡的。

籍着明亮的月光,王申隐约看到黑影将白洁轻轻的放在床上,右手轻而温柔的解开了白洁的腰带,左手则轻揉的抚摩白洁的乳房,虽然看不太清楚,但是王申猜想,此时他的右手已经成功的到达了白洁的敏感部位,并且在不断的运动,更过分的是居然低下头朝白洁的脸部移去,不用想也知道他要干嘛,这个王八蛋!

至此,王申已经知道那个黑影究竟是谁,也知道了他到底要做什么,于是王申轻轻的起身想要过去制止,不料此时房间里却出现了对话“啊……啊……你……怎么是你?!赶快离开!我老公就在外面呢!”白洁似乎醒了,被别人这么折腾哪里去睡得下去啊?也好,省得王申出面了,只要不出事,王申也不想去追究。

“你……你怎么还动?……你再这样我真的要喊人了……放开我!不要太过分!……啊……”虽然白洁很生气的样子,王申估计她是为了给大家都留个面子,怕把别人吵醒了,所以语气很强硬,但是声音却很小,王申也是仔细听才听得清楚。

“你听见没有!?……唔……快把你的手拿开!……我真的要叫喊了……啊……啊……让别人看见了怎么办?……大家以后……以后怎么相处……”由于光线和位置的关系,王申看不清楚他的动作,只能借月光看到大概的轮廓,他的右手似乎频率越来越快的在白洁的下阴上摩擦,而从白洁的声音上也可以判断,她正在一步一步的沦陷,而任凭白洁怎么说,他始终一言不发,更是不为所动,反而更加卖力的动作“啊!……救……唔唔……唔……唔”白洁突然大声的叫了一声,可能是想要求救了,但是好象被黑影制止了,看不太清楚,看上去好象是用嘴唇堵住了白洁的嘴。

这下王申可坐不住了,正欲起身救美,却又听到了一段对话“你老实点好吗?你想把所有人都叫起来吗?让他们看见你躺在我跨下,看见我手指插在你湿透的小穴里,看见你乳房上刚刚被我咬出的齿痕?看见你满脸绯红的淫荡摸样?让你老公看见你这副摸样?那样他会怎么看你?你还记得邻居那个马大爷吗?我可亲眼见过你跟他两的事,如果你想叫的话,现在就叫吧!”白洁那边没有动静,似乎被这一番话所动摇了“看,这就对了,乖乖的,配合我一点,我保证没有人会知道今天的事情”这时候,王申已经听出来了,是虎子的声音,没错,就是他。而不知出与什么目的,王申并没有出面制止的想法,只是静静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好吧……我答应你……不过……你要答应一件事……”白洁终于软了下来“好,你说吧,只要你答应乖乖的配合,我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你”虎子说话的语气里有了几分胜利的喜悦。

“虎子……我怎么说也是,也是你表姐啊,这是乱伦呀,……所以……一会你怎么弄都好……只要你喜欢……我是不会再反抗的……只是不要把那东西插近来……答应我好吗?……那里是留给我老公的,……啊……”虎子开始大胆起来,把头埋入了白洁的双腿之间,引得白洁一声浪叫。

“恩……我答应你不插进去就是了啊……恩……姐……你的阴户好美……蜜水哈甜……你真漂亮”天知道虎子这个王八蛋打了什么鬼主意。

“恩……啊啊啊……恩恩……”白洁跟本就经不起虎子这样的玩弄,早以不知道泄出了多少回,只能听见舌头在阴户上舔弄的声音,还有白洁的闷哼声,王申估计白洁现在已经陷入颠峰状态了,隐约看见她在空中胡乱踢打的双腿,和乱抓乱挥的双手。

又传来了轻微的说话声“姐,你知道吗?小时候我就已经在注意你了,你实在是太美了……恩……这就是男人的肉棒……来……张开嘴,把它含下去”随着声音屋里也又有所动做,估计虎子想称白洁高潮的痴迷状态让她替他口交。

“不……不要……把它拿开……它看上去好丑好恶心……”白洁好象并不喜欢虎子的物件“你刚才不是说要配合我的吗?怎么说话不算数了,如果你不吃进去,那我就插到下面了啊!你自己选择吧,都到这时候了还装什么贞洁啊!”

