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淫荡少妇白洁
第十四章 媚光四射(三)

白洁还躺在床上,第一次喝这么多白酒,让她头晕的厉害,口也干渴,想起来喝点水,晕晕的浑身发软,迷迷糊糊的听到进来人了,睁开眼睛看见陈三在床边,几乎是呻吟着说,“老公,给我整点水喝。”

陈三拿着两粒摇头丸和一杯水,递给白洁,“吃两片药就不难受了,来。”

看着白洁吃下摇头丸,又躺在床上,陈三回到外屋,能有三米宽的大床上,千千已经被脱掉了裤子,下身的毛稀疏的几根,阴唇有些发黑,上身穿着白色的小吊带,翘着圆滚滚白嫩的小屁股正趴在老二的腿间给老二口交。

“吃了,得多长时间好使。听东子那几个小子说这玩意好使,我他妈还真没用过。”陈三手不轻不重的拍了千千的小屁股一下,千千扭了扭屁股,嘴里乌拉乌拉的说着什么。

“几分钟就好使,你先干她几下子,上来劲了,就随便操了。”瘦子已经脱光了衣服,一条阴茎还算不小,已经半挺立了起来。

“妈的,今晚好好爽爽!”说完话,陈三脱光了衣服,就穿着一条小内裤进了里屋。

喝了水白洁又迷糊了过去,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摸自己的乳房,脱自己的衣服,费力的睁开眼睛,是陈三。

白洁嘟囔了两句,又闭上了眼睛,蓝色带着蕾丝花边的胸罩落在了床边,蓝缎的裙子扔在了地上,陈三没有脱白洁的丝袜,趴在了白洁的身上亲吮着白洁的乳头,另一只手在白洁光滑细嫩的身上上下游走。

白洁感觉到一阵阵非常的兴奋,浑身不断的扭动着。红嫩的小嘴半张着索要着陈三的亲吻,陈三刚吻上白洁的嘴唇,就迫不及待的伸出滑嫩的小舌头和陈三纠缠在一起,丰满肉感的身子压在陈三的身子底下让陈三的下身已经硬的不行,陈三拽下自己的内裤,白洁主动的就分开自己裹着黑色丝袜的双腿,撕开的丝袜中间,湿漉漉的下身敞开在陈三面前。

陈三挺起阴茎对准白洁的阴唇之间,白洁甚至还向上挺了两下自己的屁股,让陈三的阴茎能够快点插进来,伴随着白洁一声忘我的,从没有过的大声呻吟:“啊……嗯……”

陈三粗硬的东西消失在白洁丰满的叉开的双腿之间,陈三腰两侧白洁裹着黑色丝袜的双腿都抬了起来,用力向两侧匹开。

刚抽送了没几下,陈三就看见赤裸裸的老二阴茎挺立着上面水淋淋的从没有关的屋门走了进来,看着陈三淫荡的使了个眼神,陈三会意的拔出阴茎抓着白洁的左腿,把白洁翻成趴在床上的姿势,刚有些感觉的白洁头完全迷幻在性的刺激之中,根本没感觉到屋里进来了外人。

两个膝盖微微向两侧分开跪在床上,腰弯成了一个优美诱人的弧线,丰满白嫩的乳房垂在胸前,浑圆的屁股在黑色丝袜包裹下,仿佛两个圆圆的半球合在一起,撕开的丝袜露出白嫩的屁股和红嫩湿漉漉的阴唇。

陈三给老二打了个手势,快速的光着屁股离开了里屋,老二并没有爬上床,而是站在床边手揽住白洁柔软的小腰,把白洁拉到了床边,心里感觉火烧火燎的浑身酥软又充满了渴望感觉的白洁正用一种最放荡的姿势翘着圆滚滚的屁股等着陈三插进来,却微微感觉到陈三下了床,刚要回头看看,就被一只大手拦腰抱到了床边。

不久之前就被这样干过的白洁很配合的站到了地上,上身趴伏在床上,屁股翘起,凭着那时候的感觉翘起了双脚,把屁股翘到了适合陈三插进来的高度和角度。

看到刚才陈三用这个姿势干白洁的老二特意把白洁弄成了这个姿势,此时看白洁这么放荡的配合,更是受不了,一只手抚摸着白洁裹着丝袜的滑滑的腰下边的大腿,一只手把着自己的阴茎对准白洁的阴唇。

