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淫荡少妇白洁
第十一章 意乱情迷(下)

没有了那种骚动不安的烦躁,没有了坐卧不安的焦虑,也许性也是一种很好的镇静剂,在这样一个陌生人,一个粗俗但又充满了性的情趣的男人那里,白洁得到了性的满足,也安静了一颗骚动不止的心。

也许是最近和王申生活在一起的感觉很枯燥,也许是最近私下里的生活过于丰富多彩,也许是迷乱纷纭的生活让白洁有了一种迷失的感觉,当老七出现的时候,白洁的心里出现了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

她心中最钦佩和爱慕的就是这种自强不息、敢闯敢拚的男人,这种成熟充满了一种让人迷失的魅力的男人,但已为人妇的她且还是老七的嫂子,已经无法去表达甚至不能在心里真的形成一种爱的感觉,只能让一种迷乱在心里荡漾,急于去发泄心中的欲望和感情。

高义在某种意义上讲是白洁的情人,但也许是因高义曾经迷奸和逼迫过她,在他的面前白洁总有一种被迫的压抑感,每次能得到身体的快感,却无法有心灵上的满足和发泄。而在这个不知道叫什么,甚至没怎么看清长得什么样的男人面前,白洁真正的放荡了一次,任意的寻找着自己的感觉和欲望,而没有什么负担和拖累。

去爱,去忘记,继续迷失,白洁不知道自己该拥有什么?也许只有王申才是她身边实实在在的存在。

就如同阳光下总是会有阴影一样,在富丽堂皇的酒店里,一个灯光昏暗的房间里,七八个穿着性感暴露的女孩子在房间里或躺或坐,其中一个不断的拨打着酒店房间的电话,用一种沙哑的给人某种暗示的声音询问着:“先生,需要按摩吗?”东子歪躺在床上,手正在一个胸部很饱满的女孩子衣服里摸索着。

“东哥,1108房间要小姐,让谁去?”打电话的小姐问东子。

“小晶,你去吧。都打打精神,到点了,一会儿活就多了。”一边说着从一个包里摸出两个避孕套给小晶,小晶接过来塞在自己胸罩里,开门出去了。几个小姐起来,有的去洗脸,有的补了补妆,等待着11点过后这一波生意的来临。

门铃响过,小晶夸张的扭着屁股进了房间,昏暗的灯光下,看到只穿着短裤的男人不由得愣了一下,而老七也随之愣了一下。

“大哥,你要按摩啊。”小晶很快笑了起来。一边坐到了床边。

“是你啊,你认识白洁?”老七很奇怪。

“对呀,她是我老师。”“以前教过你啊?”“我还没毕业呢,今年才高三。大哥,我行不行啊?”老七的脸色变了好几变,碰到个纯学生妹呢,肯定是够嫩,估计还没玩过几回。

“行,你们都有什么服务啊?”“推油、大活、或者做全套。”“都什么价钱,咋玩?”“推油就是按摩打飞机,120块钱;大活就是做爱300;全套有按摩、冰火、胸推加上做爱500.大哥玩个全套啊。”小晶的手在老七身上摸索着。

老七看着这个长得娇俏可爱的小姑娘,忽然觉得也是披肩长发的她有几分像刚结婚时候的白洁。

“这么的吧,我给你1000,你陪我好好玩玩儿。”“大哥,后边我不干,要不我给你找个能玩屁眼儿的。”“谁玩那个啊,你看见你们白老师穿的裙子了吧,你去换个那样的裙子,黑色的丝袜,那样黑色高跟的凉鞋,最好有带绑小腿上的,行不行?”“啊哈,你喜欢白老师啊,让我装她的样子跟你玩儿,是不?”小晶笑嘻嘻的看着老七。