“不!我求你千万不要插进那里!我求你!我……都听你的……求你……不要……唔……”从声音上判断,一定是没等白洁说完,虎子已经迫不急待的把自己的肉棍塞进了白洁的嘴里,一想到自己心爱的白洁此时正帮着别人口交,不由的下身一硬,居然硬得如此坚挺,于是一边听着里边“啾啾……啧啧……”的口交声,一边撸起了自己早以不能控制的鸡吧。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白洁似乎含的很辛苦,“啾啾……啧啧……啧啧……啧啧……”为什么白洁的嘴要让别的男人来干?妈的,要受这乌龟气,不过看见自己的白洁和别的男人就在自己的眼前这么乱搞却是真的好爽,于是王申用更快的速度撸着通红肿胀的鸡吧。

“恩……你的舌头好滑啊……啊……好舒服……恩恩……恩……”虎子好象快要出来了,隐约看见他双手抱着一团东西在跨下快速的抽送,“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白洁哼叫的也越辛苦起来,猜想一定是虎子抱着白洁的头在跨间飞快抽送“恩……表姐……你真好……真的好棒……我不行了……快要出来了……哦……再快点……快……恩恩恩……不行了……不……要射了……唔……爱死你了……姐……哦……射了……”虎子的身影一颤,只听见一阵“咕……咕咕……”的声音,怕是那王八蛋射出来了,王申不由得加快了右手的速度,精门也已经快把持不住了“咳!……咳咳!……”白洁怕是被这混蛋的精液呛到了,“不要咳出来!要全部的吞下去!知道吗?!”

说着,就听见“咕噜……咕噜……”的一阵声音,怕是虎子捏住了白洁的鼻子让她把他那泡腥骚的精液都吞了下去,突然间,一股热流从跨间飞泄而出,一阵快感冲上后脑,王申也射了……“表姐,你真的好美啊……”虎子似乎是抓住了白洁的头,动作疯狂的吻了起来“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白洁的小嘴刚刚摆脱了肉棒的蹂躏,发出这样的声音,一定是虎子将自己的舌头塞满了白洁的小嘴。

“咕啾……咕啾……”舌头缠绕的声音,月光下两个人在床上缠绵地动作起来,王申跟本看不清楚虎子的双手正在白洁的娇躯上正做着什么,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客厅里很静,只有周围白洁两个表妹熟睡的呼吸声,而在她们父母卧室的大床上,王申最心爱的女人却正被另外一个男人玩弄着,屋子里不时传出两个人的轻哼声,但是却看不清具体的动作,不知道白洁的脑子里现在在想些什么呢?痛苦?屈辱?羞愧?还是更多的快感?被不是老公的男人抚弄着自己每一寸的肌肤,舔吻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今夜在自己表弟的家里,在他父母的床上,如此的被他玩弄,并且不时轻哼出下流的声音……“姐……你的唇好美……知道吗?我很久以前就想吻了……唔唔……咕啾……咕啾……”听起来他们还在接吻,不过,虎子的动作似乎是越来越大,因为距离太远,光线又太暗,所以看得不是很清楚,于是王申决定离近一些。

“唔……唔唔唔……你的舌头……好滑……原来……你也是会主动的……好象……还有刚才留下的精液……的味道哦……唔……咕啾……哦……姐……你的乳房也好坚实啊……摸起来好爽……你真是个让人着魔的尤物啊……”听起来白洁已经完全沦陷了,因为听不不到她任何反抗的声音,似乎开始顺从了。虎子看上去是过于激动和投入了,此时王申以转过身,绕过沙发,像卧室的门口慢慢爬去。“恩……啊……啊啊啊……”白洁忽然一阵急促的哼声,王申知道一定又是虎子的手指得逞了,让白洁出了高潮,怪不得刚才白洁一点动静也没有,原来刚才正全身心的体味着下体积蓄的快感。这时候,王申已经离门口只有两米多的距离了,为了不发出响声,王申尽量的放慢自己的速度,这个位置已经能够看清卧室里的大概情形了,白洁被虎子抱在怀里,乳罩已经被除去,虎子的嘴就在白洁的双乳和嘴唇之间四处游走,看不清白洁的表情,王申想大概早以是脸色绯红,香汗淋漓了吧,白洁的长裤不知何时也以被虎子脱掉了,内裤被褪到了右腿的小腿处,虎子的右手正在白洁完全暴露的下阴运动着,至于是揉是插还是看不清楚。为了看个仔细,于是决定冒险再往前进,小心翼翼一点一点的往前挪,生怕弄出声音惊动了他们。

“姐……我这么弄你舒服吗……回答我……”虎子无耻的把嘴凑向白洁的耳边低语,却正被王申听个正着,王申低下头继续轻轻的向前挪动着身躯。

“恩……啊……不要……不要……咱们……不要了不行吗……恩……”白洁迷茫轻哼着“不要什么啊?不要动?还是不要停啊?还有,我刚才问你,这么弄你舒服吗?你喜欢吗?”听声音虎子似乎大大加快了右手上的动作,白洁的身体猛然一颤“恩恩……啊……啊……不……不要……不要……停下来……不要停……这样我很……很舒服……里面好痒……痒……求你……快……点……”白洁已经完全不能自己,竟有几个字差点是喊出来的。

这时候王申离门口就只有一米远了,离他们的床也就只有两三米远的样子,因为虎子是正对着卧室门口的,为了不让他发现,王申完全伏低在地板上,用非常缓慢的速度向门口继续移动着,一直到床下这段距离王申是不敢抬起头的,因为太容易被发现了。

“你是说你的里面很痒?哪个里面很痒啊?告诉我听听,我好帮你抓痒啊”虎子淫亵的问道“就是……那个……里面……你手指插进去……的……的……那个地方……里面……好痒啊……恩恩……啊……”白洁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最后一声简直就是低吼出来的,“来,告诉我,是这里吗?”

