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淫荡少妇白洁之番外篇
新妻风流 (上)

这天,白洁没课早早回了家,看见王申的教案拉在家里了,怕他要用,看时间还早就拿着教案去给他送。

到了王申学校,刚进楼道就被人一把从后面拉住了。白洁转身一看,李明正色迷迷的看着她:“好白洁,亲亲白洁,你可想死我了。”

“别这样,让人看见了不好!”

白洁赶紧挣脱了李明的手:“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干你呀!”李明前后看看没人,又一把拉住了白洁的手:“你不想让王申知道你被我日了吧?不想的话就跟我走。”

白洁看看这个无赖小人,知道自己不能幸免了。李明把她领到了他新分配的单身宿舍,这里经常有老公的同事出入,白洁在门口犹豫了,可是李明一把就将她拽进了楼,白洁也不敢在这里拉拉扯扯,只好进了黑洞洞的楼道。

屋里非常凌乱,床上扔着两本色情杂志,被褥都在那里堆着,在乱糟糟的被上竟然还扔着一条女人的丝袜,上面有着干涸了的水渍。

进了屋,李明就迫不及待地把白洁拉到了床边,把她压倒了床上,手就伸到白洁黏乎乎的阴部乱摸。

“等会儿,让我把裙子脱了。”白洁推着男人迫不及待的手。

“脱什么,就这样才好看呢!看见你这样我都要射了。”男人的手抚摸着白洁裹着丝袜的修长的腿,男人很快就脱下了裤子,脏兮兮的东西已经硬得向上翘起着。

男人光着屁股骑到了白洁身上,白洁以为他要插进去了,就抬起了腿,可男人竟然掉过身子,将粗大的阴茎伸到了白洁的嘴边,他的头俯到了白洁的双腿中间。“你要干什么?”白洁从来没有经受过这个,用手推着男人的身子,男人的阴茎在眼前晃来晃去的。

“用嘴舔。”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已经低下了头,把白洁薄薄的内裤拉到了一边,热乎乎的嘴唇已经碰到了白洁湿淋淋的阴部,白洁浑身一颤,两条腿不由得夹紧了,开裆的丝袜让白洁的下身显得更是淫荡。

李明细致地舔着白洁的阴唇、阴毛,甚至是尿道口,白洁在强烈的刺激之下不停地颤抖,可是就是不去含男人的阴茎,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男人舔了一会儿,翻身起来,骑到了白洁的胸上,白洁的衣服已经弄得都是褶皱了。男人把阴茎顶到了白洁的嘴上,一股臊烘烘的味道直冲白洁的鼻子,白洁紧紧地闭着嘴,扭过了头。

“快点!骚货,跟我装什么正经?”李明把阴茎不停地在白洁粉红的嘴唇上撞着,白洁来回地晃动着头,眼角已经有了点泪光。

李明一看这样,也就不再强求,分开了白洁的两条腿,把阴茎顶到了她的下身,白洁此时顺从地把两腿翘了起来,裹着丝袜的双腿夹着男人的腰。

男人的阴茎从内裤的边缘插了进去,湿滑的阴部使它连点阻挡都没有就进入了白洁的身体。白洁此时浑身上下一件衣服都没有脱,只是刚才挣扎的时候蹭掉了一只高跟鞋,连内裤都穿在身上,可是却已经被男人的阴茎插进了身体。

男人抱起白洁两条腿,抚摸着滑软的丝袜,下身开始抽送。一双裹着黑色丝袜的长腿在男人的胸前曲起着,一只脚上还穿着黑色的高跟鞋,白洁的双眼紧紧地闭着,忍受着这李明的奸淫。

白洁的老公王申下班了,几个人一边走,一边还在说着:“李明这个小子跑哪里去了?”

“一定又是陪女朋友去了,亲热亲热。”

“对了,王申,去我们那打麻将啊?”

“嗯……好吧,可不能太晚。”

几个人说着话,奔单身宿舍走去。

此时的白洁正趴伏在床上,裙子都卷到了腰上,白嫩嫩的屁股翘起在男人的小腹下,内裤被拉到了腿弯,一头直板的长发全披散在枕头上,整个脸埋在枕头里,不时发出按捺不住的呻吟。

李明不管这些,此时他正盯着白洁雪白的屁股:在阳光下,白洁的屁股简直是人间尤物,白得刺眼。李明摸了摸白洁的阴户,已经有些湿润,便将阳具放在白洁阴部轻轻摩擦。白洁在极力忍耐,但她的下体却一直有蜜汁在涌了出来。李明腰部一顶来了个老汉推车便抽送起来。

