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淫荡少妇白洁之番外篇
迷乱的婚礼

白洁的婚礼是在王申老家办的,邀请了王申的一些亲戚老乡,除了一些长辈外,多是当地一些年轻人。当白洁身穿婚纱进入会场时,大家眼睛都看直了,透明曼沙遮住秀美的脸颊,低胸蕾丝上衣衬出弯弯一道柔软的乳沟,细瘦的腰身,白色拖地长裙。白洁站定在舞台上时,几个小年青都咽了下口水,死盯着两瓣被圆弧蕾丝上衣遮挡的丰满乳房,白嫩的皮肤几乎和婚纱一个颜色。

婚礼上交杯换盏中也出现了一些香艳的镜头:有人乘机蹭一下胸部、瞄着乳沟。晚宴结束,众人将新人拥入洞房,一个个的闹着些摆造型、摸鸡蛋的黄色小游戏,大家热情越来越高涨了。

“没劲,没劲,搞来搞去毛都不露一个!”一个人叫着,“就是,换节目!

换节目!“大家都跟着起哄起来。

“让新娘子照着电视来搞。”不知是谁居然带了张黄碟放进了影碟机,显然早就预谋好了。

王申脸上挂不住了,大嚷着:“这样太过份了,不行不行!”

“多大事啊?就模仿几个动作,又不脱衣服。”又有人喊起来:“闹洞房,闹洞房,新郎新娘照着忙,这会就得听大伙的!”

王申无奈地回头看了看白洁,白洁依旧低着头,什么也不说,轻轻地点了点头。

“噢,让开让开!”大家围出一块地方,让白洁和王申站在电视机前面。白洁羞臊极了,呼吸变得急促,本就丰满的胸脯微微耸动起来,旁边看的有些人已经硬了,躲在后面不自觉地按了按下身。

影片已经进入片头,一些日文的字,中文标题是《多情人妻》,众人一阵唏嘘。一些带家属来的小伙子都被媳妇揪出去了,带小孩来的也都抱了出去。

萤幕出现一个裸露女人的背面,有些瘦,但皮肤很白;镜头慢慢拉大,逐渐显露出女人赤裸的臀部、修长的大腿,大腿根处一小撮黑毛十分醒目。

白洁已经臊得不行了,但仍被要求模仿电视里的动作,她只好照样转过了身子,背对着大家。在周围人群的眼里,电视里那女人分明就是白洁,白洁分明就是那裸露的女人。

镜头转到女人的正面,面目姣好,有些神似女明星陈好的模样,双手环在胸口遮住了赤裸的乳房。白洁也照样慢慢转身面向大家,双手张开按在胸口,恨不得遮住全部裸露的皮肤。

只见女人背后的男优连衣服都没脱,便急匆匆地从裤裆掏出他肿胀的工具,二话不说,一把将她推成四肢伏地的狗趴式,色迷迷地抓住女人的小蛮腰,朝着撅起在半空中的雪臀猴急地干了下去。虽然女人口中还含着另一根阳具,但仍然听见她发出了一声畅快的呻吟,同时玲珑剔透的雪白胴体也发出了一串舒爽的震颤。

白洁也依照狗趴式跪爬在地上,还好拖地的白色婚纱遮住了弯曲的下半身,王申还在前面扶着香蕉让白洁含着,她抬起头定在那不敢看旁边,周围人从侧面正好看清白洁光滑的背部和丰满垂下的胸部,本就低胸的上衣开口也更大了。

不少人挪到了白洁正前方,俯视瞄着她低开口的胸口,几乎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大半乳房,白色蕾丝花纹从肩膀延伸往下遮住乳房下方,露出大部份乳肉,仅刚好遮住乳头。白洁没有垫内衣,完美的两个圆弧乳肉撑满整个白色婚纱,一条深深的乳沟看不到底,乳房轻轻的晃了下,几乎就要从蕾丝花纹的白色外罩中荡出来了。

很多人眼睛都忙不过来,一会看电视里激烈的交配,一会看眼前新娘淫荡的造型。整间婚房充斥着叫床声、男人喘粗气的声音,弥漫着一种淫荡的气氛。

有个剃着平头的小伙子挤不到前面,看不到新娘走光的香艳镜头,憋不住突然蹿了出来,也模仿着王申,下身顶了个香蕉就蹲在白洁后面。

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他就一手把着新娘的细腰、一手扶着香蕉,朝白洁翘着的屁股顶了进去,稍弯的香蕉转眼就陷入白纱裙里。“啊!”白洁惊叫了一声,立刻扭动起身体,花枝乱颤,本就低胸的上衣还差一丝就要把嫩白的乳肉全露出来了,白色的婚纱里一阵躁动,看不清里面什么景像,但大家都知道,香蕉一定顶到了某个隐秘的地方。