“恩……啊……恩……”

“那你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啊?告诉我,我就帮你止痒,好不好?”王申趴在地板上都已经明显能够感觉出虎子的手指比刚才更加强烈的频率和力度了“恩恩……恩……啊……啊……啊……啊……我……不知道……!不知道!……恩……啊……啊……我……真的……不知道……求你……求你救救我吧……恩恩恩……恩……啊……”听起来白洁这回的高潮来的相当的强烈呢,也难怪,被人用这么难为情的言语不停的挑逗着。

“你的小穴已经非常的湿润了,看,还夹着人家的手指不肯松开呢?里面真的非常痒吗?那我还是好人做到底好了……”虎子继续着对白洁语言上的挑逗,而且似乎又有所动作,王申害怕被虎子看见,所以没有敢抬头看,尽管这个距离上,借着明亮的月光在床上的东西应该什么都已经可以看的很清楚了,只差一米左右的距离王申就要爬到床沿下了,在此之前王申还是要避免被意外的发现。“恩……姐……你真的好美……你等等……我这就给你止痒了……”等等,情况似乎不太对劲!王申一下子滚到床沿下,小心的探出头向床上张望……结果看到的是……白洁的双腿已经被向上分成了M形,双手迷茫的环在虎子的脖子上,泛着水光早已湿透的阴户冲着王申的方向向上微张着,背冲着王申的虎子跪在白洁的身前,粗壮的肉棒已经对准了白洁的阴户,就在王申的目光刚刚落在上面的同时,虎子腰一挺,屁股一沉,就在王申近在咫尺的眼前,粗壮的肉棒瞬间没入了白洁的阴户……同时,传来了白洁一声沉闷的呻吟,幸好白洁的小嘴已经让虎子的舌头塞的慢慢当当,不然,恐怕这一屋子人无论睡的多死都会被惊醒的,白洁的小穴就这样在离王申近在咫尺的眼前被别的男人活生生的插进去了……王申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但是看到别的男人的阳具就在离自己眼前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完全的插入白洁的小骚屄里,这幅美妙的画面对感官的刺激是巨大的,王申的右手已经忍不住掏出自己早已胀的红肿的肉棍快速的套弄起来。

虎子并没有马上就在白洁的穴内抽送,而是很长时间一直维持着这个完全没入的姿势,嘴唇依然压在白洁的唇上,里面不断发出“啾啾……啧啧……”的响声,正当王申伸长脖子仔细欣赏着这难得的画面的时候,突然间虎子猛然抽动了自己的阴茎,王申只觉得脸上一湿,被突然抽动的阴茎甩出的淫水溅了一脸,王申忙伸出舌头舔拭,一股腥骚的味道刺激着王申的神经,右手不知不觉的加快了套弄自己肉棍的速度……而随着虎子的阴茎再次深深的插入,白洁再次发出了低低的哼声,全身更是为之一颤,白洁的骚屄再一次被虎子粗壮的阴茎填满,两人阴部接触的部位溢出了不少液体,泛着明亮的闪光,有一些粘在两人纠缠不清的阴毛上,由于距离太近,两人下体那腥骚潮湿的气味更是让人血脉膨胀。

虎子没有像刚才一样突然抽出,而是开始动作缓慢的抽出自己的阴茎,那根粗壮而稍有弯曲的阴茎此时正从白洁的阴户中缓缓抽出,沾满了白洁阴户中的液体,闪闪发亮,周围的气味顿时更是腥骚扑鼻,待到圆滚滚的龟头已经露出一半的时候,虎子的屁股突然间又是一沉,迅速而重重的插了下去,两人跨部的拍打,发出了“啪”的一声,白洁的身体又是一颤,“恩……恩恩……恩恩恩……唔唔唔……恩……”在小嘴被占领的情况下,只好用鼻子发出了一串长长而痛苦的哼声,又是一次连根没入,连接的部位所溢出的液体已经开始有几滴从白洁的屁股上流了下来,两人继续保持着深深插入的姿势。

白洁因为双腿被被虎子的双手M型的蜷在身体上,阴户和肛门是完全朝上方的,对于白洁来说,这个姿势实在是过于刺激了,是那种能让男人阴茎完全插入自己的姿势,估计现在虎子核桃似的龟头此时正紧紧的顶在白洁的子宫口,白洁的本能反映就只能是晃动着自己的屁股,希望可以摆脱虎子的肉棒对自己下体的侵入和摧残,殊不知这样做只会更加的激起虎子的性欲,当下迅速的在白洁的跨上大起大落了十几下,次次都是深深刺入,当做是对白洁的惩罚,弄的淫水飞溅,啧啧有声。

