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淫荡少妇白洁
第十章 一路风流荡少妇(一)

和张敏吃过晚饭从那富丽堂皇的大酒店回到家中,白洁心里有些不舒服,却不知道自己哪里不快乐,只是不想说话,路上夫妻两人都没有说话,白洁自顾扭着微微翘起的小屁股,走在王申的前边,两人回到家里,王申自顾看书,白洁一个人洗了洗躺在床上有点发呆,不由得想起了上次看见冷小玉那天。

那天就是白洁犹豫着是不是听高义的话去陪王局长那天,忽然接到冷小玉的电话,连白洁都没有想到。冷小玉直接开车来到了白洁的学校,看见穿着一身淡黄色芭布瑞贴身长裙的冷小玉高挑的身材从车里优雅的出来,白洁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淡淡的酸味儿。

冷小玉精心修饰和保养着的脸庞雪白细嫩的仿佛是凝结着的牛奶,1米68的身材,穿着细高跟的白色凉鞋,更显得亭亭玉立,服帖的衣料衬托着丰满的前胸,柔顺的长发染着淡淡的粉红,冷淡淡的杏眼,微微翘起的嘴角彰显着一份高傲和富贵,站在红色的本田雅阁旁边让人有一种可远观而不敢亵渎的高贵。

上了车,冷小玉一贯的不看着人说话:“白洁,还在这当这个破老师,你可真能受得了,别告诉我你喜欢这份神圣的职业。”“不干这个还能干什么?”白洁若有所思的看着车窗外不断闪动的房屋和行人。

“还和那个王申过呢,他是不是也是老师啊。”“是啊,他对我挺好的,正要读研究生呢。”白洁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不喜欢别人说王申的不好。

“我就不明白你,我老公给你介绍的那个开酒店的多好,现在身家都有千万了。”冷小玉粉红的嘴唇微微的撇了撇。

白洁记得那个姓张的老板,五短身材,黑黑胖胖的,看见白洁第一眼之后,就再也没离开过白洁的脸蛋和胸部,就差没流下口水了。看着这种暴发户一样的人,白洁那时从心里面感觉恶心,可现在却真的有点感觉那人不是那么接受不了了,也许现实社会金钱就等于人的价值吧,特别是衡量一个成功的男人,事业是第一位的。如果让白洁现在选择,白洁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怎么选了。

两人在一家台湾咖啡语茶门口停下了,门口的迎宾赶紧过来打开车门,两人下车并肩走进幽静的咖啡屋,门口的迎宾和正要出门的两个男客人的眼睛都不由自主的停留在两个美女的身上。

白洁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小衬衫,上面点缀着几个大大的红花,薄薄的衬衫下隐现蓝色的胸罩,丰挺的一对乳房在胸前呼之欲出;水蓝色的紧身一步裙紧紧的裹着丰润的屁股,布料应该是那种含有丝质的精纺面料,淡淡的散发着丝光;裙下一截裹着肉色丝袜的浑圆的小腿,小巧的蓝色高跟水晶凉鞋承托着妩媚性感的身材。一个高贵、一个妩媚,两个风情万种的美女一下勾引了无数男人垂涎的目光。

屋内几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虽然也很漂亮,可和这两个美少妇比起来,就仿佛没有熟透的桃子,吃起来甜脆,可就是没有熟透的桃子味美水多,更加的引人入胜。

听着冷小玉侃侃而谈纵横商海的老公,身上名牌的服装,手上大粒的钻戒,再看自己修长的手指上是那种镂空的白金戒指,虽然也漂亮可却便宜多了,再想着刚才从本田车上下来的时候路人艳羡的目光,白洁心里一种酸溜溜的感觉油然而生。虽然冷小玉也是很漂亮的,但是以前在学校里,只要她白洁点头,哪个男生不得扔下冷小玉奔她来啊,可是现在却……当两个人结账走了的时候,白洁心里就已经下了决心,想靠王申赚到大钱不大可能了,只好利用男人,自己也不是干净身子,小心点不要让老公知道,等有了钱以后真的送王申去读研究生,不见得不比别人强。

想着想着,白洁迷迷糊糊的睡了,而此时的王申看白洁睡了,偷偷的从兜子里拿出一张影碟,放进了影碟机里,把音量调到了最小。

屏幕一闪,是日本的三级片,叫《偷食淫妇》说的是一个少妇背着老公偷人的故事,情节很简单,但是日本三级片拍摄的那种意淫的感觉正合王申的口味,看得他血脉贲张,手不由自主地伸到了下身……几日以来,人们都在议论着这次出门旅行的事情,中午的时候,王申来了个电话,原来他们学校把他定上了,而且可以带家属,聪慧的白洁马上反应过来是那个“大象”赵振的主意,可王申还在为她想着,而她当然一定会选上,那些色鬼忘了所有的人也不会忘了她的。白洁这次和老公一起出去,真不想和他们有什么纠葛。

