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淫荡少妇白洁
第九章 欲海娇妻(上)

白洁回到家里,王申今天也没有出去,在家里洗衣服,看着白洁飘飘洒洒的回来,怎么也没有想到美丽的娇妻刚才是去一个男人家里送上门给人玩的,招呼着白洁:“老婆,外边热不热,刚才孙倩来电话找你了。”“老公,你真能干啊。”白洁在王申的身后抱住王申,丰满的前胸在王申的背后紧紧的压着,软乎乎肉乎乎的感觉,让王申不由得心里一颤。

白洁以前很少和他这么发娇的,这种香艳的感觉让他眼前竟然出现了早晨白洁性感撩人的样子,真的是自己干的,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白洁走了之后,王申仔细的检查了自己的下边,一点干过的痕迹都没有,内裤都是干干净净的。再说要是自己和白洁做的爱,看早晨白洁的样子,弄得肯定很激烈,怎么能一点都不记得了呢?

看着白洁和他亲热了几下就进屋去了,那扭动中晃动的小屁股,柔软的腰肢仿佛有一种神秘的韵味,自己的爱妻肯定哪里有点不对了……“妹子,咋没找姐姐出去玩呢?”孙倩在电话里问。

“不行,我受不了那地方,太闹了。”白洁一边打电话,一边脱下了裤子,露出黑色的内裤和到膝盖的黑色薄花丝袜,中间一大段粉白细嫩的大腿,修长浑圆,散发着健康的光泽。

“东子都想你了,晚上去啊,要不就到我家来玩,昨晚玩得过不过瘾啊?”孙倩在电话里轻笑着。

“别乱说,他想他的呗,跟我有啥关系。”白洁把两条丝袜都脱了下去,提上了一条花的宽松的裙子。

“行了,妹子,你不也玩的挺高兴的吗?”孙倩还在说着。

“再说吧,去我再给你打电话。”白洁看王申进来就挂了电话。

这一会儿,白洁就有点坐立不安。虽然她不想出去,可心里确实有点想去逛逛,可还不好和王申说。王申忙活完了,一看没有做饭呢,就又忙活着要做饭,白洁心里觉得挺对不住王申的,抱住王申的一只胳膊撒娇:“老公啊,你这么累了,晚上咱俩出去吃吧。”王申巴不得的同意了,两人穿了衣服就出去了。鬼使神差的白洁就和王申来到了和孙倩去的迪吧旁边的饭店,两人找了一个角落里的屏风围着的一个隔断里面,两人要了菜,等着上菜,一边闲聊着。

旁边的另一个隔断里显然是一群社会混混,大呼小叫的喝着,白洁皱了皱眉头,王申要了瓶啤酒,慢慢的喝着。

隔壁的几个人毫无顾忌的大声吹嘘着搞女人的经验,说什么在迪厅的卫生间干了多少个了,有的还是处女呢。白洁听着他们说的话,心里直发慌,王申却是从来没有去过那种地方,根本不相信,一边还用很不服气的口气和白洁说:“吹牛,现在的年轻人太能吹牛了,哪有那么不要脸的女人,哼。”白洁用筷子挑着一条菜,迎合着老公:“那是啊,吹牛呗。”这时那边一个挺粗的声音说:“这些事,你们谁也不如东子厉害,东子号称不隔夜情郎,从来都是当天拿下。”白洁一愣,果然听到东子那熟悉的声音:“三哥,少扯了,谁能比过你,少女杀手啊。”“呵呵,东子,给兄弟们讲讲经验,咋能当天晚上就放倒。别象虎子似的,整个坐台小姐,搭了好几千才摸着屄,一摸还弄一手,哈哈,是让人刚干完。”那个叫三哥的粗声粗气的说着。

“对付女人啊,你得知道她喜欢啥,讨厌啥,你首先得能接近她,让她没有戒心,像上次我和老四在酒吧碰到那两个小妞,一看就是刚出来的,还纯呢。你就得装作有钱,有那种豪气,还得显得有风度,社会上有地位,这样你就能吸引她们。到了该上的时候,不能像虎子似的不下手,你得心狠,半软半硬,说点什么爱情什么的,她就迷糊了,趁热打铁,灌醉了就上。现在这社会,你犹豫一个小时她就可能不是处女了。”东子在那里侃侃而谈,那些人都没了声音,很显然真的在听。