白洁环在虎子脖子上的双手此时正紧紧的搂住虎子的身躯,见虎子只抽插了十几下便又停住不动,于是更加剧烈的摆动起自己的臀部,虎子依然保持原来深深插入的姿势,虎子似乎很喜欢这种姿势。

看着从白洁屁股上流下的液体,王申瞬间产生了一个想要尝试一下的想法,他们在床上正热烈的缠绵,白洁不断努力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但是也只有屁股在动而已,也不知道虎子的龟头被这样一个又紧又湿还会扭动的骚逼伺候得是怎样的消魂呢,王申见虎子一时不会有抽送的动作,便大着胆子,伸出手指,在白洁屁股下的床单上蘸了一些液体,然后迅速的抽了回来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比弥漫在周围空气中的味道骚多了,仔细看看,基本是透明的,隐约看到有一些白色的杂质,不自觉的放在口中品尝起来,口中含着被刚别的男人奸淫的白洁的淫液,眼前看着别的男人用大鸡吧深插着自己的白洁,连空气中都充满了淫骚的气味,王申的性欲被完全的激起,恨不得起身推开虎子,自己疯狂大力的操弄白洁的骚逼,但是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王申也只好暂时忍耐,静观其变了,此时能做的,也只有继续努力的打手枪了此时。

床上的两人都不出声,只是默默地扭动着,当然,舌头都缠在一起了,哪里还能说的出话来呢?虎子其实不是不想继续用言语挑逗白洁,只是他只要把压在白洁双唇上的嘴一挪开,一会动作起来,白洁势必会叫出声音来,万一把谁惊醒了到时候可就不好收场了,所以他把继续挑逗白洁的工作重心就完全转移到亲吻上来了,舌功看起来还不错,白洁不但不在抗拒,反而在他不断的挑逗之下,在两人的结合处又溢出了大量的液体,这些是白洁分泌的淫水无疑,看上去她的身体正积极准备着让男人给她带来巨大的快感。虎子看起来也似乎觉得时机成熟了,又开动起来,先以数十下缓缓的抽送开第二局,虽然动作缓慢,却也是招招见底,每次送入,都是一刺到底,白洁不时发出嘤嘤的呻吟“……唔唔……恩……唔唔唔……恩……恩……”白洁阴道实在是太窄了,估计是夹的虎子那话儿说不出的舒服,虎子在不知不觉间逐渐加快了抽送的速度,而且插入的力度也随之加大,就这样,王申最爱的女人就这样在王申的眼前被另外一个男人重重的干着,几乎每一次插入溅起的淫液都会有一些沾到王申的脸上……嗅着这无比淫荡的气息,看着这无比美妙的场面,王申的右手疯狂而快速的在红肿不堪的鸡吧上大力的套弄着,“唔!唔!唔!!!……唔唔唔!!……唔!!!……恩!!……”白洁被虎子操的疯狂而淫乱的哼叫着,虎子每一次的下落,两人的结合部都会发出“啪滋!啪滋!”的拍打声,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声音的频率和强度都越来越高……突然间,虎子以超快的速度重重的操起白洁来,“唔!!!!……唔唔!!!!!!!……唔唔唔!!!!!!!!!!!……”听上去白洁应该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推上了颠峰中的颠峰,拼命卖力的扭动着自己的腰枝,屁股随之大力的摆动,似乎也在努力的配合着虎子近乎疯狂的抽插动作。

虎子猛然把头一抬,闷哼道:“表姐……姐……要射了……我要射了……”随之重重的把腰一挺,同时紧紧的抱住了白洁的身体,就这样,在她老公的面前把一泡滚烫的精液射在了白洁的处女穴里,浇灌着她成熟的花芯。此时,王申的精门竟也难以控制,右手用力一撸,脑后顿时冲出一股美妙强烈的快感,滚烫腥骚的精液瞬间便是一泄如注,喷射在两人脱在床边的衣物上……卧室里顿时非常安静,白洁紧紧的抱着虎子,看起来还在回味着高潮的快感,虎子则缓缓的把自己那条已经开始变软的阴茎从白洁的阴道里抽了出来,带出了大量腥骚的液体,再看白洁的阴户,阴核依然高傲的挺立着,阴道口微张,随着阴茎的抽离,虽然阴户是向上方微翘的但还是有少许白色的液体缓缓的流出,延着股沟,流过肛门,最后流淌在床单上“表姐,你真不象个结了婚的少妇,你的阴道好紧好窄啊,本打算陪你好好玩玩的,现在我已经连续射了两次,看起来还要等下一次了,今晚我真的是好累了,可能是得到你让我太兴奋了吧……”白洁则没有任何说话,只是紧闭着双眼,大力均匀的呼吸,一对儿坚挺的小胸脯随之上下浮动,全身上下泛着闪闪的水光,早已是香汗淋漓了,看上去白洁真的已经累的不行了。