可是他的身高和陈三差了很多,即使脚尖都立起来,也只能把阴茎插进了个头,一边压着白洁的屁股向下使劲,白洁也感觉到了后面的东西进来的角度好像够不着,欲火焚身的她并没有考虑太多,稍微有点疑惑但还是配合着老二把双腿微微分开,脚尖不再翘起,老二“扑哧”一声把阴茎插了进去,两个人都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白洁感觉到插进来的东西和刚才有些不同,但是一个是喝了不少酒又被下了药的白洁脑袋昏沉沉的就是浑身火热下身瘙痒的想要,意识不是那么清醒,也没有想到会有另一个人来到这个屋里。

二是白洁并不是只和自己老公做过爱,或者只有陈三这一个情人,她娇嫩的下身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已经被十来个男人上百次的出入,高义的老练、王申的愚笨、东子的火爆、老七的坚挺、陈三的粗大已经让白洁的下身无法敏感的感觉出阴茎的不同。

老二最近一直在跟千千玩,对千千放荡熟练的床上技巧流连忘返,但是千千的下身松软湿滑,特别是干了一会儿之后简直和一个热水袋一样。

可是刚刚进入了白洁的身体,那种软嫩却又层层包裹的感觉让老二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动起来之后更是感觉到白洁的下身层层波浪一样包裹着他的阴茎,能让你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在性交,仿佛在和第一次的处女做爱,却又有着一种不同的感觉,她不是处女一样的排斥恐惧,而是在召唤你,在诱惑你,在不舍你的出去,在欢迎你的插进来。

几分钟之后,白洁刚刚的一点疑惑已经烟消云散,持续的抽插让一阵阵的快感和酥麻从身体里传出来,被阴茎的快速抽送仿佛发动机一样传遍全身,白洁的意识里已经失去了时间和空间,只有舒服的感觉和身体里抽送的阴茎,白洁放纵的叫着,呻吟着。

“啊……老公……啊……啊……”白洁侧脸趴在床上,伴随着老二的抽送来回的在床上动着,嘴始终半张着,不断的呻吟,由于开着门,老二也能清晰的听见外屋的千千的叫声,但是那是放荡的挑逗的甚至有几分做做的叫床,白洁是从身体里发出的诱人的声音。

“啊……三老公的鸡巴好大啊……啊……使劲……操死宝贝儿吧……啊,大老公……啊……我要吃鸡巴……唔……嗯……”想都能想的出千千和两个男人玩的多么的疯狂,可是跟眼前这个骚在骨子里的人妻少妇比,老二绝不会让自己的阴茎离开一分钟。

在酒精药物和老二的奸淫的刺激下,白洁意识很模糊了,感觉到遥远的地方好像听到女人的尖叫,又好像是自己的声音。

老二已经把白洁干到了床上,白洁侧躺在床上,老二骑着白洁一条腿,怀里抱着白洁的腿,手抚摸着白洁黑色丝袜裹着的笔直修长的腿,下身来回的耸动,白洁闭着眼睛,嘴角一丝口水的痕迹,红嫩的舌尖就在半张着的嘴唇里不断的颤动,诱人的呢喃声音不断的冲击着老二的神经。

看着白洁微微张着的粉嫩红唇,精致白嫩的脸蛋,微蹙的双眉,端庄中透着妩媚的神色,老二按捺不住,放下白洁的腿,抓过身边的枕头塞在白洁的屁股下边,看着白洁主动的叉开双腿,身子压在白洁的身上,下身不用手把着就准确的插进了熟悉的地方,感受着白洁丰满的乳房贴在自己胸前的舒服感觉。

老二肥厚的嘴唇,就亲吻上了白洁的嘴唇,白洁配合的双手搂住了老二的脖子,柔滑的小舌头伸出来和老二亲吻在一起,片刻一种奇怪的感觉让白洁模糊的意识有了一点点清醒,不是陈三,不是自己熟悉的人,白洁睁开眼睛,可近在咫尺的脸让她无法看清,男人还在亲吻着自己的嘴唇,在吮吸着自己的舌头。

白洁想用手去推眼前的脸,却好像没有什么力量,软软的好像在抚摸男人的肩头,老二感觉到了白洁的动作,一遍继续亲吻着白洁想躲避的嘴唇,一边下身更加疯狂的干着白洁。

“啊……不要……唔……放开……嗯……啊啊……啊……唔唔……”白洁两双长腿在老二的身子两侧无助的踢动着。

无法抗拒的快感和高潮不断的席卷着白洁的全身,意识的深处仿佛有个声音在说:“好舒服,好舒服,放弃吧,不管他是谁。用力吧,用力吧!”

