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淫荡少妇白洁
第十六章 春心荡漾(上)

王申这几天心里有些乱,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忙起来了呢,他们的校长赵振本来挺看不上他的,这几个月很看重他,当然他并不知道赵振是因为白洁而愿意跟他接触,寻找机会想跟白洁再有机会续续旧缘,可是接触多了赵振发现王申虽然人比较羸弱一些,但是在业务上还是很有想法的,赵振本身从农村出身什么都不懂,渐渐的一些事情也很倚重王申,以前学校有个校办工厂是生产气门芯的,好多年半死不活的,现在王申的一个同学是搞这个推销的,无意中给他联系上了一个汽车厂家,竟然让这个小厂子一下起死回生,有了很稳定的销路,在这个社会变动的时刻,有了很好的前景,赵振自己任了这个厂子的厂长,多次暗示王申想让他不再带班,出任管销售的副厂长,当然这个小厂子,也就是销售的部门经理,也可以说是销售的业务员,但是这个部门的油水是大家显然可见的,王申觉得这个职位非他莫属,因为毕竟是因为他才有的销路,可是赵振暗示他说上面有领导要安排亲戚来做这个,而且外面还盛传孙倩有很大可能做这个工作,毕竟女人也有很大的优势,何况大家都知道赵振和孙倩的关系,王申时而觉得非他莫属,时而又觉得自己没这个把握,纠结的很想喝点酒和人说说。

而白洁的事情也让王申很纠结,好不容易等到白洁回来吃饭,可是一眼看到白洁进屋的那种神情,那种慵懒满足的神色,脸上有一丝疲惫更有一种特殊的光泽的感觉,眼神间无法掩饰的那种媚意,特别是换好拖鞋在屋里来回换衣服的几步路,摆动的腰肢,扭动的小屁股,双腿间那种特殊的姿势让王申好熟悉的感觉,王申的心瞬间紧缩,一种酸疼在心里蔓延,虽然还不断的在心里给白洁找借口,可是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景的王申无法让自己相信,他在心里默默的想,吃完饭白洁肯定会洗澡,换内衣……

果然白洁放下饭碗就匆匆的进去洗澡了,王申默默地收拾着碗筷,心里一直在悄悄的酸疼,等白洁洗完澡出来吹头发,王申装作内急进了卫生间,在脏衣篓里怎么也没有找到白洁的内裤,王申心更加的酸楚,难道白洁没有穿内裤回来,看到边上的纸篓,王申动了一下翻盖,赫然一条白色的丝织半透明的小内裤,卷成一团塞在纸篓里,王申有些不敢去拿出来面对这个已经面对了好多次的现实了,终于还是拿出来打开,裆部的丝绸赫然是要湿透了的样子,那种滑溜溜的样子和腥膻的味道王申不用在想了,白洁又一次夹着男人的精液回来的,王申木然的把白洁的内裤原样塞了回去……

看着王申在那里闷闷不乐的不说话,心里发虚的白洁虽然浑身软绵绵的很想睡觉,却还是要陪着王申看电视,一边搭着话问王申:“怎么了?不高兴呢?”不知道为什么,白洁当着王申的面很少叫老公,叫老公会感觉心里很不舒服,有一种负罪感,也有一种愧疚,也许是叫别人老公叫的次数太多了吧?

王申敷衍了两句,白洁还在追问,王申真的想说,还不是因为你,我就是在纠结你又是被谁上了?王申被追问不住,只好说是单位的事情,单位这次安排这个厂长的事情,说开了头就把事情都说开了,白洁一听就明白了,王申并不知道白洁和赵振的事情,白洁是明白的,赵振安排王申是顺理成章而且几乎是必须应该安排王申的,可是赵振对自己的心思白洁是明白的,之所以要跟王申这么透露,还不是为了自己,白洁的心里没有一丝犹豫,自己对不起王申,能为王申做点事情她觉得心里能舒服一些,何况赵振也不是上过自己一次,白洁回头看着床单,想起那次赵振在王申身边干自己的时候,脸上都有些微微发热,安慰了王申几句,坚定的告诉他,肯定是会选他的,让他放心吧。王申刚才也曾经有些恶意的想过,要不让白洁找找高义,高义毕竟现在是领导了,可是一想到高义那天在自己头上操白洁的情景,王申心里的酸楚就阵阵翻涌,他不会利用自己的老婆去为自己谋取利益的。绝对不会,我要自己去得到一切,夺回属于我自己的妻子。

白洁怕王申多心,没有多问这个事情,看着王申那样闷闷不乐的,想安慰安慰他,可是跟他黏糊的时候,感觉到王申好像没有兴趣,心里也有点不高兴,闷闷的两个人就都心事重重的睡了。