“对,怎么样?”老七想着白洁刚才的样子,都有点勃起了,他当然想不到他心中美丽的女神刚刚穿着这身衣服撅着屁股让人干的高潮迭起、尖叫连连。

“行,不过那身衣服不好整,你再加点儿钱吧。”小晶脑袋里迅速搜寻着谁穿着这样的裙子。

“你好好陪我玩儿,玩高兴了给你2000.”老七索性开口。

小晶笑着亲了老七一口:“你等着,我这就去变成你的梦中情人。”小晶赶紧跑到楼下KTV包房这边,果然有个小姐穿的和白洁几乎一样的裙子,刚好小晶还认识,100块钱就换了下来。鞋子找到一双和白洁那个不太一样,白洁是那种尖头很长不露脚趾的、没有后跟带长带子的凉鞋,这双是黑色镂空的前面露脚趾的,鞋面是用皮条编的还有一个小玫瑰花镶在上面,系带也挺长的,细高根的鞋跟特别高,小鞋看上去也挺精致的。

丝袜却不好弄了,小姐一般都不喜欢穿丝袜,脱起来不方便,她们那几个就一个穿的还是肉色的开档的那种。正转悠着急,看见一个酒店的领班过来穿的这样丝袜,那领班很奇怪小晶为啥要她的丝袜,弄得小晶脸红耳赤软磨硬泡,给到100块钱,领班才带着一种奇怪的眼神在办公室把丝袜脱给小晶。小晶心里嘟囔着,要不是为了钱,谁要你这破袜子。

打扮妥当的小晶定了定神,也找了个发夹学白洁的样子把头发拢了起来,虽然有着染成红色的几撮,但昏暗的灯光下是看不出来的。

门铃响过,昏暗的灯光下,小晶用一种很文静的姿势站在门口。老七心里不由得一颤,本来小晶没有白洁个子高,但这个高跟鞋比白洁穿的高了一些,两人就差不多了。

老七用甚至有点颤抖的手把小晶拉进来,关上了门,一把把小晶搂在怀里,双手搂着小晶细细的小腰,感受着裙子柔软面料的肉感,把头在小晶的头发上摩擦着,微闭着眼睛想像着怀里是柔柔美美的白洁嫂子。

“嫂子,你想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看你穿着这身衣服,鸡巴老是硬着的,真想按倒你,干你啊。”“大哥,你现在就按倒我,操我吧。”“不许这么说,你现在是白洁,叫我老七。”老七的手摸索着小晶翘翘的小屁股,比白洁的要少了点肉感,但和白洁的一样都是高高向上翘的那种,特别是穿着这么高的高跟鞋,翘得更厉害了。

“来,摆几个样子给我看。”老七放开紧搂着的小晶,想像着刚才白洁在屋里的样子让小晶学着做。

“坐在沙发上,把腿跷起来,对,把裙子往上拉,露出裤袜的根,好,看到内裤了,挺挺胸,对,就这样,够骚,嫂子你真他妈骚。”“嫂子本来就骚啊,就是你不知道嘛。”小晶这么说其实语带双关,当然,老七是听不出来的。

“照两张相留着,来!”老七从包里翻出数码相机。

“哎呀,我不照相。”“我又不照你脸,谁知道是你。来,摆姿势。”老七拍了两张白洁跷着腿在沙发上坐着的淑女动作,当然是把裙子拉的很高的那种走光能看的到内裤的样子,恰好小晶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丝织的那种小内裤,在非常薄的黑色丝袜下清晰可见。

又让小晶站起来,把裙子都拉起来转过身,对着整条黑色丝袜的大腿和圆圆的屁股拍了几张,转过前面拍鼓鼓的阴部在丝袜内裤下的样子,又让小晶把裙子都撩到腰间,双手扶着桌子,撅着屁股。

拍的时候,老七始终拍的小晶的脖子以下,在他从数码相机的屏幕上看来就是白洁在那里不断摆出风骚放荡的样子,看得他阴茎在内裤里硬硬的挺着,索性脱了内裤,挺着一根棍子,摆弄着。