虎子又紧紧抱住白洁,温存了几分钟,最后,在白洁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口,终于缓缓起身准备离开白洁的身体,王申连忙迅速的把身体蜷缩在床单的下摆后面,这里光线很暗,他应该不会发现王申,看见他的双脚先落下了床,在地上胡乱堆放在一起的衣物里随便捡了几件套在身上,然后下床,双腿就在王申眼前晃来晃去,心里顿时十分的紧张,如果现在被他发现,那王申可就糗大了,王申做的事情甚至比他还要龌龊可耻,甚至这简直不是人干的事……“咦……衣服上怎么湿漉漉、黏糊糊的……什么东西……”隐约听见虎子在低声的自语,王申则突然想起来了,刚才看虎子压在白洁身上大力抽插的时候,王申曾忍不住打了手枪,而就在虎子停止动作的同时,王申想都没想就把一泡精液喷在了床下的一堆衣物上,现在想想,这简直就是畜生所为,王申比强奸了白洁的虎子还不是人,亲眼看见别的男人狠操自己的老婆,不但不出面制止,却躲在一旁手淫,而且还有着比平时跟白洁做爱更强烈的快感,射出的精液也比平时多好多……虎子又重新坐在床边,哗啦哗啦的像是在衣服里找什么东西,一会又听到啪的一声,接着闻到一股烟味,好小子,你他妈的干了我的女人,完事了不赶紧走不说,居然还坐在这里抽上“事后烟”了,他妈的挺会享受啊!

终于,虎子起身了,在卧室门口向客厅外张望了一下,见没什么动静,便轻轻的走了出去,王申不知道他要去干嘛,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所以依然躲在下面没敢出来。

“哗啦……哗啦……”不一会,从走廊尽头的浴室那边传来了水声,这家伙原来是去洗澡去了,一时半会的是回不来,还是趁此机会赶紧离开吧,于是起身准备回客厅的沙发旁边继续睡觉其他的事情明天再说吧,王申轻轻的从地板上爬了起来,伸伸腰,舒展了一下筋骨,这么长时间为了不让虎子发现,一直都没敢做什么大动作,身上早就累的难受死了。

“恩……”突然从床上发出一声轻哼,吓的王申急忙伏低了身体,呀!槽糕!王申光注意虎子了,怎么忘记了白洁还在床上呢!这要是被她发现王申在这儿可怎么办啊?!不觉后背一凉,出了一身冷汗。

只听床上又有动静,似乎是白洁在翻身,王申心想,也不能总待在这里不走啊,不然迟早是会被发现的,再说白洁已经被虎子搞的很累了,估计她现在还沉醉在刚才的余欢之中,应该不会有什么知觉吧。

于是王申大着胆子慢慢的抬起了头,向床上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这情景却又是让王申血脉膨胀,白洁已经翻过身趴在床上,膝盖撑起自己身体的后半段,屁股高高翘起,双手捂着自己的小腹,估计是刚才做的时候虎子太大力伤到子宫颈了,白洁的头和前胸则紧帖在床上,双腿约有60度的分开着,整个阴户则正对着王申的脸,阴道口微微张着,一缕白色的液体正从中流出,已经流到了大腿内侧……看到这些,王申再也按耐不住心中再次冉冉而起的欲火,整个人瞬间被欲望所征服,什么都不想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惟有强烈的欲念,于是握着再次昂首的红肿肉棒一下子跳上了床,左手按住白洁翘起的屁股,右手扶着大鸡吧,对准了白洁满是虎子精液的小穴,用力一挺,狠狠的操了下去!

“啊!……不……不要……别……别再来……了……我……真的……真的……不行了……”白洁痛苦的闷叫了一声,开口说话了,王申没有理会她,她一定还以为是虎子在后面操她呢,于是把积蓄半天的乌龟王八蛋怨气统统发泄在白洁的小骚屄里,王申开始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量疯狂的操着自己的白洁,操着这个自己最爱的女人,而且不知怜香惜玉的狂插,再加上她刚才已经非常疲劳了,也不知道白洁会不会有快感,不管了,反正阴道里虎子留下的精液还够给王申做润滑油的,于是更加卖力的操弄起来。

“啊……我求……求求……你……饶……饶了……我吧……恩……啊!……啊!……我真……的……真的……是……不行……了……啊……啊……啊……!!!……”白洁居然又闷叫起来,不过看起来显然比和虎子做的时候理智多了,并没有叫太大声,而是尽量控制着自己的音量,随着王申大力快速的抽动,白洁的双手抓扯着周围的床单,并且攥得紧紧的,为了不让自己叫出声音,把整个脸也紧紧的埋在了柔软的床单上,仅仅有几声沉闷的喘息声传了出来。