早晨到了学校,白洁心里一直有些心神不定,早晨的时候白洁偷偷地从王申的电话上记下了赵振的电话号,可是拿起电话好几次,白洁都没有拨出去,毕竟自己是头一次主动去找男人办事,而且是要为了老公,而且是要用自己的身体,虽然这个男人上过自己不止一次,可是在这种事情上总是很被动的白洁还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她知道这个电话打出去和自己送上门给人上是没什么区别的,纠结了一上午,课都没有上好,中午的时候终于还是拿起电话给赵振打了个电话,赵振知道是白洁的电话,农村大队书记出身的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哎呀,是我宝贝老妹啊,可想死我了,这小动静,整的我浑身都酥了。”

赵振粗俗的话语反而让白洁心里放松了下来,“去,少扯没用的,你能想我,想你的孙倩去吧?”

“她哪能跟你比啊,老妹儿啥事找我?”

“啥事找你,你不知道?领导,别装糊涂了,我家王申的事不用我在细说了吧?”白洁索性直说了。

“这个事啊?可不好办啊……”赵振拉着长声说,“不过要是白洁老妹儿你找我,再难咱也得办啊。”

“别装了,领导,我知道你能办,想要什么你就说吧。”白洁不会转弯抹角的,反正这个男人跟自己也上过床,没什么可客气的。

“我想要什么你还不知道?宝贝儿妹子,想起你我就受不了,王申这事确实不好办,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我肯定努力给你整,不过老妹儿怎么感谢我啊?”

白洁心里有点烦这个墨迹的男人,“你看着办吧,办好了我陪你,你想怎么样都行。”

“好的,说死了啊,不过陪我一次可不行。”

“行了你,啥事没办你不也弄过,放心吧,你把我家王申的事办好了,我尽量多陪你就好了。”

“好的,宝贝儿你等我的好消息吧。”

放下电话,白洁的脸有些发烧,自己怎么会这样,把自己送出去给人玩一点都没有犹豫,好像这个事情和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想起赵振大象的外号和那个软下来也很长的东西,不由得心里有点冲动。想找个男人的感觉,奇怪的是心里浮现出的男人不是王申,不是陈三,不是老七,不是高义,竟然是东子那个坏蛋……

坐在张敏的红色POLO里,白洁心里是有一些嫉妒的,她总觉得自己比张敏强,可是现在张敏比自己强了可是不少,而且上次大家在一起都是一样的被男人上,凭什么是这样啊,不过对张敏却没有嫉恨的心里,一直以来张敏都是她的同学,闺蜜,以前也许有些话互相瞒着,现在经过疯狂的无遮大会,两个人什么都可以说,彻底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了,张敏接她去省城逛街,白洁也想舒缓一下有些郁闷的心情。

“妞啊,看你这小脸蛋,白里透红的嫩,最近你那个三老公又没少滋润你吧?”张敏一边开车一边调侃着白洁。

“去你的,你那水汪汪的脸蛋才没少被滋润吧?我可没有,挺长时间没看见他了。”白洁掐了正开车的张敏一把。性生活多的女人脸上都会有一种水润的光泽,这是少妇和少女的最大区别,女人特有的一种味道。

“没看见他也没少看见别的老公吧,说真的,妞,要是好几天没有,你想不想?”可能是怕白洁不好意思回答,自己先接了话,“我可想的厉害,心里跟猫挠似的。”

“呵呵,没你那么厉害,不过也想。就是你说怎么会稍微一想下边就可湿了呢,我还不愿意带护垫。”

“有没有味儿啊,是不是白带?”

“不是,什么味都没有。”