小晶心里一直忍着笑,仿佛一个演员一样任由老七摆弄着。

“嫂子,给我摆几个最骚的姿势。”小晶眼睛媚笑着,把裙子的肩带拉到放下来一个,露出雪白的胸罩扣着的乳房,一只手拉着裙子脚拉到腰上,扭着腰。

“老七,你看嫂子骚不骚啊?”“骚、骚。太他妈骚了。”老七一边忙着找角度一边说。

小晶躺到床上,裙子都拉到腰上,两腿举起来,模拟着性交的动作挺着屁股“啊啊啊”的叫着。高跟鞋尖尖的鞋跟向天花板上立着。

又像狗一样跪趴着,撅着屁股来回晃动。

又站了起来,一只脚站在床上,袒露出丝袜内裤裹着的阴部,双手抚摸着乳房,表现出一种陶醉的样子。

又来到老七身前,蹲下身子,双手捧着他的阴茎,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着。

转过身,双手扶在床上,弯下腰高高翘起屁股,一只手伸过去拉着丝袜和内裤的边,慢慢的拽下来到屁股下边。小晶的阴部和白洁差不多,阴毛都很少,可能是小晶还小,阴唇的形状都差不多,都是那种馒头型的。

老七看着那白嫩屁股下边露出的红色的阴部已经湿乎乎的了,再也按捺不住了,把相机往床上一扔,双手把着屁股,“嗤”的一声就插了进去。

“大哥,带套啊。”小晶撅着屁股在那里费劲的在胸罩里掏出避孕套,老七根本不接,嘴里哼唧着:“嫂子,白洁,我终于干上你了。”小晶也就放下了,一边想着又得吃事后药了,一边晃动着屁股叫了起来。

“啊……老七……你的鸡巴真大啊……啊……操死嫂子了……啊……”“啊……舒服……啊……操我啊…嗯……啊…”粗大的阴茎在小晶粉嫩的阴部快速的冲刺,这样撅着的姿势,仿佛每下都顶到小晶阴道最深处,穿的还是高高的鞋跟,很快小晶就有点站不住了,在老七几乎一下不停的疯狂的抽插下,小晶浑身都开始哆嗦了,呻吟伴着的尽是急促的喘息:“呼……啊……啊……受不了了……停一会儿吧……我不行了啊……”老七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一边忍耐着不断的射精欲望拚命地抽送,一边幻想着白洁趴在自己面前不断的呻吟着。粗大的阴茎在小晶水淋淋的阴道里不断发出啪嚓、啪嚓的撞击声,已经开始收缩的阴道不断的被阴茎拔出时带动的鼓起。

小晶几乎已经趴在了床上,每被插入一下浑身都剧烈的颤抖,伴随着几乎是尖叫的叫床声。被阴茎带出的淫水顺着屁股和大腿流下来。

“啊……我完了……啊……”小晶虽然经常和不同的人做爱,但这样疯狂一下不停的很少,除非是磕了药、抽麻五的时候,但那时候小晶一般也是疯狂的时候,第二天可能下边都肿了,有时候腿都合不上,但当时是没感觉的。今天这么弄,已经有点承受不住了。

“大哥,停停……啊……我不行了……憋不住尿了……啊……”说着话,一小股尿液流了出来,顺着阴毛淋漓到内裤和丝袜上。老七也终于紧紧地顶着小晶的屁股一股股喷射出了精液。

“嫂子,我射了。”老七几乎是喊着说出这句话,不知道要是王申听到会有何感想。

伴随着老七拔出阴茎,小晶一下软趴在了床上,两腿跪在地毯上,上身趴在床上,一身湿汗淋漓,老七更是满头大汗。

“哎呀我操,大哥,你可算射了,你想操死我啊,这要真是白老师,还不得让你操死。”小晶说着话爬到床上趴着。

老七一看,拿过相机在小晶已经红肿的阴部拍了几张,湿乎乎的阴道已合不拢了,粘糊糊的精液刚才就已经淌了出来,现在白乎乎的整个阴部都是。

小晶起身到卫生间清理,一起身都不由一个踉跄,高高的鞋跟一软,差点摔倒。

“别擦,过来,我就喜欢看你这被干完的骚样。”老七搂过小晶,手伸进领口去摸着她柔软的乳房,看上去很鼓的乳房其实很多是胸罩顶的,老七不由得在想白洁的乳房是胸罩顶的还是……不过看那种走路颤动的样子肯定不小。