李明精神大振,使出浑身解数,九浅一深大干起来。白洁也忍不住低声叫起来,她开始配合着李明的动作起伏。

大约过了几分钟,电话的声音让他们都吓了一跳。白洁犹豫了一下,拿出包里的电话。

“白洁。”是她老公来找老婆了。

“哦……”白洁含糊着答应。

“我晚上有朋友有点事,晚一会回家啊。”听到她老公的声音,李明停止了动作,但阳具仍插在里面,双手抚摸着她的乳房,淫笑着消遣她。她扭头瞪了李明一眼,李明故意狠狠顶了一下她的蜜穴。

“啊……”白洁情不自禁叫了出来。

“怎么了?”王申关切地问。

“唔……”白洁犹豫着,“没事的啦,我……我准备做饭呢,脚碰了一下。”李明一边暗暗佩服她反应机敏,一边小声说:“跟王申说你做了蜜穴鲍鱼饭正请我吃呢,还有两个大馒头。”白洁又瞪了李明一眼,眼神充满恐惧和哀求。

“不用给我做了啊,我吃了回去。”王申说完,放下电话。

李明双手再次抓住白洁浑圆的臀部,一顶到底,毫不客气地又抽插起来。

此时,白洁脸颊泛红,不断喘息,后背不停起伏。只是紧闭双目,看来又是羞愧又是兴奋。她全身绷紧,蜜穴犹如涌泉,小嘴中发出撩人的呻吟。

李明知道她快高潮了,有意捉弄她,把阳具拔出了一点。“别……别拔出来呀!”白洁羞涩又急切的说。

“叫我好老公,我就放进去。”李明不依不饶。

“哦……哦……”白洁犹豫着。

“叫不叫?不叫那我走了。”李明又拔出一点,白洁终于还是开口了:“哦……好……老公……”声音比蚊子还小。

“大声点!”

“哦……别折磨我……”白洁痛苦地说。“我要走了……”李明把阳具从她身上拿开。

“不!我……我叫……我叫”白洁呻吟着,“好老公……老公,饶了我吧,快来肏我。”李明脸上掠过一丝淫笑,翻过白洁的身子,扛起她双腿插进去。经过几番抽插,李明又问:“是不是你从来没有如此舒服过?说,是不是。”

“我……”白洁痛苦地说:“你都把我玩成这样了……你就饶了我吧!”

“不行!”李明说,“你说不说?不说我就开门了,让学校所有人都来看看。”作出要离开的样子。

“不,不要……我说……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白洁说完立即害羞的闭上眼睛,“你这样弄我,我都没脸见王申了。”李明一听到王申的名字,一阵妒意上升“说,我是不是比你老公会肏,被我肏是不是更舒服?”说着挺起大鸡巴对着白洁的小嫩穴就是一阵急速的抽插。

“你比他会肏……比他厉害……啊……啊……我死了……”白洁被干的断断续续的呻吟着。

李明看到白洁终于被自己干得欲仙欲死,高潮迭起,男人的征服感油然而生,双手托起白洁的纤腰,用力把阳具顶到最深处,猛力抽插,“宝贝,我要射了,好爽!啊……”李明一阵哆嗦,整个身体一下压到了白洁身上,白洁也是浑身一颤,下意识地翘起了屁股。接着一股热流激射而出。

白洁全身一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急切地说:“别射到里面,今天……不是安全期,我求求你别射到里面。”李明不管那些,按住白洁又射了七八次才罢休,得意地说:“舒服吧?”李明赤裸裸地趴在白洁白嫩的屁股后面,阴茎湿漉漉的插在白洁的身体里,射完精后两人刚要分开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和开门的声音,门打不开,就有声音喊起来了:“开门啊!李明。不去上班在家里呆着,王哥找你打麻将来了!”

王申也调侃着说:“嘿嘿,和谁在屋里呢?门还锁上了,再不开我们可要砸门了!”

一听到老公的声音,白洁的汗一吓就下来了,紧张的看着李明,李明赶紧一把拉过被子,把正趴在床上的白洁盖住,一边赶紧起来穿上裤头。白洁只来得及把自己的提包拉到被子里,连内裤都没提上,外面的人就进来了。

几个人进了屋,一眼就看见床上还有一个人,一只穿着黑色丝袜的脚还露在外面,大家都知道李明老婆长的不怎么样又胖,一看都以为是李明悄悄搞的女人,挺尴尬的都没有过问。王申看见地上的一只黑色的高跟鞋很眼熟,但也没多往心里去。

看见李明的样子,都知道两个人正在做什么,也就没多问,几个人在那里闲扯,一边使着眼色,说到对面的屋里去打麻将。一看没什么事情,李明的心放下了,下流的心思又来了,把手伸到了被里面,摸到了白洁光溜溜的屁股,一边看着这几个人:“够手我就不去了,我还有事呢!”

王申看着这样的情景心里痒痒的,使着眼色小声问李明:“谁呀?不象你老婆啊?”