“那没事,就是发骚了,哈哈。”张敏笑的很开心。

时代广场的四楼,以前白洁她们上学的时候,总是听着冷小玉和李丽萍偶尔说起里面多高档多豪华,而她们从来不敢奢望用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去换取一件小衫甚至只能换来一条内裤。而现在明显张敏已经是这里的常客,白洁看着张敏穿的浅灰色的套装毛裙,棕色的高腰高跟靴子,靴子和裙子中间露出的一截大腿穿着肉色的丝袜,看起来优雅性感,外面本来还有一件白色的风衣,放在了车里面,白洁自己呢,虽然觉得自己穿的也不算多了,可是在这个温暖的商场里,白洁明显感觉自己热了,还是披肩的长发,淡淡的化了点妆和妆化得有些妖艳的张敏比,白洁更显得清雅,端庄。黑色半长身的毛料上衣,刚刚盖过圆翘的屁股,浅蓝的直板牛仔裤紧裹着丰满的圆臀和修长的双腿,可是却略显臃肿,白洁知道自己里面穿了一条稍微有点厚的毛袜,毛袜里面还穿了一条薄薄的保暖绒裤,现在正在热的她的头上都要渗出点点的汗珠了,看着商场里的女人都穿的不多不少,还在彰显着女性的身材和性感,而自己真的有一种农民进城的尴尬,黑色的矮腰细高跟小皮靴刚好盖住脚踝,白洁明白那些穿着薄薄的毛衣裙子和丝袜皮靴的女人一会进了地下停车场都有自己的车,车里面还有风衣,大衣甚至会有貂皮大衣,而和她一样穿着棉衣进商场的现在都热的有些发慌,还没办法脱下衣服,刚才把外衣脱到张敏的车里好了,自己里面是一件高领的紧身毛衣,穿外面也没关系的,就是太没有经验了。

“洁,过来,买两条这个。”张敏叫着白洁。白洁过来一看,脸有些微微发烧,看着女店员在旁边,也没说什么。是丁字裤,仿佛一个带子一样的内裤,偷偷在张敏耳边说,“这能穿吗?”刚才白洁和张敏逛到这个内衣区的时候,白洁就有些脸发烧,也有些诧异,她自己买内衣其实就挺喜欢薄的和那种丝质的,因为自己的屁股圆,夏天穿裙子要是厚点的内裤就会露出痕迹来,有时候也会买两条透明的,都觉得自己的内裤太性感了,有点不好意思穿,可是在这个名牌的内衣区,几乎内衣裤都是非常华丽性感,透明的,通体蕾丝的,边上系带子的,还有这种几乎就是后面一条细带子,前面一个小小的透明蕾丝的盖着阴毛的位置,连那个地方好像都是个带子勒着的,这能穿吗?还不如不穿了。

张敏挤眉弄眼的冲着白洁笑,也贴在白洁的耳朵边说,“傻妞,现在都穿这个,这叫情调,别老土了,你要是穿上这个,男人看着都得流鼻血,呵呵。”张敏说着话,还下流的摸了白洁圆翘的屁股一把,心里想起白洁翘着的圆滚滚的屁股的情景,要是在两瓣的圆屁股中间夹上丁字裤的带子,真得性感的让人流鼻血。

“去,”白洁啐了张敏一口,不过还是跟着张敏挑了三条,一条黑色的,两条白色的,看张敏挑了红色的,蓝色的,白洁不喜欢过于鲜艳的颜色,觉得有些太放荡了,自己有些接受不了。现在白洁接触到的男人很多,女人都不希望被人认为老土,不过看张敏又挑了条吊带丝袜的时候,白洁还是放弃了,在张敏一顿游说下,也只是买了两条通花的黑色丝袜。张敏没让白洁争抢,直接付了账。这几条丝袜和内裤竟然花了将近一千元,让白洁心里不由得有点咋舌。

白洁和张敏说了自己想来省城工作的想法,张敏非常支持,但是以他的经验告诉白洁,因为白洁原来的学校和省城不是一个地区,想要跨地区调到省城来,很不好办,她周围的人她觉得除非是赵总或者赵老四能办成。但是张敏觉得要是办还是找赵总,赵老四那个人太阴狠,雁过拔毛的人物,张敏不希望白洁也被赵老四算计了,而且这种官场上的事情还是赵总办的顺利,而且赵总那个人还是很讲究的。

张敏还领着白洁去了她在一个很不错的小区的一套房子,这套房子是赵老四公司顶账来的,以前是好几个女孩子住的,后来给张敏重新装修了一下,装修的相当豪华,屋里家具电器一应俱全全是名牌,三室二厅的房子装修了两个卧室还有个书房,张敏的大卧室里面有着一个非常大的床,白洁看到的时候就能想到这绝对不是给两个人预备的,想到她们在宾馆那个豪华大床上的荒唐事,白洁发现自己没有脸发烧,而是身体有了点反应。

稍微小点的卧室也是一个两米乘两米二的大床,张敏让白洁要是在省城上班了,可以来这里住,看着这个奢华的房间,将近四十平的宽敞大厅,豪华的皮沙发,在小厅的位置还装饰出了一个可以把灯拽下来的专门打麻将的地方,放着一个自动麻将机。白洁真的很喜欢这个房子,以后能在这里住,比她在小镇上的那个57平米的小房子要好的太多了。

两人正在逛着,张敏的电话忽然响了,是赵总要请她吃饭,听说白洁也在,很高兴的极力邀请白洁,想到刚才两个人说的要求赵总办事,两个人不由得相视一笑。

一切都是这么巧,是无巧不成书还是世事无常,还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呢?