小晶还是那个裙子挂到腰上,丝袜内裤卷在屁股下的样子,靠在老七身上。

“你这么喜欢白老师啊,她真是你嫂子啊?”“当然喜欢啦,她刚结婚的时候我就喜欢上她了,她是我们寝室二哥的媳妇儿。”“就是二中那个老师啊,白老师跟他可亏死了。”小晶撇着嘴说:“我们学校都传白老师跟我们校长,说她一整天就跟我们校长在学校办公室里就干,传的有鼻子有眼儿的。”老七一听这个非常兴奋:“真的假的?你跟我说说。”“我是听说的,我们学校有个姓李的老师,贼他妈骚,没事总找我唠嗑,听他说的。不过白老师长那么好看,身材还那么好,谁看不想泡啊。”“他怎么说的,说说看?”“他跟我说,他看见白老师和我们高校长在外地学习的时候在宾馆里干,他说的可详细了,说什么他站窗户外边,白老师当时趴着,高义在后边干。回学校还在门口听到白老师在屋里叫床,说连鸡巴插屄里的声都听到了,说白老师出来的时候走路腿都合不上。”“我操,他就跟你这么说的啊。”“这李老师对我不错,要不是学校早把我开除了,我咋也得弄个毕业证回去啊。”小晶往上躺了躺:“不过那屌人也没安啥好心,就想跟我那个,其实我倒想玩儿一回就玩儿呗,也不是没跟人玩过,可他纯他妈色大胆小,好几回抠得我下边跟尿了似的,就不敢真插进来干,估计是怕贪事儿。”“操,你说他干啥,说白洁的事儿。”“啊,对,他跟我说有一回白洁上他办公室勾引他,说胸罩都脱了,两奶子都露出来了,他愣是没答应,那屌纯属吹牛屄。”“不过他说的我以前真不信,因为白老师长得好看,老多人忌妒、眼馋了,二中就是白老师老公那个学校还传白老师在家里让二中校长给干了呢,说她老公就在旁边睡觉,这边她就让人上了,说两人玩的太猛,白洁一兴奋一脚把老公踹地下去了,这你信吗?”“那王申没听说过啊?”“他上哪儿能听说啊,谁能跟他说啊,不过我刚才听我们鸡头说的,可是头一次听说。”“谁?”“就在电梯里碰到那个东哥,他是我们这片的鸡头,我们小姐都归他管。”“他怎么说的?”“刚才我们出了电梯,我就问他,你认识我们老师啊?他说我哪知道他是你们老师啊,不过我可干过她。我说真的假的,净吹牛屄。他说,操,有啥吹牛屄的,搂了一宿,操两回,晚上一回早上一回。”“我说你做梦吧。他就跟我学是怎么回事儿,说是二中有个音乐老师叫孙倩的,贼骚,总上迪吧,离婚自己过,总领男的回家,说我们这帮人都跟她干过,玩过的都说她贼猛。说有一回刚子跟她回去,孙倩吃药吃多了,干完一回就用嘴整硬了,干了三次,刚子咋的也不行了,跟我们说头一次觉得让人口交这么难受啊。”“给我们老四整去了,老四兴高采烈干两下整不动了,说孙倩还两腿劈着,我还要……还要……老四当时就急了,再要,再要就是尿。”小晶学完自己捂嘴笑了。

“哈哈,你看,又说上别人了。”“啊啊,我知道了,东子说那回孙倩就领白洁去了,那时候万重天迪吧还没封呢,那里贼火,在厕所里脱裤子就干。”“你是不是也在厕所里干过啊?”老七玩弄着小晶的乳头。