“新认识的。”李明边淫笑着回答,边下流地把手指伸进白洁的屁股缝里,在她黏乎乎、湿漉漉的地方摸索着。几个人都看见被子下的女人身体在抖着,不由得心里都慌慌的。

王申一听,心里真是有点嫉妒和羡慕,刚认识的就能上床。可他做梦也想不到,被子里光着屁股被李明摸着阴户的女人就是自己的老婆;更想不到的是自己的爱妻已经被这个男人在身体里射了精。

几个人一边说着,一边到那屋里去了。李明关好门,掀开被子,一看白洁下身流出的精液在屁股底下的床单上流成了一滩乳白色的液体。

白洁站起来,气愤的瞪了李明一眼,用手纸擦了擦下身,穿上内裤,拎起提包向外面走,李明赶紧拿了把伞跟在身边,在外面用伞挡住白洁的脸,白洁匆匆地离开了老公的单位。

晚上王申回来得很晚,虽然白洁已经睡了,还是把她弄醒,让她趴在床上,用这样的姿势和白洁作爱,王申非常兴奋,心里在想象着自己的老婆就是那个趴在被子里的女人;白洁想着下午的事情,心里竟然不由自主地在老公亢奋的抽送下兴奋起来,自己翘起了屁股,让老公插得更深一点。

王申感觉着白洁身体里一下一下的颤栗,更是兴奋得不能自己,双手把着白洁纤细的腰肢,阴茎大力地在白洁的身体里出入着,发出了响亮的声音,伴随着白洁低声的呻吟。

结婚这么长时间,白洁是第一次和老公作爱的时候感觉到了兴奋和高潮。完事之后,白洁在心里很快地感受了一下自己接触过的这些男人,比对下老公真的也就是低等水平,不由得尴尬地笑了笑。

突然街道通知,王申和白洁住的这片要拆迁了,他们住的房子本来就是王申父母的老房子,他们退休可之后回乡下住了,现在要拆迁肯定要补偿新房子,白洁夫妻两也很高兴,但是又发愁要找新房子住。

“听说和平园附近有一处私人产业,业主盖了不少经济实惠的房子出租,而且治安好,干净卫生,离你的学校也不是很远,不如去看看。”看着还赖在床上的白洁,王申说道。

白洁看了王申一眼,撒娇的说:“好容易休息,多睡会儿不好吗?”

王申低下了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透过睡衣的领口,白洁的一对乳房活颤颤的。王申轻笑着说:“你知道吗?男人早晨起来,精力可是特别旺盛,你这么活色生香的诱惑我,就不怕我吃了你?”

白洁忽然撩开身上的被子,脸色红红的说:“你来啊,倒真希望你是个大色狼呢,就只怕你……家伙不行。”

白洁的身体在薄睡衣的覆拢下若隐若现,光洁的小腿肚,温润的脚踝,还有纤美的小脚,足以让任何人产生强烈的犯罪感。她此刻虽然仰躺着,乳房却依然尖翘挺立。配上她娇艳的面容,当真是美的让人窒息。

白洁的话,让王申感到很黯然。身为一个男人,每次都是草草了事,结婚以来,王申感觉的出,白洁没有满足过几次。每一次,看着她失望的表情和一腔的饥渴,王申都感到深深的痛苦……他有点理解白洁为什么红杏出墙了,只要她幸福就行,王申暗暗下了决心。

白洁的手忽然抚上了王申的面颊,温柔的凝视着王申,深情的说:“老公,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白洁已经开始穿衣服,她的身体背着王申,睡衣被褪在一旁,她的肌肤在初升的朝阳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晕彩,但王申,却觉得这具完美的身体更像是维纳斯女神的雕像,可望,而不可及。

王申悄悄的退了出来。

一起来到了和平园,房东约莫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但精神却还不错。看着王申们这对小夫妻,一个劲的夸王申们。什么金童玉女了,什么文质彬彬,典雅淑惠了……

白洁倒是蛮喜欢被人称赞的,这时她脸上笑意盈盈,伸着一只胳膊慢慢搀着这个老头,好像怕这个老家伙摔倒似的。

王申走在后面,发现老家伙的眼光不住的偷觑白洁的胸部,而胳膊肘更是若有若无的碰触着她的胸脯,嘴里还发出假装年纪大了的含含糊湖的声音。

白洁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挽花衬衫,浅粉色的百褶裙,脚上是一双亮银高根凉鞋。这使她的身材更加欣长,那个糟老头子刚刚及到她的胸部。但这样一来,老家伙却是大饱了眼福。

白洁的白色衬衫质地很薄,可以很明显的看出里面的那件蕾丝胸罩,其实这样的装束街上也是有很多的,但是有几个陌生人敢如此靠近的看呢?老家伙的眼光几乎毫无阻隔的就看到了白洁深深的乳沟,胸罩一侧,腋窝旁的乳肉也被他目奸个够。