在一个很高档的西餐厅,赵总介绍了他一个从小一起长大上学的好朋友,刚刚出国两年回来,一个三十多岁看上去不像赵总那么放荡不羁,看上去很是成熟稳重,又有些安静温和的一个人,姜子明。坐下来熟悉了之后,聊起天来居然很是有话说,聊的很热烈,毕竟四个人都受过高等教育,在对事物生活的看法上有很多都有共同语言,白洁眼睛的余光总是感觉到姜子明的眼睛总是会瞟向她,而当她看过去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他的眼神躲开了,当张敏装作无意中提到白洁想调到省城来工作,遇到的难题的时候,她俩看到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之后不约而同的笑了,两个人一头雾水,难道找个工作就这么可笑吗?

当赵总笑着把原因说了之后,两个人也笑了,原来姜子明的父亲就是现任的教委主任,白洁的事情几乎就是撞到了枪口上了,对白洁很挠头的事情,对姜子明来说简直就是举手之劳。

张敏和白洁都发现,姜子明并没有像以前她们认识的男人一样炫耀,马上抄起电话来给谁谁打电话,在电话里吆五喝六的把事情说了,之后把电话很潇洒的放在桌上,用一种很得意的笑容看着别人,姜子明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说了句,“这事交给我吧。”之后就不再说这个事,却给人一种不用再担心的感觉,这件事情就是到此结束了,白洁看着姜子明成熟稳重的气息,心莫名的有一种新的跳动,刚想出口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他,让他办完了之后给她打电话,话到口边又咽了回去,这样会让他觉得自己轻浮吧?人家又没要。

事情说好了之后,几个人的气氛更热烈了一些,白洁和张敏都惊讶的发现,在这个姜子明面前赵总完全没有了以前给她们的那种色中饿鬼的感觉,几乎连一句脏话都不说,举止动作都是很有身份风度的感觉,言谈中都是很有文化的味道,让两个人叹为观止的同时也对赵总这个人有了新的看法,对于这些官二代不由得从心里有了一种刮目相看的感觉,很多事情看来绝对不能看表面的。

本来自己两个人都跟赵总睡过,都是在一种很淫乱疯狂的状态下,应该赵总对她们两个人应该是完全是不尊重的充满肉欲的,可是现在的感觉确实完全把她们俩当成朋友,同事,有些亲昵又充满了尊重,给人很舒服的感觉,很显然,赵总在这个姜子明面前或者说在他们俩的朋友圈里,是不会表现出自己很放纵的一面的,在这个圈子里,赵总就是一个有身份地位有学识文化有内涵的人,只是他们不知道,赵总得内涵有时候也充满了另一种色调。

吃过饭预料中的,赵总坐着姜子明的车离去,姜子明的车是一台路虎,张敏两个人还分不清什么是揽胜,什么是发现,只知道是一个不怎么好看很大的车,张敏开着小小的polo送白洁到楼下,张敏开车没有喝酒,白洁喝了好几杯红酒,有些晕晕的。

抬头看了看自己家灯亮着,王申在家,想到王申在家等着自己,心里有一丝温暖的感觉浮上心头,在自己单元门门口,忽然看到了一辆大太子摩托,看着这么眼熟,忽然想到这不是东子的摩托吗?怎么在这里?难道他在我家呢,白洁心里忽然有些跳,他是认识王申的,好像他们关系还不错呢。可是王申是不知道自己也认识东子的,自己该怎么办呢?

迷迷糊糊的刚进了楼道门,已经快八点了,楼道的灯有时候就会不好使,白洁已经习惯了楼道里黑乎乎的,可是从楼梯上刚下来的一个人却清晰地看见了白洁,这个熟悉的身影还是一如既往的狂放,在白洁刚刚反应出是东子的时候已经搂住了白洁软乎乎的身子,有些酒气和热气的男人嘴唇就准确的压在了白洁柔软的小嘴上,白洁下意识的反搂住东子的腰,在惊愕中竟然就让东子的舌尖伸进了自己嘴里。

“嗯……放开我,干嘛?”白洁赶紧挣脱开东子,手去推开东子已经开始摸索自己乳房的手,在黑暗的楼道里,东子火热的摸索让白洁心也变得慌慌的,一边跟东子半推半拒的推挡,抗拒的语气不由得变得有点喘息,“别……东子……听话,别让人看见……”

东子没有过多的跟白洁撕扯,好像是在挑逗白洁一样,忽然弯腰一下抱起白洁向楼上走去,白洁都有些傻了,“你干什么?你疯了……放开我。”在自己家门口,白洁不敢说的声音太大,小声的哀求着东子,不知道东子要干什么?难道要去自己的家?