“操他妈的,那时候小,不懂事儿啊,给酒就喝,有药就吃,跳来电了,认识就往厕所领,有回让人领男厕所里干完了,还没起身呢,有个刚上完厕所的,按住就给我上了,射完精都没看着脸,那阵,少挣老钱了。”“后来给封了。”“那还能不封吗?都啥样了?哪还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啊?舞池里跳跳舞就有脱光的,脱的身材还都贼好呢。女厕所里男的比女的还多,打扫卫生的第二天总弄出一堆内裤、胸罩,有的还带血呢,也不知是处女还是来事儿。”“一整就有傻屄领女朋友去的,给几片药就傻屄呵呵的吃,玩玩就找不着女朋友了,等找着有的是在女厕所让人干虚脱了,有的自己回来就哭。有的干一半光屁股从厕所里跑出来,男朋友啥也不是的过去就挨揍,眼看着女朋友让人又给拽回去。东子这帮玩意儿,那阵可祸害老多小姑娘了。有几天狂的,号称一天不干一个处女不睡觉。”“那地方,还有女的敢去?”“呵,有啥不敢的,那玩意有瘾啊!再说,小姑娘一旦干过那事儿了,头一回哭,过两天就想啊!女的做爱本来快感就比男人强,再吃上药,让人上完就是飘啊。我认识老多姐妹儿了,头一天让人弄完哭着走的,没几天又回来了。都完了!”“那你不后悔啊。”“咋不后悔?哪有后悔药卖啊?有时候半夜醒来,真恨不得一声炸雷把这些肮脏的东西都劈了,让我好好上学。嗨,没有炸雷,还不得就这么生活,等有一天赚够了钱,找个谁也不认识我的地方重新上学。操,说到哪儿了,咋整到这了呢?”“哈哈,说到万重天封了。”“哦,对,操他妈的,其实万重天真正为啥封啊,跟那再乱没关系,是他妈的我们公安局长的女儿有一回领几个姐妹儿去那儿玩,她想我爸是公安局长我怕谁啊,那天我都知道,几个小姑娘喝酒喝的不少,几个卖药的就寻摸过去了,几个小姑娘贼有钱,买了十片,1000块钱啊,看那样挺熟练,好像老手似的,吃完跳跳舞就飘了,东子和老四一人整一个就往厕所去了。”“正好我也来电了,也不记得跟谁了,就进厕所了,有个小姑娘在洗手池上躺着呢,东子在那站着干,那小姑娘一边叫一边还说我不想,我不要,我有男朋友的什么的,门里边那个小姑娘一直喊疼疼的,但说都不是处女。后来知道那个洗手池上的就是公安局长的女儿,这一回就怀孕了,问她不知道谁干的,就把怎么回事儿都说了,完,当天晚上一车武警就把万重天给封了。”“白洁那是怎么回事儿啊?”“呵呵,整远了,说孙倩领白洁去了,正好刚子认识孙倩吗,就介绍东子给白老师认识,完了就喝酒,又出去喝酒,东子说他就偷偷在酒里下上药了。”“操。”老七骂道。

“孙倩那是老条子,就领他们都去了她家。进屋没一会儿,她和刚子就干上了,这边两人干柴烈火加上药劲,东子就在沙发上把白老师给上了。这事儿为啥说是真的呢,因为这事儿我早就知道了,东子总说他上了个极品,乳房啊,大腿啊,脸蛋啊,屁股啊,说连脚丫长得都贼美,说是刚结婚的小媳妇儿,我就是不知道原来是白老师,那就对了,白老师确实是极品。”“这样就给上了,白洁没骂他吗?”“都是你情我愿,白洁有什么急眼的。东子说他只干了白老师一次就四点多了,两人就在沙发上睡了,早晨起来在沙发上又干了一次,说干的时候白洁他老公还来了电话,东子说白洁一边接电话,他这边都还操着呢。”“这么骚,白洁?”老七有点不信。

“这事儿他妈的东子说了快八百遍了,我他妈的都记住他用过几个姿势了,肯定是真的。”“那东子这帮人玩过了怎么就拉倒了呢?没再纠缠白洁?”老七想着白洁风骚的样子,听着小晶娇声娇气但绘声绘色的讲述,阴茎又一次坚硬起来,他把小晶的丝袜内裤往下拽了拽,让小晶躺着腿朝上举着,湿漉漉粘糊糊的阴部朝上挺着,把阴茎又插了进去,一边抚摸着裹着丝袜的小腿,一边继续问。

“嗯……”小晶呻吟了一声,下身胀乎乎的,还有点麻。

“大哥,你要还听我唠嗑,就轻点干,还那么干,我喘气都不够用,还能说啥啊?”“怎么好像比刚才紧了呢?”“肿了当然紧了,东子说白老师的下边贼紧,还软,说进去了就不想出来。