白洁定上了,虽然没有在学校引起轩然大波,但是窃窃私语的议论倒是连白洁自己都感觉到了。

男老师在一起议论,都是带着一脸色迷迷的坏笑。

“看见没有,又奉献了,高校长艳福不浅哪。”“真看不出来,白洁那么纯的样子,看上去多正经啊,能干这事?”有人怀疑。

“装正经,那才勾人呢。你不知道啊?都说有一回在校长室就干上了。”“白洁那身材,那脸蛋,谁能顶得住诱惑啊,要是让我睡一宿,马上就死都行。”女老师在一起议论都是一脸的不屑和掩饰不住的嫉妒。

“那小骚娘们儿,她一来我就知道不是正经货色,人都说,奶子翘翘,肯定风骚。你看她那一对奶子,走道都直哆嗦,还能是啥好东西。”“都说高校长厉害吗,说以前就因为生活作风问题下来的,都说被抓住的时候,那女的都干的迷糊了,老公进来都不知道。”她说了这话,没注意到好几个女老师的脸色都不自然了,看来都是尝过高义厉害的了。

“肯定厉害,你没看白洁以前屁股是平的,你看现在溜溜圆的翘着。都说性生活好的女人都翘屁股,所谓的屁股都那个圆了,你们听过吗?”“是不是从后边整,就能翘翘了?”“你还想试试啊,你那屁股,咋干都是耷拉的了。”一帮女的哄然而笑。

风言风语的也不时传到白洁的耳朵里,白洁也只能默然承受着了。

转眼间,出发的日期到了,由于是各学校统一走,白洁一早晨就和王申拿着各自的东西到各自的学校去了,到时候一起在火车站集合。

快到出发的时间了,忽然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开了进来,王局长从车里下来,和高义打个招呼,就钻到白洁的办公室,叫白洁和他一起走。

“白老师,你那个身份证有点问题,你和我先去车站和旅行社说一下吧。”白洁真的以为身份证有什么问题,赶紧拎着东西上了王局长的车,王局长和她都坐在了后面,车一开白洁就明白了,肯定不是身份证的事情。

王局长一上车手就搂住了白洁的细腰,白洁今天上身穿的白色的苹果T恤,两个耸起的乳峰中间是那个大大的红苹果图案,下身因为坐火车没有穿裙子,穿了一条低腰的白色紧身牛仔裤,布料有弹性的那种。脚上是一双高跟的白色布料的袢带凉鞋。王局长一摸就摸到了白洁腰间细嫩敏感的皮肤,白洁浑身一哆嗦,拿开了他的手,看了司机一眼,司机知趣的把倒视镜掰了过去。

王局长已经迫不及待的用手要去摸白洁的乳房,白洁抓住了他的手不放,王局长左手环搂着白洁的腰,凑上嘴去在白洁耳边说:“没事的,小张是自己人,我都想死你了。”白洁脸都发热了:“王局长,你别这样。”王局长把手伸进自己包里,从里面掏出一捆崭新的百元大钞,放到了白洁的腿上:“出来旅游,带点东西回去啊。”白洁的脸感觉更热了:“你拿我当什么人了。我下车。”“妹子,你瞧不起你大哥,这是大哥给你的,可没别的意思,大哥想你了,你要是喜欢就陪陪我,不喜欢我就不碰你了,钱和这个两回事儿,你要是瞧不起你大哥,你下车吧。”王局长很生气的长篇大论,仿佛他是最委屈的人。

一番话说的白洁倒不好意思了,拿起钱放到了自己的包里:“谢谢大哥。”一边把头靠在了王局长的身上,用一种近乎呓语的声音说:“大哥,你要摸,把手伸里边摸,在外面摸脏了,我可没法见人了。”王局长一听,大喜若狂,肥胖的手已经伸进了白洁的T恤松散的下摆,隔着薄薄的乳罩,握住了白洁丰满柔软的乳房。白洁浑身软软的靠在王局长的身上,王局长摸了两下,白洁就发出了微微急促的气喘声,隔着薄薄的丝织的乳罩,王局长都能感觉到小小的乳头在一点点勃起。

王局长一边把玩着白洁的乳房,一边侧过头去嗅着白洁淡淡的发香,不断亲吻着白洁光嫩的脸颊,慢慢的吻到了白洁柔软红润的嘴唇。感觉着肥胖的大脸和那厚厚的嘴唇吻在自己脸上,白洁竟然有一种刺激的感觉,可能有一段时间没有激情的做爱了,王申虽然最近有过性交,但是好像早泄的时间更短了,当然白洁不知道这是因为王申经常晚上偷着看黄色影碟造成的。

吻了几下,白洁张开了嘴唇,伸出光滑香软的小舌头,让王局长吮吸着,两人吞吐纠缠了一会儿,白洁浑身已经软绵绵的火辣辣的了,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司机小张已经把倒视镜调了回来,正对着白洁丰满的胸部,感受着里面的风起云涌,想像着里面丰满的乳房在被人抚摸的样子。

这时白洁紧身牛仔裤的扣子已经被解开了,男人的手伸了进去,摸到了白洁白色纯丝织的内裤,手滑进去费力的摸着稀疏滑软的阴毛,王局长感觉白洁已经动情了,就伸手去向下拉白洁的裤子,白洁拉住了他的手拦阻着。