白洁和房东在前面浅笑漫谈,王申却在后面大生闷气。单纯的白洁难道没有发现色老头的不轨举动吗?不过一会儿,王申又觉得好受了些,白洁怎么说也是自己的,被老家伙看看也不会少块肉,待会租房子时,老家伙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说不定……会少要一点房租,谁让他对王申白洁这么感“性趣”呢。

王申心理上一放开,整个人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再去看他们时,竟然不觉得厌恶了,而慢慢的,心里似乎有一种兴奋在升起,好像白洁这样子,王申蛮喜欢看到似的。

穿过两排槽乱的出租房后,王申才知道,老家伙叫赵福,有住房和门面房一百二十多套,平时他也不管,都交给了他的儿子,今天见王申和白洁有些眼缘,才出来亲自带王申们看房。

白洁自然感激涕零,而王申也乘机扇风,王申有些讪讪的说:“福伯,我们刚结婚,没有多少积蓄,您看那个房子没人住,租给我们好了。”

听了王申的话,白洁向王申露出愕然的表情,虽然经济上紧张些,也不能逮那住那啊。

老滑头福伯向王申露出一个莫测高深的微笑,高声说道:“那怎么行!到了福伯这儿,就不要见外,房租没有,可以先欠着,住处,一定要最好的。”

王申心下欢喜,白洁更是摇着福伯的手连声道谢。她的一对肉乳随着身体的幅动荡漾起来,王申的眼睛有些发直,再看福伯,更是一付流口水的样子。

福伯带着王申么进了最里进的一个小院子,但见这里与外面的喧乱又自不同,院子里几个花坛此刻花开正艳,两株大大的柳树蓬盛茂密,而房子盖的更是漂亮非常,让人一见不由心生喜悦。

这时,白洁忽然说:“福伯,这里环境真好,你是住这里吗?”

福伯伸出右手,轻拍了一下白洁的小手,笑呵呵的说:“不只是我,你们也住在这里。”

王申一下子惊讶不已,去看白洁,她也正向王申投来讶异的目光。

王申浅笑道:“福伯,这房子……很贵的吧?我们这工薪一族,只怕……”

“哎,哎,哎……”未待王申说完,福伯已打断了王申的话,他似乎有些生气的说:“什么钱不钱,老头子和铜臭打了一辈子交道了,这些东西呀,现在腻味了。”

王申心里暗暗好笑,怎么你嫌钱多,也不送人些。抬头看白洁,她的眼中却发出很崇拜的目光,那目光直盯着福伯,王申一下子心寒不已,不会吧,白洁竟会相信了这个老家伙的鬼话,连心里也开始崇拜起来了?

福伯指给了王申们要住的房子,这是一套一室一厅带书房的小居室,刚好在福伯那幢大房子的一侧,王申和白洁对房子都特别的满意,便向福伯问讯房租。

而福伯,却是坚不肯受,只说和他们有缘,先住着再说。

第二天早上,白洁刚好有课,而布置新家的任务只好着落到王申一个人身上。

王申雇了一辆车,大包小包,大件小件,整整拉了一车,向王申们的新家开去。

收拾房子真的是一件辛苦的事情,何况只有王申一个人。虽然家具都是些很轻便的东西,但布置起来,却是十分的麻烦。

次日,白洁上午休息,下午才上课。而王申却要去上班。王申轻轻的吻了吻兀自睡的正香的白洁,骑着电动车离开了家。

一会儿,院子里有了动静,福伯那屋的门忽然开了。老家伙鬼鬼祟祟的往这边望了望,慢慢的摸了过来。他大概知道王申走了,顺着窗帘的缝隙偷偷的向屋子里张望。

白洁这时刚好翻了个身,被子已经被她蹬在了脚底,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裙。从福伯的角度,大概只看到白洁的背影。

福伯垫着脚尖,像一只马上就要跳起来的猴子,努力的探头张望着。

恰恰,白洁这时竟又翻了个身,一下子正面对上了福伯。

白洁的这件睡裙很宽松,下摆只开到膝上十公分左右,她睡觉又喜欢翻滚,此刻睡裙竟然已将要褪到臀部,里面白色的蕾丝内裤若隐若现。而上面的领口,更是糟糕!白洁睡觉是不带胸罩的,两团肉乳倒有一半都露在了睡裙外面,连淡淡的乳晕都看的清清楚楚。

接下来,白洁偶或翻身,但春光总是乍隐乍现。搞的福伯真的像只大马猴一样,在院子里上俯下望,抓耳挠腮。

一直到白洁醒了,福伯怕白洁发现,才佯佯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到十点多时,福伯到外面锁上了小院的大门,又从他的屋子里提了两张躺椅出来,冲着正在收拾屋子的白洁说:“小洁啊,累了吧?过来歇会儿。”