啊……你轻点。“小晶的腿抖了一下:”东子还能不想,不过孙倩说过,白洁愿意的话,她不管,白洁不愿意他们不能乱来。再说孙倩也没说过白洁是谁啊?“”那帮玩意儿还能怕孙倩,一个老师。“”呵呵,还真怕。嗯……“小晶呻吟了两声,用手把住自己的两腿方便老七抽送。

“我只是听说孙倩家挺苦的,父母死的早,只有她和弟弟两个人,她一直把她弟弟带大。后来她结婚了,弟弟就出门打工去了,再后她出了什么事儿,挺惨的,离婚了,到这边来当老师,她弟弟才又找到她。”“这有什么是让人怕的呢?”老七解开了小晶的胸罩,玩着小晶的乳房,一边用力的顶送着。

“啊……你要是总在外边走的,肯定听过孙小妖的名字,啊……”“我在外地打工来的。”“那可不是一般的大哥,听说最开始贼惨,没钱,因为长得好看就装成女的去坐台,后来让人抓了,蹲大牢的时候没少让人干。出来销声匿迹一段,再后来就领老多兄弟成了大哥了,贼狠,听说得罪他那你就赶紧自杀,要不你肯定后悔生出来。啊……大哥,我来感觉了,咱先玩儿啊。”“说完,咱再好好玩儿。”“我见过孙小妖一次,不男不女的,长得还确实好看,装女人应该比孙倩好看,但看着眼睛就有一种阴气,肯定杀人不眨眼。他就孙倩这么个姐姐,真惹了孙倩,孙小妖还不得给谁变成叉烧包啊?”老七没有说话,而是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小晶很快就变成淫声荡语一片了。

老七想着小晶刚才说的话,仿佛能看见白洁风骚放荡地在和别人做爱,心里火气越来越大,也越干越快,屋里很快就充满了小晶上气不接下气的呻吟和阴茎在阴道里出入的水渍声。

“大哥……不行了……啊……我不是你嫂子啊……唉呀……你操死我了……啊啊啊啊啊……”老七一边干着一边把小晶一只鞋子脱了下来,把一条腿上的丝袜拽了下去。

小晶马上熟练的把腿向两边劈开,两手抱着老七的腰,两腿在两侧翘起着,一边是光光的脚丫,一边穿着黑色的丝袜和凉鞋,两腿之间被一根坚硬的东西快速的抽送着。

老七还是不歇气的狂插,小晶只感觉浑身跟过电一样快感越来越强烈,脑子一阵一阵的眩晕。

“啊……大哥……你这样肯定……啊……能干死人……啊……啥屄能……啊扛住你这么干啊……我来了……啊……完了……啊……”老七射了精拔出阴茎,小晶两腿往两边一分,一看屁股底下又湿了一片,在那浑身不停的颤。

“大哥,你这是操屄还是打桩啊?”“操,你还不是舒服的都尿床了。”“大哥,你这鸡巴是厉害,可你这么整不舒服啊,就好像挠痒痒似的,我是笑,可它难受啊。”“呵呵,还他妈真会比喻。给你钱,记着我喜欢白洁这事儿别和别人说。”“知道了,大哥,谢谢了哦。”小晶简单的洗了洗就回到东子那儿去了,一进屋,“我操,你干啥去了,这么长时间,干几炮啊?”“两炮。”“从哪儿整的这身衣服,怎么穿的跟极品似的,还真挺有味儿。”“换的,好看吧。”“另一股骚劲儿,看你那样怎么跟让人轮了似的?腿合不上还站不住了。”“去他妈的吧,这屄太能干了,家伙还大,一口气不歇狂干半小时,歇一会儿这第二炮能有四十多分钟,两回都给我干失禁了,床都尿湿了,再干一会儿,我估计大便都得失禁。”“哈哈,碰这样的你就得让他干屁眼儿,咋干感觉都不强。”“真的咋的,那我还真得跟你练练后庭了呢?我晚上可不接了,这是两炮六百,还有一百小费,再干我就得让人破我后庭的处女了。”小晶把准备好的七百给了东子,东子大方的把一百块还给了小晶。

“老规矩,五五分成,你三百。”太阳在慢慢的升起,但幽暗的角落里还是总有阴暗和污秽,不知哪一天,能让阳光洒满万水千山,忘记曾有的一切阴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