王申一边回想着刚才白洁的小骚屄被虎子操弄的情景,一边拼命的用最大的力量狂操着,每一次都是重重的插入,撞在白洁屁股上,不断的发出“啪!啪!”的拍打声,可能白洁阴道里残余的精液实在是太多了,还伴随有“啧!啧!”的拍水声,果然是极品的阴道,虽然刚刚被虎子粗壮的阳具蹂躏过,却依然是紧的要命,不一会王申就已经难以自持,突然间,腰身一挺,一个狠狠的刺入,双手紧紧的抱住白洁的屁股,一阵眩晕的快感从体内涌出,迅速传至大脑,于是一瞬间精门大开,又是一股精液喷射而出,直直的灌入白洁的子宫之中……浴室的水声还没有停,王申迅速的抽出阴茎,提上裤子,转身走出了卧室,王申轻手轻脚的回到客厅,找到原来在沙发旁边位置,按照记忆中醒来时的姿势靠着沙发躺了下来,王申刚刚躺下,就听浴室的水声已经消失了,估计虎子已经冲完澡了,于是努力的装出熟睡的样子,均匀而缓慢的呼吸,再带点轻微的酣声。

听见了浴室的开门声,接着是脚步声,由远至近的穿过走廊,此时虎子已经回到客厅,他放慢了脚步,来到王申根前小声的说:“姐夫,刚才看的过不过瘾呀?”王申吓了一跳。

“别装了,我知道你刚才趴在边上看我操表姐的,想不到你喜欢看别人操自己老婆呀。”

“不……不是……”王申睁开眼,尴尬地解释。

“不用说拉,其实我也很喜欢看别人干我女朋友呢,要不过来我把我女朋友叫来让姐夫你操一次吧,她长的可不比我白洁表姐差多少呢!”虎子笑着说。

“那感情好啊,呵呵”王申也想开了,“你刚才跟白洁说,你看见她和邻居马大爷什么事是怎么回事啊?”

“这呀,这就说来话长了,咱们到楼上去我说给你听。”

“恩”两人轻手轻脚的上了楼,虎子开始给王申讲起来。

白洁那时候才14,5岁的样子。出落的亭亭玉立。经常是长长头发自然的散着!有种很独特的少女气息。两只眼睛是见了人就笑。在她上中学的时候就是有名的大美女!

虎子那个时候只有九岁。是个地道的小毛头!虎子小时候也是一个非常淘气的男孩子!夏天的时候总是要跑出到处乱跑,河边钓鱼上山抓知了。虎子经常和她在一起玩,虽然有年纪上的差距但是虎子和她很亲密!经常在她的小房间里和她聊天说说故事。

虎子说的这事情是夏天的时候发生的。虎子刚放暑假。那天是早上八多点多虎子又去河边钓鱼。但是没钓到什么鱼。虎子没了兴致就想去找白洁玩。虎子去推她家的前门的时候门是里面上了栓的。但那天虎子不知道怎么了。虎子跳过到后门去推。果然那门是开虚掩饰着的。虎子进了屋子就上楼梯往她的房间里走去。以前经常是这样的,虎子去看她她还睡在床上。虎子走上楼梯快到的时候忽然听见奇怪的声音。是个男人在说话。很低很沉的声音。还有白洁是声音同样压的很低。不知道在说什么。虎子很奇怪,以前从来没有看见白洁有男人进她的房间的。虎子就轻轻的走到她的房间门口。刚要把眼睛往那个门上凑的时候里面那个男人又在说话了“别怕。闺女。你娘你爸今天去城起了。现在不会回来的。你快点!”这好象是后面邻居的爷爷的声音啊。虎子更好奇了!他们两在大白天在房间里说什么!还搞的那么神秘西西的!虎子凑在门逢上一看。虎子看见白洁正座在马桶上头是侧低下着的头发把脸盖住了!小裤头褪在脚脖子那!两条白白的腿。她的那个私看不清楚,只是看见黑忽忽的毛!原来白洁在撒尿啊!白洁座在马桶上低声的说“你快点出去吧,一会我爸妈要是回家。看见了怎么办啊?”

“闺女。你不要怕。他们现在不会回来的。”虎子这下听清楚了这的确是邻居爷爷的声音。都叫他马大爷的。他在县城工作。退休了经常在夏天回老家儿子这里过。已经是六十多岁。但看上去很精神一个老头子。还经常和虎子们小孩子在一起钓鱼的!

虎子再往门逢里看的时候。马大爷已经座到了马桶的边沿上了和白洁并排座着!马大爷只穿了一个黑色的短裤子。身上肉不是很黑。肚子很大座着的时候虎子很明显的看见有一圈肥肉堆在腰那。白洁还是底着头座在马桶上。虎子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但从身体上看的她她很惊慌又很害羞的!马大爷侧身把她抱住。一个手就要从白洁面前去摸她的屄!白洁扭的象黄鳝一样的嘴巴里说着“别======别啊不要啊。我爸真马上要回家的。别这样啊!!”。马大爷这时候呼吸已经很急了!因为白洁死死的座在马桶上他的手抄不进。摸不到她的屄,只能在她那簇毛那来回的乱摸乱蹭,嘴巴还在白洁的脸蛋上乱拱。叫着“好闺女!!!小宝贝!!”虎子被这情形搞的浑身要着火了似的!想不到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竟然会这样!更没想到的时候虎子美丽清醇的表姐白洁会和马大爷有一腿!他和她的父母关系不错!经常把钓到鱼给他们做菜!想不到他今天竟趁他们不在家跑他女儿的房间里来了!