白洁穿着一套飘逸的休闲装,脚上却套了双平底拖鞋,她的脚趾甲涂着粉色的指甲油,看上去十分秀美。

白洁走到躺椅边,一屁股坐了下去,胸前的一对肉乳一阵乱颤。福伯这才看清,白洁没有戴胸罩。隔着衣服,两粒奶头隐隐凸现。

白洁笑着向福伯说:“谢谢福伯。”

“不客气!我屋子里有醒神的好东西,给你来点!”福伯说罢,转身进屋端了一杯淡黄色的东西出来。

“是什么啊?”白洁娇声问道。

“都是洋文,我也不知道。是王申儿子从日本买回来的,喝了身上蛮舒服。”

福伯的两只眼睛都似要放出光来,端着杯子的手竟也有写颤抖!

白洁已经举起杯子,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唔……感觉不错!身上一下子懒洋洋的。”

“是吗?嘿嘿……正好给你解解乏。”他们两人仰靠在躺椅上,白洁微微的闭着双目,福伯却睁着一对吓人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白洁。

白洁的脸上忽然一红,她睁开眼看了看正盯着她看的福伯,却似乎没有感觉出福伯眼神中的怪异。

“呃……哦……”白洁忽然呻吟一声,又像忽然惊醒似的对福伯说:“福伯,我……我要回屋了。”

福伯未置可否,白洁已站起身来。

哪知,她的双腿忽然一阵抖颤,竟然又坐回了躺椅上。这分明是强烈的春药!!

白洁的心里既惊讶,又气愤。

“嗯……福伯,是什么啊……我好难受!”

“嘿嘿……哪里难受啊,小洁?”福伯的语声充满狎弄的意味。

他一边说话,一边欺近白洁仰靠的躺椅边,双目直勾勾地盯着目光迷离、眉峰微蹙的白洁。

白洁看他走近,正要说话,那知才一张嘴,竟然不由得呻吟出声。

“嗯……哦……”但她马上觉出自己的失态,忙“唔”的一声紧紧地咬住了下唇,可是白洁此刻的样子,却更见娇羞。

她仰躺在那里,两只拖鞋都掉在了地上,一双小脚却晃悠悠地半吊着。背部的运动衫已经被蹭了起来,细嫩光滑的腰身紧贴着冰凉的靠椅。她的头发有些散乱,此刻银牙紧咬嘴唇,那股拼命忍受的样子,当真是充满了诱惑。

福伯在白洁的身前蹲了下来,两只手握住了她的一对小脚,白洁想要挣开,但身上却一丝力气也没有。

福伯的手指逗弄着她的脚心,白洁的脚趾紧紧地并在一起,这种麻痒,似乎传到了她的骨子里,她体内的闷骚开始冲动了起来。

“不要啊……福伯……”白洁眼含泪水地恳求着,但身体的反应却不由她控制。

“唔……不要……什么?”福伯的嘴里含着白洁的脚趾头,语声含糊地问着。

“不要……我的……脚……”

“宝贝小洁……不要说脚,要说小脚……”

“啊……不……可……”

“不说?唔……唔……唔……”福伯见白洁不按他说的做,立刻张开大嘴在白洁的小脚上一阵狂吮。

“嗯……唔……”白洁又发出一连串强忍的呻吟。

“好……福伯……嗯……不要……不要吸……小脚……”她的身体在躺椅上颤栗着,难耐的酥痒终于使她屈服。

“好,不吮小脚。”福伯说完,把白洁的一对小脚放开。接着,拖起她的两条腿弯分别搭在了躺椅两边的扶手上。

这时,白洁两腿大张,上身慵懒地斜靠着,就这样,横陈在福伯的面前。

福伯的双手从白洁运动衫的前摆伸了进去,没有乳罩,他的双手毫无阻隔地攀上了那对巨乳。

白洁强烈地呻吟一声,屁股离开椅子耸挺了起来。她两条腿都搭在扶手上,这一耸,整个女阴撞向了福伯的头。

福伯眼明嘴快,张嘴就叨住了白洁运动裤的裆部,白洁耸也不是,放又放不下,肥美的屁股就这样被吊着。

福伯的头往后一缩,宽松的运动裤被拉下了一截。白洁纤细的蛮腰,白色的蕾丝内裤都露了出来。

她的脸上像熟透的桃子一般,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那种娇羞的样子,令人怜煞。

福伯松开了嘴,两只手抓着白洁的运动衫从她的头上往下脱。白洁“嘤咛”一声,运动衫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

白洁的上身完全赤裸了,福伯的眼睛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光。院子外面嘈杂的声音时不时地传进小院中来,而这里,淫糜的气氛却越来越浓。