白洁的家在二楼,在白洁的心都快要跳出来的时候,东子并没有去敲自己家的门,而是直接上了楼梯,在三楼的白洁家楼上的门口,东子把白洁放下来,一边搂着白洁的小腰,一边掏出钥匙打开门,白洁正在庆幸没有被邻居碰到的时候,就被东子拉近了屋里,关上门,一直有些错愕的白洁才有点回过神来,自己家的楼上是谁啊?她和王申在这里才住了一年,还没有注意楼上住的是谁家,屋里的结构是和自己家完全一样的,可是屋里的装修却明显显出了屋主人的身份和品味,虽然小小的屋子设计的却和自己家截然不同,墙上都贴的壁纸,那种九十年代非常流行的高档白色花的壁纸,地上是实木的深色地板,小厅里还铺着厚厚的纯白色羊毛地毯,宽大的皮沙发在小厅里显得竟然不那么拥挤反而有一种温馨的感觉,卫生间开着的们可以看到里面的热水器和玻璃隔开的浴室,在那个时候这还是非常高档的洗浴设备,“东子,这是谁家啊?……嗯……别……干嘛啊……嗯哼……”白洁还没有说两句话,又被东子抱着吻上了红嫩的嘴唇,白洁推拒了几下在房间里也没有了那么坚决的反抗,只是抓着东子的手不让他伸到自己衣服里摸自己的乳房,只是让他在胸前隔着衣服揉捏着。

可是当喘着微微粗气的白洁被东子抱起放到那个白色皮软床头的几乎占据了整个卧室的大床上的时候,白洁已经有点脸红心跳了,本来喝了一些红酒就有些情欲冲动,在路上还曾经想过今晚怎么和王申说晚上过过夫妻生活呢,竟然就碰到了东子这个冤家,竟然就在自己家的楼上,黑色的半大衣已经被东子脱下去了,高领的白色紧身毛衣更显得白洁胸前乳房的坚挺,毛衣也已经被东子撩了起来,东子的大手已经伸到了白洁的毛衣里面,滑过白洁平坦滑嫩的小腹,直接挑开白洁薄薄的胸罩,手握住了白洁丰满的乳房,那种滑嫩柔软又极其有弹性质感的感觉,不仅让白洁发出了一种叹息一样的呻吟,连东子在心里都发出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呻吟,一边抚摸着那对让人心跳加速的乳房,一边东子不断的亲吻着白洁的红嫩小嘴,东子今天和往日的急色不同,和刚才的急色更加不同,嘴唇轻轻的在白洁的嘴唇上不断温柔的亲吻着,时而滑过白洁圆润尖巧的小巴,亲吻在白洁细嫩敏感的脖子上、耳垂上,微微有些扎人的胡须和火热的嘴唇在白洁敏感的地方不断的刺激,让白洁本就有些情动的身体如同火上浇油一样的燃烧起来,“嗯……哦……嗯……”白洁特有的娇柔的喘息和叫声在屋里不停的回荡起来。

东子一边不断的亲吻着白洁,一边把白色的紧身毛衣,从白洁头上脱下,白洁乌黑卷曲的长发变得蓬松有些凌乱,披散在白洁精致秀美的脸庞上,更显得白洁性感迷人又充满了一种迷乱的诱惑,白色的罩杯上刺绣着蓝色和红色花朵的胸罩此时被推起在丰满挺起的乳房上边,雪白丰满的乳房,红嫩的乳头都在东子的眼前颤动翘立着。东子低头含住白洁的乳头,一边亲吻吮吸,一边用舌尖绕着白洁已经有些硬挺起来的乳头不断的画着圈,时而用舌尖快速的在白洁的乳头上舔着,这些从日本AV里学来的在好多女人身上屡试不爽的技巧被东子耐心的温柔的用在白洁的身上,白洁浑身酥软,张着红嫩的嘴唇不断的呻吟着,呻吟的声音都有一种从心底发出的颤抖,“东……哦……老公……啊……”

东子一边亲吻着白洁平坦滑嫩的小腹,舌尖在白洁小巧红嫩的肚脐中间舔弄,痒痒的弄得白洁不断挺动自己的腰肢屁股,穿着蓝色牛仔裤两条笔直长腿不断的屈起在东子的身子两侧扭动,东子一边亲吻着白洁的白嫩的小肚皮,一边解开了白洁的装饰用的腰带,一边把白洁的牛仔裤褪下来,一边亲吻着不断露出的白嫩的下腹皮肤,牛仔裤下是一条黑色的薄连裤毛袜,透过毛袜可以看到里面还有着一条浅肉色的很薄的仿佛皮肤一样的绒裤,褪下白洁的牛仔裤,在脚跟处东子拉开白洁黑色矮腰细高跟小皮靴的拉链,把白洁的鞋脱下,鞋落在地板上当当的两声……