马大爷的手还是没能伸进马桶和白洁的私处那个地方!摸了一阵子后他把那只手抽出来伸进了白洁的胸脯里。虎子看见他的手伸进去去的时候白洁低低的呻吟了一声。随后那只大手就不停的在她的胸前乱抓乱捏!白洁被他摸的头往后扬着!

马大爷不知道草过多少女人的屄了!这个样子他正好用另外一只手把她搂在怀里。嘴巴乱亲她的小嘴!白洁唔呀晤呀的叫着!扬着的脸蛋红的不得了!更让虎子着火的是。她情不自禁往后仰的时候。下面那个私处竟完全露了出来。因为是刚撒了尿。那道逢还是湿湿的,虎子是第一次看见白洁的屄。基本没有毛,两片肉颜色淡淡的很肥。白洁两只眼睛闭着。只有断断续续的完整的话“不要这样啊,现在是白天。我怕我爸爸回家。”摸了又一阵子,马大爷趁她扬起的时候把手摸住了她的屄。这下白洁浑身象是被打了一枪似的。整个人软绵绵的侧靠在马大爷的身上。任马大爷的那只大手在她的屄那乱摸乱抓,忽然白洁啊的叫出了声音,啊!!!!!

虎子一看原来是马大爷把手指头伸进了她的屄里!两片厚厚的肉夹住一个手指头,随着手指头进进出出一上一下的鼓着!因为白洁不是正对着虎子的。虎子不能正面看到那个手指头在屄里抽动!白洁这时候象是要哭了!所以很奇怪的。

“我爸爸真要回家的啊。我要死的啊!”马大爷气喘吁吁的说“不要怕闺女。今天很快就做好的。我们到床上去吧??”

“不不不不!啊疼啊哦哟我不去我不去啊!!!”白洁还是座在马桶上扭着身体,那情形虎子看了真要喷火,她屄里还夹着一个手指头还是座在马桶上!

马大爷已经站起来了把她从马桶上往床上拽。白洁的裤头本来是在脚跟那的现在也甩在地上了!她低声的说着“让我洗洗干净再那个吧。”马大爷说“还洗什么啊?我今天不舔你那个屄。很快就插完的。”白洁也就不做声了!

马大爷把白洁叉起来往床上一放,这下白洁的那个屄正对着门口了,她两只白白的腿挂在床沿上头发乱乱的。扬面躺着。马大爷站进她的两只腿之间俯下身体就要去舔她的屄,白洁叫起来“刚才说好了不舔的,刚小便脏的啊!!!!不要啊”马大爷嘿嘿的笑着就没去舔!一只手按在她的屄上慢慢的摸。一只手就褪自己身上的短裤!一脱下来裤子的时候虎子很吃惊,原来马大爷的屁股也是很白的啊!又大又白,挡住了白洁的下身!他脱完了就慢慢的爬上白洁的身子,因为是背对着虎子虎子看不见他的那个东西!马大爷骑在白洁的肚子上,位置好象是座在她的两只奶那个地方!

虎子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虎子还以为他脱光了应该马上就把那个东西插进去才是,可是白洁那个私处在马大爷的屁股后面啊正对着虎子。难道他是在插别的地方吗?虎子看的不清楚!只听见白洁低声的叫着!然后是啪啪啪。很奇怪的声音传出来!象是肉打在肉上很清脆!

等白洁的脸扭向一边时天啦!虎子看见一只好大的“鸡巴”龟头有小鸡蛋那么大,乌青乌青的,发着青青的光,长到不是很长,但是很粗简直就是一条小黄瓜似的,马大爷正一个手捏住自己的大鸡吧一下一下的敲打白洁的脸蛋,另外一个手在白洁伸在衣服下面摸她的两个只奶子!

白洁哦哟哦哟一声一声的叫着,马大爷把大鸡吧在她的脸蛋上拍了几十下后就把鸡吧往她的嘴巴里一塞,屁股一挺一挺的往前送,虎子看不到白洁的嘴巴。也想象不出那个大家伙在她嘴巴里让她多难受!虎子只看见她露在外面那个屄随着骑在她身上的马大爷一下一下的张合着,下面已经是亮晶晶的,有水水在冒了!还有几根屄毛很俏皮的立在那里,仿佛是被大风刮过的乱草丛一样的。

这时候马大爷把屁股一点一点的往下挪!挪到了床沿下站在白洁的两腿之间。虎子这下又看不见白洁的屄了!只听见马大爷恩哼恩哼的一抬一抬的用一个手抓住自己的那个东西在蹭什么!他蹭一下白洁就呻吟一下,然后马大爷说了一句“闺女。现在进来了啊”虎子看见他猛的往前一挺!