福伯猛地扑上去,抓住了白洁的一对肉乳,使劲地捏弄着,他的舌尖逗弄着白洁的乳头,刚没几下,乳晕上已然出现一些细小的鸡皮碎粒,整个乳头,似要流出乳汁一般。

白洁双眼紧闭,两手无力地垂在身侧,在她的眉宇之间,却似乎显示着她正强忍着一股曼妙的快感。

她的牙齿已经松开了嘴唇,绯红的面颊上还挂着几滴泪珠,但却再也难以抗拒地呻吟了出来。

“不要啊……不要……弄人家的……乳房……”

“不弄乳房,要弄小骚穴吗?”福伯的声音带着呼呼的喘息。

“嗯……那……不可以……唔……”福伯忽然将嘴捂上了白洁还在呻吟的小嘴,他的嘴唇使劲摩擦着白洁娇艳的红唇,白洁紧咬的牙齿在他的舌头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啊……唔……”热烈的强吻,使白洁的嘴里发出压抑的嘤咛。

福伯的舌头吞吐着,逗弄着白洁嫩滑的香舌,白洁体内的闷骚已开始宣泄,她的舌头终于和福伯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他们疯狂地拥吻,福伯将嘴里的唾液通过舌尖渡在白洁的香舌上,还逗弄白洁,让她的香舌自己来粘取他舌头上的唾液。

两个人舌尖对着舌尖,一个是六十多岁的糟老头子,一个是新婚燕尔的美妙人妻,对着青天,白云,绿树,小花,听着外面世界的喧哗,享受着极至的偷情愉悦。气氛,令人情难自已。舌尖在两人间舔舔弄弄,唾液也是忽沾忽断。

白洁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梨花带雨的面庞仿如被阳春三月的太阳光普照一般,刹时,春意融融。

福伯嘿嘿地笑着说:“小洁好骚啊!”

白洁脸上娇红一片,无比幽怨地看了福伯一眼,她的双手忽然抬了起来,轻轻地捶打在福伯的胸膛上。

“原来小洁宝贝早就能动了……是不是很喜欢被福伯逗啊!”

“讨厌啊你!”白洁娇羞满面。白洁的一双眼睛水汪汪的,似幽似怨地看着他。

福伯嘿嘿地笑着,像是挺满意地更加大力地揉搓了几下白洁的乳房。他把白洁从躺椅上抱起来,然后自己仰了上去,又让白洁斜靠在她的怀里。

白洁的运动裤早就半脱了,这时也被福伯褪了下去,她蜷缩在福伯的怀里,像只柔软的小绵羊,任凭摆布。

福伯一只手揉捏白洁的乳房,另一只手隔着她的蕾丝内裤抚弄她的阴唇。

“宝贝,你下面好湿啊!你看……内裤都把阴毛浸出来了。”

“嗯……你好坏,谁让你……嗯……唔……逗弄……人家……”白洁一边娇喘,一边回拒福伯的逗弄。

“是吗?你老公也这样逗弄你吗?”

“唔……不要跟人家……提老公……人家……对不起……他……”

“唔,小洁伤心了,福伯给你抚慰一下心灵的创口。”

说完,他的手掌不去抚慰心口,却更加肆意地揉弄着乳房。白洁的一对奶子被他蹂躏得全是红红的指痕。在福伯的逗弄下,白洁的淫欲更加炽烈,她的身子不断在福伯的怀里扭动,屁股一翘一翘地将骚穴往福伯的手上靠。

“小洁想要吗?”

“嗯……要……小洁……想要!”

“要什么啊?”

“唔……不要……逗人家……好难过啊……”

“小洁只是难过啊,我还以为你要什么呢!”福伯愈加肆意地狎玩白洁。

“福伯……嗯……求你……给我……”白洁声音抖颤,头仰在躺椅的扶手下面,因为倒仰充血,她脸上更红了。

“小宝贝,你不说要什么,我怎么给你?”

“唔……唔……唔……”白洁带着哭腔,嘴里呜咽道:“要……你的……那个……”

“什么?我没听清!要说清楚啊……什么这个,那个的!”

“啊……要你的……大鸡巴啊……唔……唔……”白洁难忍淫意终于说了出来,但随即就哭了起来。

福伯将白洁抱起来趴放在躺椅上,白洁的两条手臂紧撑着躺椅的靠背,然后从她的屁股上扒下了小内裤。

“啊,小穴已经湿透了!”福伯伸出一根手指向白洁的阴道里蘸了蘸,再拔出来,上面已经沾满了白洁的淫液。

福伯把手指凑近白洁的嘴唇,似乎是下命令的说:“来,小骚货,把你的骚水舔干净,舔不干净,我就不操你!”