王局长明白了,叫司机:“把车在哪儿停一会儿,你下去买盒烟抽,噢。”一边扔过几百块钱。司机很快把车停下了,下车把车门锁上就走远了。

王局长就去扒白洁的裤子,白洁拦住了他的手:“大哥,外边能看见。”“咱贴了防护膜,前边都贴了,外边啥也看不见,你放心吧。”王局长一边说,一边坚决地扒着白洁的裤子。白洁也感觉外边是看不到的,况且现在也是意乱神迷,也就抬起屁股让王局长拉下了牛仔裤和内裤,光着屁股坐在了凉丝丝的皮革上。

王局长脱下白洁左脚的小鞋,把裤子从左腿上拉了下去,白洁变成光裸着一条大腿,另一条腿上乱糟糟的穿着一条裤腿。男人的手摸到了白洁滑嫩柔软的阴部,竟然已经湿乎乎的了。

王局长费力地脱下一半裤子,掏出坚硬了半天的阴茎,又让白洁半躺在后座上,把光着的一条腿抬到后坐背上,阴部完全敞开了,少少的十几根阴毛下是粉红的阴户,微微敞开的一对阴唇中间含着一滴晶莹的淫水。

王局长手扶着白洁抬起的左腿,下身插进了白洁的身体里。白洁的身材本就挺高,后座根本躺不下,这样半躺,王局长更是没了什么空间,趴在白洁身上的王局长费力的将阴茎在白洁的身体里抽动着,弄了几下,王局长没什么快感,白洁却被这没尝试过的做爱刺激的浑身颤栗。

王局长拔出了阴茎,白洁一愣:“大哥,你射了?”“哪有这么快。”王局长让白洁起来,站到前面两座的中间。白洁左脚上穿着一只白色的小袜子,右腿上还穿着白色的牛仔裤,费力的弯腰站在两座中间,刚好抬头看见车前挡风玻璃。虽然外面看不见里面,里面看外面却是很清晰。原来已经来到了火车站了,在候车站前边的广场上,车停在一个旗杆的旁边,车前边刚好有一群人在等火车。

白洁刚要看清楚一个熟悉的身影,王局长的阴茎一下插了进来,滋……一声水响,白洁身子向前一悠,下身能清晰的感觉出那粗硬的东西夹在里面的感觉。

伴随着王局长的抽送,白洁浑身很快充起了那种做爱特有的酥麻的快感,同时定了定神,一抬头,几乎呆住了,正对着她的是再熟悉不过的人,王申,她的老公,正在离她不到一米的地方和他的同事们等着火车,王申的手还扶在汽车的前机器盖上,而她自己却光着屁股在这里被一个肥胖的男人奸淫着,一种火热的羞臊感、刺激感让白洁浑身发烫起来,更清晰的感觉到那种强烈的刺激。

而车外的几个人正在闲聊着,有个四十多岁的男老师调侃着王申:“王申,你挺有道啊,你媳妇长得真好看啊。咋追到手的。”王申得意的笑了笑:“那叫缘分,情有独钟。”这时他一下感觉到手碰到的车在有节奏的晃动。

“哎,这车咋晃动了?”桑塔纳车的隔音并不好,所以白洁一直不敢大声的呻吟,可王申他们说话的声音却有的传进了车里。听着他们说到自己更是臊得要命,可还要承受着后边的刺激。

“是不是做爱呢?看这晃动的挺有节奏啊。”王申听说了,就隔着玻璃往里面望,隐约看见里面有白色的影子在晃动,好像真的是在做爱,他做梦也不会想到,里面是自己可爱的妻子,光着白嫩嫩的屁股在被人奸淫着。

王申这一望,白洁感觉好像老公和自己在面对面一样,她看他是那么清晰,但看来他没看出什么,但下身随着紧张一下变得紧紧的裹着王局长的阴茎,没两下王局长就喘起了粗气。

而屋外,司机小张走了过来:“看什么看。”几个人赶紧闪到了一边,刚好这时高义走了过来,小张先和高义打了一下招呼,王申看到高义领的队伍里没有白洁,就问:“高校长,白洁呢?”小张一愣,高义暧昧的看了一眼明显晃动着的桑塔纳轿车,和王申说:“她先来了,你看候车室里有没有。”想着白洁正在里面不知道什么姿势被王局长干着,而她的老公竟然就在眼前,高义也一下硬了起来,真想上车里看看。

白洁紧紧的阴道让王局长不断的喘着粗气,白洁也已经晕晕乎乎的了,下身一边紧紧的裹着王局长的阴茎,一边不断的分泌着高潮时的淫水。

终于在王申起身到候车室去找白洁的时候,王局长在白洁的身体里喷射出了期待已久的精液,白洁赶紧翻出了一些纸巾垫在了自己阴部,防备着精液外流,转身坐在了旁边的后坐上,虽然浑身发软,还是忙着穿上裤子,穿好了鞋子。虽然下身还热乎乎的流淌着男人的精液,但是毕竟衣服整齐了些。

王局长当然明白白洁的意思,给小张打了个电话,小张上车来,把车开到远一点的地方,浑身酥软的白洁才下了车,拎着东西向候车室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