看着身下几乎有些意识模糊的白洁,老二抬起了身子:“小骚娘们,来吧,让哥给你送上天堂。”双手支在白洁身子两侧,下身腾空,仿佛打桩一样快速的冲击着白洁的下身。

“啊……不要啊……不行了……啊……啊……啊……啊……”白洁躺着的身体一下弓起来,刚刚尖叫不止的声音消失了,浑身不停的颤抖,下身更是紧裹着老二的阴茎不停的痉挛,两腿紧紧的夹着老二的身子让老二已经动弹不得,老二拼命的忍住射精的感觉,即使吃了药也几乎就要射出去了,即使这样还是流出几滴精水。

等着白洁慢慢的身子软下来,脑袋里仿佛是一片空白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任由男人把她抱了起来,双手双腿下意识的夹在男人腰上抱在男人脖子上,她以为男人要站着干,曾经陈三用这个姿势干过她,男人一边把阴茎在她身体里慢慢的动着,一边却抱着她来到了外屋……

此时的大床上,陈三躺在床上,千千双腿成一字型骑在陈三身上,小腰快速有力的前后晃动着,瘦子站在床边千千一只手握着瘦子阴茎的根部,厚厚性感的嘴唇嘟成o型包裹着瘦子的阴茎,来回的动着。

老二走到床边把白洁放到床上陈三的身边,直接压上去屁股又开始如同发动机一样快速冲击,白洁在躺下去的时候头碰到了千千的小腿,意识慢慢回到自己身上,床上有人,而且不止一个人,自己身上的男人不是陈三,那么陈三在哪?

床在动,不仅是干自己的这个男人的频率,还有一种动荡的频率,男人的喘息声很重,头侧的小腿在动,白洁浑身软软的,头混浆浆的,真的有些不敢睁开眼睛,自己这是在哪里啊?

瘦子一边享受着千千的口交,看着老二把浑身酥软的白洁抱了进来,看着白洁穿着黑色裤袜的腿夹在老二腰间,下身还插着老二的阴茎,不由得说:“操,老二,干老实了?”

“必须地嘛,高潮好几次了。”老二一边快速的干着,一边还胡吹着。

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但是还是忍不住的呻吟着,老二在吮吸着白洁的乳头,白洁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看着屋里的人,脑子里混混将将的,任由老二啪啪的干着自己,双腿软软的在床边垂着,嗓子眼里抑制不住的呻吟着,小小的乳头被老二吮吸的硬了起来,红嫩红嫩的挺立在雪白的乳房尖端,相对的千千的乳房不算是小,但也不大,乳头却黑黑的很大,在胸前晃动着。

白洁已经看清了正在干自己的人,也看清了躺在自己身边一样干着的陈三,白洁的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的抽痛,浑身还是发软,欲火还是那么旺盛,脑袋还是一阵阵的迷糊,白洁心里明白自己肯定被吃了什么药了,身上的男人都快到了射精的边缘了,一下比一下深的插着,白洁闭上了眼睛,一滴泪水隐隐的从眼角滑落,呻吟和娇嫩急促的喘息声还是在半张的红唇间婉转而出……

男人射精了,下去了,白洁能感觉到精液从自己的下身流出来,向下淌着,她心里很疼,难道自己就是这样吗?没有男人会珍惜自己吗?一双手在抚摸自己的腿,一个光溜溜的身子压了上来,不重,是那个瘦子,腿被分开了,一只手把刚刚有些回来的内裤又拨到了一边,敏感的乳头被一个热乎乎的嘴含住了,好痒好舒服,好想呻吟……

“啊……”下身又插进来一根硬硬的热热的东西,好舒服,没有过去的药劲还在刺激着白洁的神经,白洁忍不住叫出了声。

头侧的小腿收了回去,陈三爬起了身子,自己的身边躺下了一个女人,喘息的声音都那么清晰,啪啪的两人皮肤冲撞的声音,床上下的震颤,女孩子大声的尖叫呻吟刺激着白洁敏感的身体。

淫乱的感觉让白洁羞耻的不敢睁开眼睛身体却承受着更猛烈的刺激,不由得双腿向侧边伸开,穿着丝袜的长腿碰到了旁边起伏着的男人身体,随着男人不断的冲击两个女人的肩膀贴在了一起,一边身上的男人在自己身上抽送着,肩膀还贴着一个女人也被男人抽送的肌肤。