白洁扭着又肥又白的屁股,伸出了舌头舔着福伯手指上的淫液,她只怕不干净,舔完之后,又把手指含在嘴里,仔细一吮了一遍。

福伯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原来他里面没有穿内裤,一根又粗又长的肉棒弹了出来。

白洁回头看到福伯的肉棒,又是欣喜,又是害怕。欣喜的是,这么大的肉棒不知要比王申的大几倍;害怕的是,万一把小穴撑爆了怎么办?

白洁的大屁股白白嫩嫩的,上面连一点赘肉的痕迹都没有,她的菊花蕾周围长着一圈淡淡的阴毛,小小的屁眼儿一缩一缩的,看上去十分的娇嫩。

福伯的手把白洁的双腿撇得大开,从后面看小穴。两片阴唇微微半阖着,淫水在粉嫩的唇肉上散发着光泽。他的双手贴着阴唇壁慢慢地掰开了白洁的肉穴,一丝丝的淫液粘连在阴道口,阴腔里粉嫩的阴肉发散着淡淡的粉红色。里面,几束小肉芽众星拱月般地拢在了一起,肉芽尖上,粘稠的淫液涸成了淡淡的白色痕迹……福伯把肉棒顶在阴道口,紫红的大龟头轻轻地磨了磨白洁的阴唇。白洁焦渴地等待着他的插入。福伯往后一缩屁股,使劲一插,大肉棒终于毫不留情地插进了白洁的骚穴。

“吁……”白洁倒吸一口凉气,淫液润滑的阴道虽然容纳了粗长的肉棒,但那饱胀的感觉却令肉穴一下子难以适应。

福伯的鸡巴往外一抽,连带着几滴淫液溅在了白洁的大腿上,嫩红的唇肉也被翻带而出。两人浓密的阴毛交错在一起,上面很快就沾上了粘粘的淫水。

“唔……福伯……你好……厉害……小穴好像……插爆……一样……”

“嘿嘿……大鸡巴有没有干到你的子宫啊?”

“嗯……人家不……知道!可是……花心……花心里……好爽啊……唔……福伯……人家还……还没有……见过你……这么大……大鸡巴啊……”

“是吗?比你老公也大?”

“嗯……他……好小……好小呢……”白洁淫荡的声音在小院子里回荡,她的脸上披散着几缕秀发,一对肥硕的乳房前前后后摇摆着,嫩红的小乳头像是红樱桃般惹人垂涎。

福伯掰着她的大屁股,忽然伸手在她的臀肉上拍了一巴掌,那一巴掌好重,白洁的屁股上马上泛起了红红的指痕。

白洁痛得惨叫一声,身子往前一缩,但随即被福伯抱着屁股拉了回来,大肉棒更加有力地插着她的蜜穴。淫水顺着两人的大腿在躺椅上流了一片,肉洞周围的阴毛也被淫液粘得一塌糊涂。经过这么激烈的性交,嫩嫩的阴唇都有些红肿了。

福伯又伸手探到白洁的肉穴边,用拇指和食指捏弄白洁的小阴蒂,他捏得好大力,白洁痛得再次惨叫。但痛过之后,更加强烈的快感却不断地冲击着她。

“来,把小屁眼张开,让伯伯插一下!”老头越干越来劲,伸手去抠白洁的屁眼。

“不要啊,不要,那里太小了,我怕你的大鸡巴把屁眼插破了。”白洁吓的连连拒绝。福伯的手指卷弄着白洁粘湿的阴毛,他猛一用力,已经从白洁的阴唇边拔下了几根,措不及防的白洁痛得更加大声地惨叫起来。

福伯生气地使劲在白洁的屁股上打了几巴掌,白洁又羞又急,两只眼眶中满是泪水。

“福伯……啊……啊……唔……唔……不要……打了……是人家……不好……小洁……现在给……你放松……屁眼儿……你……插吧……唔……唔……唔……”白洁说完,屁眼儿旁的褶皱果然慢慢地舒缓了开来,而福伯经过唾液润滑的手指,也开始缓缓地插入。白洁猛一提肛,福伯的整根手指没入了白洁的屁眼儿里。

“唔……”白洁嘴里一声娇吟。

“怎么样?有什么感觉?”

“嗯……里面……好胀……像……像有‘那个’一样。”

“那个是什么?是不是大便啊?你可不要拉出来呦!”

伴着肉棒的抽插,福伯的手指也开始在屁眼儿里一抽一送。

“嗯……哦……哦哦……唔……福伯……屁眼儿……好难受……要出来了……啊……啊……”

“不要怕!那是手指!”