当白洁黑色的毛袜和浅肉色的薄绒裤被东子一次从腿上屁股上褪下时,东子直起身,几下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挺立着已经硬起来的阴茎看着躺在床上的白洁,白洁也已经脱掉了没有什么作用了的胸罩,并没有像以往一样的娇羞掩着自己太够丰满坚挺的乳房,而是一只手放在头侧,一只手放在腰间白色的带着刺绣的蓝色和红色玫瑰花图案的小内裤的带子处,这套内衣虽然不是名牌但是是白洁最喜欢的一套内衣,那种白色映照着精美的刺绣配合着白洁嫩白耀眼的皮肤,给人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魅力,白洁就那样有着几分诱惑甚至有着几分淫荡的让自己丰满白嫩的乳房挺立在东子面前,甚至双腿都微微叉开着,薄薄的内裤遮掩不住白洁下身肥嫩的春光,披散长发下那种迷离蒙乱的眼神有些放纵的看着东子经常锻炼标准健美的身体特别是挺立颤动的那根硬硬的东西,粗黑的东西整个龟头都袒露在外面,不同于高义的有些疲软,不同于王申的有些包皮半遮半掩,不同于老七的过于干瘦坚硬,想起这个东西插在自己身体里的感受,白洁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下身湿润了,有一股热流在下身流动……

看着白洁魔鬼般诱人的身体,东子也有一种按捺不住的冲动,如果是那些他手下的小姐,如果是那些他在舞厅在网上泡到的饥渴少妇,这时的东子早就挺着自己的刺刀插进去一顿冲刺了,管她什么呢,先自己舒服了再说,可是眼前的这个美丽少妇,这个风骚少妇,这个自己曾经眼看着被好多男人一个个的压过骑过的女人,却让东子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渴望,想得到她,想征服她,想让她真的是只属于他的,甚至有一种朦胧中东子永远不敢相信自己也会有的东西,他不是就想占有白洁的身体,他早就占有过了,就好像自己第一次看到这个女人,那种迷人的风情,那种属于一个真实的女人的端庄秀美,善良温柔,甚至有着一种良家女人特有的单纯痴情……

东子按捺住心里迫不及待想插入白洁身体的欲望,挺立着斜斜向上翘起的阴茎,温柔的握着白洁柔嫩的左手,身体和白洁重叠在一起,感觉着两个人赤裸的胸部紧贴在一起的感觉,感受着白洁丰满的乳房细嫩的皮肤和自己身体摩擦在一起的那种感觉,东子深深的吻上了白洁的嘴唇,已经有些意乱情迷的白洁柔软的嘴唇和东子吮吸在一起,滑嫩的舌尖和东子伸过来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东子用熟练精湛的接吻技巧很快让白洁鼻息越来越重,不停的伸出舌尖在东子的嘴里,让东子轻轻地吮吸,用舌尖快速的包裹挑逗着白洁的舌头,白洁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充满了情绪和爱意的亲吻,不由自主的双腿都纠缠到了东子的身上,感受着白洁身体的微微颤栗,和喘息中的颤抖,东子在宽大的床上侧趴在白洁的身边,热乎乎的嘴唇从白洁的嘴角下巴滑过,亲吻着白洁乳房的边缘,慢慢的含住了白洁小巧红嫩的乳头,并没有像别的男人那样的粗鲁的吮吸或者啃咬,而是温柔的含着,用舌尖轻柔的在乳头上画着圈,右手伸到了白洁的双腿之间,隔着内裤在白洁的阴唇阴蒂的位置柔柔的抚摸着,很快手指尖就感受到了白洁下身透过内裤湿润出来的淫水。