不同的频率有着一种更加难以抑制的淫秽刺激,白洁仿佛不是自己控制的一样叫了两声,手一下抓住瘦子的胳膊,双腿不由自主的一蹬,小巧的黑丝袜小脚不是很重的踢在了正在不断抽送的陈三腿上,下身一阵紧紧的抽搐,张开的嘴中几声无法抑制的呻吟从嗓子眼里喊出来,瘦子停止了抽送,伏下身去亲吻吮吸着白洁丰满的乳房,坚挺的乳头。下身紧紧的顶在白洁的身体深处体会着白洁高潮之后的颤栗。

在旁边沙发上坐着休息的老二看着白洁又一次高潮的刺激感觉,仿佛感觉到了白洁紧软湿滑的引导裹着自己的阴茎的感觉。下身又在缓慢的勃起着,“这娘们,真他妈的骚。”

正在被陈三干着的千千也来了高潮却和白洁那种让人肉紧的感觉不一样,只是咬了几下嘴唇,屁股顶两下就过去了,没有白洁这种骚媚到了极点的感觉。

又一次的高潮过去,瘦子还在白洁的身上起伏着,老二趴在白洁的身边抚摸亲吻着白洁的乳房,刚才老二在白洁的头前,让白洁给他口交,白洁感觉到脸上那条半软不软的东西,没有动,老二硬把鸡巴塞到白洁的嘴唇里,白洁紧咬着牙齿,闭着眼睛也不理老二。

老二抓住白洁的头发看着白洁精致的脸蛋,悻悻的松开手,趴在白洁的胸前玩弄白洁的乳房,白洁没有动,浑身软软的任由两个人玩弄,随着瘦子的抽送不时的呻吟,实在忍不住了就张开嘴“啊”的叫一声。

陈三射了精,起身擦着汗,千千也被干的躺在白洁的身边不动了,过了一会儿看着白洁的脸蛋,忽然感觉到熟悉,想了一会儿,千千忽然想了起来……

射了精的陈三看着被两个人搂抱着玩弄的白洁,看着白洁脸上那种茫然,痛苦又夹杂着兴奋妩媚的神情,陈三心里忽然有些后悔,他也想有个女人能用心对自己,特别是一个漂亮身材好的极品女人,可是现在还能怎么样?

千千在给老二口交,老二吸吮着白洁的乳房,白洁下边的嘴里含着瘦子的阴茎,瘦子的怀里抱着白洁裹着黑丝袜的滑滑的大腿,亲吻着白洁笔直的小腿,小巧的脚丫。

深夜了,千千在给陈三口交,陈三在吃着白洁的乳房,白洁的双腿间此时是老二,瘦子在干着千千……

天亮了,白洁从噩梦中睁开眼睛,宽大的大床上,瘦子和老二一边一个搂着她,两个人的阴茎都软软的缩了进去,陈三和千千都不在,看来是进了里屋的床上。

白洁傻了一样瞪着眼睛呆了半天,下身湿漉漉黏糊糊的,乳房上,大腿上都黏糊糊的,轻轻的推开两个人,两个人都昏睡着没有感觉,白洁进了浴室恶心干呕了半天,用毛巾湿了擦了擦身上,偷偷的出来找了半天自己的衣服,进了里屋看到陈三和千千搂抱在一起,千千的一条腿压在陈三身上,一只手竟然握着陈三的鸡巴。

白洁拿了自己的衣服,在卫生间里穿好,看着里屋外屋的男人和女人,看了看曾经自己叫过老公的男人,白洁心里一阵酸楚,开门出去的时候泪水不断的涌出,坐在回家的客车上,白洁浑身难受,自己下身穿的是撕开裆的丝袜,内裤上面都是几个人的精液,下身被几个人蹂躏下来有点火辣辣的,一夜没有合到一起的双腿有些酸软,心里不断的疼痛,酸楚……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白洁心里一直在问,为什么没有珍惜我的男人,为什么男人把我当成玩物,是我天生的淫贱吗?是我的命吗?白洁真想嚎啕大哭,真想找个人倾诉,可是找谁?怎么去和人说这些,难道自己天生就是被男人玩弄的吗?

《媚光四射》完请期待下章——《谁是谁的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