福伯手指的抽插渐渐加快,而大肉棒也更加迅猛地干着小穴。

白洁的呻吟里带着哭腔,双重的刺激几令她不能自持。她浑身被快感包围着酥软得连一丝力气也没有了。两只手臂软软地斜趴在椅背上。

福伯忽然慢慢地从白洁的屁眼儿里抽出手指,手指上沾了一些粘粘的黄液。

他把肉棒也抽了出来,脱却刺激的白洁有些惊慌失措,身体里的闷骚已如山洪般爆发,再加上淫药的催持,白洁现在已是淫欲难当,什么羞耻也忘了。

福伯抱起白洁翻了个身,他的大肉棒上粘连着白洁骚穴里的淫水,他把白洁的两条腿架在臂弯里,使白洁的大屁股离开了椅子。

“来,小骚货,用手把大鸡巴插进你的骚穴!”

“嗯……福伯……你好坏……还要……逗……人家!”

“好,你不插,福伯的大鸡巴可不干你喽!”说着,福伯作势要放下白洁的腿。

“啊……哦……不要……妹妹不……要大……大鸡巴……哥哥走……”

“那就插啊!”

白洁抖颤着伸出手,握住了福伯的大鸡巴。福伯故意将肉棒在她的手里耸动几下,吓得她险些将大肉棒脱手。

白洁手握大肉棒,慢慢的靠近自己的蜜穴,她腾出一只手,掰开了自己的屄眼儿,往大鸡巴上套去。

福伯未待她套实,大肉棒一挺,“滋”的一声,鸡巴已深深地干进了白洁的骚穴。大鸡巴“扑滋,扑滋”地顶着白洁的嫩穴,淫水又从交合处汩汩地溢了出来。

福伯抓着白洁的手,让她自己左右掰开两片唇肉。阴蒂整个凸了出来,大鸡巴在蜜穴抽插的情景,赤裸裸地出现在白洁的眼前。

白洁舒爽得大声淫叫:“啊……啊……大鸡巴!!妹妹……小穴……要烂了,哥哥……好狠……福伯……亲爸爸……你要干死……啊……啊……你的……女儿……”福伯听到白洁竟然叫他爸爸,当真是淫火更炽,他的鸡巴更加重重地撞击着白洁的花蕊。他喘呼呼地说:“好!爸的乖……女儿……爸爸……把你的骚穴喂……喂……得饱饱的……让你的骚屄……就想爸爸……爸爸的大鸡巴……”

“哦……哦……爸爸……你……大鸡巴……好厉害……啊……女儿的……小穴……是你的啊……你用力插……插爆它……女儿……爱爸爸……爱爸爸的……大鸡巴啊……大鸡巴操死女儿……哦……哦……啊……女儿要……飞了……啊……唔……唔……唔……女儿……泄了……”白洁的呻吟里带着哭腔,整个人被淫糜的欲火烧得丧失了理智。她的身体忽起了一阵痉挛,肉穴把福伯的大肉棒夹得更紧。

福伯的嘴里也是“哦……哦……”连声,大龟头突然被一股暖热的湿潮冲击包围在白洁抽搐不止的阴腔里。

他咬着牙,又狂猛地抽插了十几下,终于在“哦……哦……”连声中,将那罪恶的人种都射进了白洁的子宫里。

性交后的白洁软瘫在椅子上,汩汩的淫水混着精水,从她肉穴里不断地流出来,她风情万种地扫了一眼福伯,懒懒地说:“人家要为你怀上小宝宝了。”

福伯嘿嘿地笑着说:“怀孕了更好,以后我就天天有鲜奶喝了!”

“嗯……福伯你好讨厌……这么恶心你也说。”

“呵呵……刚才是谁啊……啊……的叫爸爸呢!现在小骚妇受不了了。你是不是一直想让你爸爸干你呀?”

“嗯……福伯好坏……坏爸爸……我小时候就被我爸爸操过了。”白洁的声音低得像虫鸣蚊呐一样,无意说出来的事实令她小脸羞红,脸上更是娇羞无限。

“哈哈,原来你爸爸喜欢操女儿的小屄呀……来,爸爸的乖女儿,帮爸爸把大肉棒舔干净。”

福伯从白洁的骚穴里拔出鸡巴,伸向了白洁的小嘴。“那王申的爸爸,你的公公有没有操过你呀,呵呵……”

“嗯,”白洁下意识的应了声,突然觉得不对:“不,不,没有,没有……”可是她慌乱的表情无情的出卖了她。

“哈哈,想不到呀,你的两个爸爸都操过你了,今天我是你的第三个爸爸。来把爸爸的大鸡巴舔干净!”

鸡巴上粘糊糊的,沾满了两人放纵后的精液和淫水,白洁还从来没有为王申口交过,但是,此刻,只见她微微地伸出香软的小舌头,舔弄起了福伯那粗长的大阳具。

“哦……哦……”福伯的嘴里传出一阵舒爽的呻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