小伙子不依不饶,牢牢按住白洁的腰身,大幅度地顶动了十几下,大家哄笑大声叫好起来。

王申实在忍不住,生气地把白洁拉起来:“好了好了,不能这样玩。”白洁羞红了脸,低着头,看到自己前胸,忙侧过身想去扶正,无奈四周全是色迷迷的男人,只能躲在王申怀里,简单整理了下前胸。侧面不少人眼睛都瞪圆了,死盯着俏丽的小媳妇在老公怀里整理低胸蕾丝,隐约露出了一侧通红的乳头。

王申刚要再发作,给大伯喊出去忙什么事去了。众人看新郎真生气,也就哄了一下作罢了。

“这样吧,大家不要为难新娘,又要这样又要那样,谁也不干啊!”一个矮小的中年人说了,还故意把“干”字讲得特别重。大家一阵哄笑。

他接着说:“新娘,你只要蒙上眼睛,我们来做个猜东西的游戏就行,最后一个游戏。”说完他又冲大家挤了挤眼睛,其他几个人也哄起来:“最后一个!

最后一个!“

白洁什么都无法控制了,嬉闹中被人用红丝带蒙住了眼睛,被安排端坐在床沿。

“老赵,下面怎么整啊?”这时大家都看着那矮小的中年人,看他如何进行下去。只见他冲电视点了下头,大家才注意到,电视里激烈的3P在女人痉挛的高潮和男优的颜射后刚结束,多情的少妇赤裸端坐在地上,男人在她周围打起飞机来,依次喷射在少妇的脸上和胸部。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影碟就是这个矮小的中年人带来并起哄放映出来的。

男人们偷偷伸手在自己裤子里搓弄起来,一个胆大的小伙子率先把阴茎掏了出来,冲着白洁就撸动起来。其他人也按捺不住,纷纷围着新娘打起飞机。白洁身着婚纱文静地端坐着,美艳而不可侵犯,胸口有些紧张的起伏。周围男人都将阴茎冲着白洁,有的对着细嫩的颈脖、有的对着粉嫩的脸颊、有的对着娇嫩的嘴唇,还有的直接对着蕾丝花边领口里裸露的乳肉。

被蒙住眼的白洁对周围淫靡的场景浑然不知,略显紧张的她还不时舔一舔嘴唇,更是把男人诱惑得不行。

对着白洁嘴唇的男人才套弄几下就忍不住,看样子就要喷射了。老赵也在旁边冲着新娘深深的乳沟忙着搓弄阴茎,看有人要射了,忙绕过来,大声说:“第一个东西猜一猜,新娘伸手。”老赵从旁边拿了个玻璃杯,倒了半杯可乐。白洁握着杯子,小心的用嘴抿了一口,“是可乐。”白洁心里放心了许多,这个也不很难嘛!

打消了白洁的戒心后,老赵又拿起一个杯子,里面倒了雪碧,然后直接让那个忍不住的男人射在杯子里面,再递给白洁。新娘丝毫没有察觉,张口又喝了一口,细细品味了混杂精液的饮料后咽了下去:“是雪碧。”

周围的男人看得都疯狂了,新娘白洁居然自愿喝陌生男人的精液!在打手枪的男人疯狂地对住蒙眼的新娘搓弄着自己的鸡巴,心里都默默地意淫着:“干死你这个新娘子”、“这么嫩的奶子,来打个奶炮”、“小嘴张开,舔舔老爷的大鸡巴”、“大爷操翻你的小嫩洞”

……

忍不住的人陆续都射在第三个玻璃杯里,足足汇集了有半杯浓白的精液,老赵取来一瓶酸乳,全倒了进去后递了过去。在白洁当众又喝下众人精液的时候,老赵也射了,他瞇着眼,看着新娘在自己的计划下,心甘情愿地喝下陌生男人的精液,红嫩的唇间,乳白的液体慢慢流入,在温暖的口腔被软软的舌头品味后再咽下。

老赵将下身对着白洁鼓胀胀的胸部,阴茎和白嫩的乳肉仅隔着薄薄的一层蕾丝,自上而下地俯视着新娘温顺而随呼吸起伏的丰满双乳,跳动的阴茎喷射了,一股股精液撒在白色婚纱的胸口上。

“是酸乳!”白洁高兴地说。电视中的女主角也在满脸满身佈满乳白色精液中结束,周围的人满足地离开新房,不少人回去又猴急地和自己媳妇搞了一回,大都选择了射在乳房或脸上,因为他们心里都惦记着白洁那娇羞的模样。

老赵递给白洁一块湿毛巾说:“看你不小心优酪乳喝到身上了,抹一下。”

白洁忙背过身,小心的抹乾净后冲老赵感激地笑了笑,老赵不由得又硬了。

不一会王申返回了洞房,显然又被灌下了不少酒,白洁有些心疼,扶着老公说:“酸乳蛮好喝的,倒些来解解酒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