白洁的身体不断的扭动,控住不住的呻吟着,一边又亲吻着东子在自己面前的脸颊和脖颈,两腿屈起在床上叉开着,方便着东子的手在自己下身抚摸,东子这时放开了已经硬起来仿佛黄豆粒一样红红的挺立着的乳头,嘴唇和舌头配合着不断的亲吻和舔吸着白洁平坦滑嫩的小腹,肚脐,一边另一只手已经伸进白洁的内裤里,在白洁的配合下,褪下了那条身上最后的一丝遮羞布,内裤滑到小腿上,白洁两腿动了两下,就踢飞了滑落到脚上的小内裤,这时候东子的身体已经转了过来,东子的身体倒趴在白洁身边,嘴唇已经亲吻到了白洁大腿内侧敏感的皮肤,白洁屈起叉开的双腿之间,稀疏卷起乌黑的阴毛覆盖在小馒头一样鼓起的阴丘上,阴阜下紧紧合在一起的肥厚的大阴唇粉红鲜嫩没有一丝的阴毛,下面那个湿润的正在流出晶莹透明的水滴的洞口同样的鲜嫩粉红,虽然经历过这么多的男人,可是白洁的下身依然红嫩没有那种女人的黑乎乎的颜色,东子伸出舌尖,舔过白洁洞口那点欲滴不落的水滴,感受着白洁嫩肉的紧张的一颤,东子分开白洁的双腿,把整个头都埋入了白洁的双腿中间,一边试探着把身体倒压在了白洁的身上,那条一直压在身体下面的坚硬的阴茎就立在了白洁脸侧,东子用从AV里学来的在好多个女孩少妇的或红嫩,或黑红,或深黑的阴部练出来的技巧用舌尖嘴唇不断的挑逗着刺激着白洁的阴唇,阴蒂,甚至把舌尖伸进白洁的阴道里把舌尖带钩一样在阴道四壁挑动,那种热乎乎的刺激感觉,让白洁浑身不断的颤栗,忍不住的心里都在哆嗦的感觉,白洁小手握着东子在自己脸侧的火热的阴茎,忽然侧头主动张嘴含住了东子的龟头,感觉到自己的阴茎忽然被一个温热湿软的感觉含住了,还有一个跳动滑软的舌尖在敏感的龟头上挑动,东子知道今天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东子抬起下身,摆正位置跟白洁形成了标准的69式口交,白洁也尽力的含吮着东子粗长的阴茎,眼前晃动着东子黑乎乎的阴毛和小腹……

“啊……东……啊……好舒服……啊……”此时的白洁好像一个被欲望充满了的雌兽,在被东子挑逗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仰躺在松软的大床上,主动的岔开了双腿,抱着东子的腰,感受着东子温柔的进入自己身体的阴茎,那种永生难忘的刺激和舒服感觉,那种在渴望中终于合为一体的感觉,那种灵魂和肉体都融合在一起的感觉,让白洁几乎一下的就失去了意识,这个进入自己身体的人就是自己最需要的,就是自己最想要的感受,当东子在白洁的耳边低声温柔的说,“宝贝儿,叫老公,以后叫我老公,我就是你老公,乖宝贝儿。”

白洁毫不犹豫的就说,“啊……老公……你就是我亲老公……噢……好舒服……老公……干死我吧……

求求你了……啊……“在东子温柔的在白洁的身体里抽送,阴茎跟阴道保持着一个温柔又不失刺激的频率深深的插入拔出一会后,白洁抱着东子的腰,两个脚跟踩在了东子趴着的两个小腿肚上,下身裹着东子的阴茎开始快速挺动,用阴道套弄着东子的阴茎,东子马上配合白洁的频率,两个紧紧搂在一起的人在白洁的大声呻吟中激烈的在床上碰撞起来。大床在两个人的身下不断的吱呀呻吟,在这个激烈的节奏中发出了咣当咣当的有节奏声响。

感受着身下这个极品尤物爆发出来的激情,感受着白洁的下身在接近高潮时候那种柔软紧裹在自己阴茎上的感觉,和白洁主动疯狂的那种屁股和下身的不断的挺动扭动颤动,东子一边配合着白洁的节奏,一边喘着粗气发自内心的对白洁说,“宝贝儿,我好爱你,宝贝,我爱你。”

第一次在这种正激情澎湃,意乱情迷的时候听到这样温柔充满真诚爱意的话,白洁的心一颤,感觉到东子正在插着自己的阴茎给她的刺激仿佛更强烈了,那种迷乱的感觉,更加上了不可抑制的心动,心颤,白洁迷乱的双眼看着东子,主动抱住东子的脖子,红嫩的嘴唇主动的吻在东子的嘴唇上,深吻片刻后,白洁看着东子这时候充满了深情的双眼,竟然能清晰的感受到东子的真诚,此时的两个人还在床上保持着一个频率抽送晃动着,在这样迷乱的时刻,白洁柔柔的几乎用嗓子的声音说,“我爱你,老公。”