白洁随着就是一声失魂落魄带着哭呛的呻吟:“哦疼啦啊啊”马大爷两手紧紧的抱着白洁的腰下面开始的时候抽查的很慢。过了一下马大爷忽然加快了抽查的速度,这时候声音就响起来了!啪啪啪的!虎子看不到他们两结合的那个地方!但是那声音很大很清晰!白洁的头左右的摇晃着。哦啊哦哟的乱叫着!马大爷屁股上和腰身上的肥肉随着那撞击的声一颤一颤的!

“今天我要插死你这个闺女!恩恩恩!!!!”虎子从来也没看见过男女交媾的场面。何况是虎子那个美丽的表姐白洁。她今年才15岁啊。而那个在她身上抽插的竟是一个老头子!都六十多岁了,是她的爷爷辈了!

马大爷插的速度不是很快但是幅度蛮大的!撞出的声音很响!就这样他们插了大概有十来分钟的样子。马大爷动不了趴在白洁身上喘气,下面还是结合的很紧!

白洁问“出来了没有?我爸爸很快就回家的,我怕死了”马大爷嘿嘿的笑着“闺女,还没有出来。我有点累了。一下下再插你”白洁呼的挣扎要座起来起来!“伯伯。不要弄了。就这样吧我下面疼死了”马大爷压的很紧,白洁还是没能座起来!

“我下面真的是很疼了。上次尿尿都尿不出来。今天不要再弄了吧”白洁央求着!马大爷淫笑着“不要紧的,我看看那个地方”说完就慢慢的起身。他抽出那个东西的时候虎子听见白洁“啊”的叫了一声!“轻点啊”马大爷把白洁翻了个身子。让她趴在床沿上!这下虎子很清楚的看见她的那个屄了!已经被那个大东西插的很红很红了!阴毛上全是水水!马大爷让白洁把两只腿收起来跪在床上。拍拍她的屁股努力让白洁把屁股抬的高高的!

白洁叫着“还要弄啊?我真要死掉快了”马大爷安慰她说“一下下就一下下马上出来了。我弄的快点”说着也也爬上床两只脚站在床沿上,这样马大爷就等于的蹲在白洁的屁股上方了!虎子在乡下经常看见狗就是用这样的方式交媾的,只不过公狗是紧紧的后面抱住母狗的!马大爷的这个样子虎子没看见过,是悬空的,两只手按在白洁雪白的屁股蛋上,白洁的屁股掘的老高,把那个屄夹的红红肿一条线似的。老头蹲在上面!先是吐了点口水用手抹在白洁的屄上!然后一个手托着那只巨大的黑吊那个头因为刚才插的那一阵子已经是发光亮的!马大爷把大头对准白洁夹紧成一条线似的的小缝,屁股稍微往下一沉,白洁美丽的小屄忽然被撑开了。两片红肿的嫩肉夹住一个乌青发亮的大龟头!

白洁又“哦哟”的叫了一声,马大爷兴奋了,问到“舒服不舒服的?要不要往里插进点啊?”白洁已经呻吟的不成人样了“快点进去吧。!!”可是马大爷并没有马上把全部插进去。而是只插进一个头。然后就左右上下的摇晃自己的那个大屁股!虎子在外面看的浑身骚热!那个大龟头实在是太大了,插在屄里就好象是小孩子嘴巴里塞了个大鸡蛋,白洁的那个地方又小,马大爷这样摇晃也不见它掉出来。白洁恩恩啊啊的叫着……就这样摇晃了了一阵马大爷猛然往下一蹲!哧啦!整个一个那么大的东西全刺了进去。白洁被刺的。哭了!“啊啊啊啊!!好疼啊疼死我了!!!拔出去快点拔出去!!”马大爷根本就不管她,一下一下的上蹲下蹲的日着她的屄!

白洁本来细长的小缝被操的一下凹进去一下凸出来,两片肉已经红透了!马达大爷插的很深每次插进去的时候白洁都要被插的往前冲,!抽出来的时候只有龟头卡在屄口!马大爷的那跟大鸡吧上全是白白的水水!白洁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翻起来了!两个奶奶子下垂着,被马大爷的一只手捏着。这个姿势插了大概几分钟,马大爷忽然很快的插起来!然后啊啊恩恩的叫了几声,一下就趴在白洁的身上!把白洁一下压的趴在床上!这时候马大爷的那个东西还是没抽出来!

马大爷不动了!白洁忽然哭了!“恩恩!唔晤,”马大爷在背上拍了拍她“不要怕,没关系的。没人知道这事情的。”白洁还是哭着。“闺女,下次到县城就去找我。伯伯给你好吃好玩的。好不?”见白洁还是没说话。马大爷也趴着不动了!

只是在背上摸着她!一会虎子就看见马大爷那个东西慢慢的从白洁的屄里滑出来了,软软的。看上去和原来的那个东西不一样,变的更黑更小了!白洁还是趴着的,那个地方的洞合不上了,一股一股的淫水混杂着精液正从她那个地方往外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