听着白洁的话,东子心里狂喜一样的兴奋,不管这是真的假的,不管是因为什么跟自己说,总之他听到了白洁跟他说,“我爱你老公,”东子抱住白洁两人一边深吻着,东子一边用一种温柔的又加快了深度和节奏的频率抽送起来,没几下白洁又陷入了疯狂,浑圆的屁股和腰肢又开始快速的挺动起来,在东子的要求和刺激下,不断的大声呻吟起来,“啊……老公……我爱你……我爱你……老公……好舒服……啊……”

感受着白洁下身如同马达一样的快速挺动,东子也不再控制自己射精的欲望,全身心投入的和白洁共同疯狂起来,“啊——我死了……啊……噢——老公……我死了……”

东子也抱住白洁的身体,快速的抽送着,感受着白洁的阴道在抽搐颤抖,和白洁此时近乎疯狂的叫喊着,“宝贝儿,我也不行了,啊,我射了。”在白洁不断的高潮中,东子也把一股股的精液射进了白洁的身体里。

“啊。射吧……老公……啊……好舒服……我爱你,老公。”白洁此时已经几乎进入了昏迷一样的感觉,浪一样的高潮不断的冲击着白洁的理智,白洁大口的喘着气,在东子的身下抱着东子的身体浑身轻轻颤抖着,东子这时没有和往常一样拔出阴茎就躺倒一边,而是温柔的抚摸着白洁的身体,温柔的亲吻着白洁的凉凉的嘴唇和乳房,感受着白洁慢慢的缓解了身体的激动。

感受着身边的男人完全不同的感受,白洁的心里真的涌起了一种浓浓的爱意,虽然自己有过太多次的高潮感受,甚至感受过太多男人带给自己的高潮,可是这一次的做爱,真的让她有一种终生难忘的感受,身边这个自己并不讨厌的男人好像真的走到了自己心里,通过自己的阴道走到了自己心里,她知道自己不会在心灵上真的爱上这个男人了,她不会爱上任何一个男人了,可是如果说有爱,身边这个男人真的可以是她的老公了,身体的老公,没有一丝累,都是轻松和快乐的老公。

东子看着白洁看他的眼神,心里明白自己的苦心和累都没有白费,身边这个女人的心至少自己已经得到了一半了……

王申今天哪里也没去,在家里呆了一整天,周末的一早晨,白洁就和张敏去城里逛街了,他哪里也不想去,在家也没吃饭,晚上做了好几个菜等着白洁回来,他不愿意去多想白洁到底在跟谁了,可是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白洁和别人在一起的身影,不由自主的会心里发酸会想到那些不堪入目的场景,虽然他知道,自己要努力争取会来白洁,这才是自己要做的,可是他还是避免不了的总是放不下这些事情,做好了菜等着白洁到了晚上还没有回来,他几次拿起电话,还是没有打,他不想听到关机,也不想听到不接,更不想听到白洁接电话时候会有喘息的感觉,他受不了自己想的那种纠结。

他静静的躺在卧室的床上,看着墙上两个人的结婚照片,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然听到了从来没有动静的楼上传来了高跟鞋踉踉跄跄的脚步声,应该还有另一双鞋两个纠缠在一起的脚步声,经常看黄片的王申一下精神了,当时在床下听着高义和白洁两个人进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脚步声,难道楼上有人住了?

这个楼的质量很不好,王申已经就半夜听过好多次隔壁家的两口子叫床的声音,第二天他都会等着对面的两口子要走的时候他才走,看看哪个昨晚大声叫床的小少妇,那种特殊的韵味,回味和想象一下昨晚的风情,也是一种享受,而楼上还没有听到过有人走动的声音呢,听着楼上传来的床的吱呀声和咣当两声高跟鞋脱下来扔到木地板的声音,王申可以确认这是一男一女两个人没脱鞋就进屋急忙的准备做爱了,王申几乎立起了耳朵听着楼上的声音。

若有若无的呻吟,大床吱吱呀呀的呻吟,让王申一直心痒难耐,当终于听到大床有节奏的震动声音,和那种几乎已经听得清楚的叫床声音,王申的手伸到了自己的下身,开始套弄手淫,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楼上的声音是白洁已经开始发情,两个人已经做爱半天才开始的疯狂,做梦也没有想到楼上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的传来的女人的叫床和呻吟是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媳妇,正在楼上离他一层楼板之隔的头顶上被人操着,王申几乎能听清女人在大叫老公,可是经过楼板的隔音,王申已经听不出来那是白洁的声音,那是自己媳妇的声音了。

“啊……嗯……唔……”伴随着女人的叫床声,王申竟然也射精了,听着路上还在响着更激烈的床的振动声音,看着自己已经开始软下去鼻涕虫一样的阴茎,王申叹了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