王申夫妻二人也没有说话,王申也在听着,白洁心里却有点忐忑,和东子的事情她很后悔,可是毕竟有过那一夜的激情。

“上次那小姑娘,我就借了九哥的车用了一圈,在那小姑娘家的楼下就给开了,纯处女啊。在后座上,也使不开劲,回来老四都看到我鸡巴上的血了吧。”“那是,真的,上面全是血丝。”有个声音说着。

王申听着也已经明白说的看来是真的了,莫名其妙的有点兴奋的感觉,心里还很心疼那些小姑娘怎么这么不知道自重,却又很想那个男人为什么不是他。

白洁心里只盼着快点上菜,快点吃完,离开这是非之地。

“现在不流行找小姑娘了,一方面是处女少,再说小姑娘都学鬼了,玩儿可以,费钱啊,有的小姑娘你怎么都行,反正就是糊弄你的钱,特别是开过之后,有的比小姐都猛。现在是流行找少妇,特别是那种富婆,三十多岁的,人钱都得啊。”东子在那里继续讲着女人的经验。

“可不是,就说三哥你找的那个小晶吧,刚开始的时候多纯啊,咱们说句脏话都脸红,你看现在混的,上学也不咋去了,在迪吧好像就让人干好几次,昨天跟老四睡的吧,老四,整几下子?”好像是另一个声音。

“跟我回去的时候还飘呢,裤衩都不知道谁给扒去了,整个小屁股都湿乎乎的,早晨又干一次,两次。”老四挺不好意思的说。

小晶,是不是就是那个小姑娘啊,白洁心里一惊,最近自己心里很乱的,也没注意,开学看看小晶来不来吧。

“听说你上次弄了一个刚结婚的小媳妇儿,听小刚说长的老水灵了,身材还好,属于让人一看就想犯罪的那种。”三哥的声音继续说着。

白洁心里开始怦怦的跳,知道说的就是自己,生怕他们说出什么话来,让老公听见。

“那真是极品啊,不是那种出来瞎混的,纯粹的住家少妇,我那天要不是连喝酒带下药,根本就上不了。不过,这种女人,一旦上过之后就好办了,你功夫再好点,那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东子喝了口酒:“那小娘们,衣服没脱你的心都蹦,衣服一脱,那身材,皮肤,奶头都是通红通红的,下边你干进去就好像浪一样的一波一波的,还很快就高潮,弄一会儿就浑身发软了,不像有的老娘们,你干一宿她都没反应。”“听你说的,鸡巴都硬了,来喝酒,啥时候你整过来,下点药,咱们大家都尝尝。”一阵乱糟糟的喝酒的声音。

白洁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生怕他会说出什么孙倩或者她的名字,还好没有说,可是她也明白了那天为什么能和东子,原来是下了药了,心里不由得恨死这个东子了。

王申听得下身也都硬了起来,对这种放荡的女人,王申一直都有着色心,总想自己为啥不碰到,可就他这种色胆,碰到了也是白扯,他却总是存在着很多的幻想,想着自己能有好多的艳遇。

两人没说什么话,吃过了饭,白洁就急急的和王申回去了,走的时候白洁就生怕被东子这伙儿人看见。

到了家,王申就急不可待的搂抱白洁,白洁心里想着这些事情,没什么情绪亲热,可又不好拒绝老公,就顺着他让他脱了她的衣服。王申很想和白洁在沙发上做爱,可白洁已经躺到了床上,他也不大敢开口,怕自己的娇妻害羞,如果他知道白洁在家里的床上、餐桌上都和男人做过,估计都得吐血。

上得快,下去的也快,王申只在白洁身上动作了几十下,就满脸通红的趴下了,软软的阴茎很快就从白洁身体里滑了出来。白洁一边是很不满足,一边却奇怪的想起了赵振那射了之后还很硬的阴茎。

星期一就已经开学了,白洁早晨换了一套灰色的套裙,里面是白色的衬衫,下身肉色的丝袜和一双灰白色的高跟瓢鞋,披散开了长发,在头顶夹了一个红色的发卡。

学校里的教学楼和家属楼都已经开始施工,高义忙得焦头烂额,还好有市里的王局长照顾着,钱都已经很快到位了,刚刚忙出了点头绪。今天开学了,他从施工现场走回办公室的时候碰到了白洁。

从上次白洁和王局长在酒店包房里也是在他面前做过之后,他一直没有看见白洁,心里也是一直酸溜溜的,而白洁这个娇媚的女人好像总能给他眼睛一亮的感觉,特别是这两天白洁一直没有间断做爱,走起路来柔软的腰肢好像都有了一种别样的风情,粉白的脸上还淡淡的画了点眼线,眉目间好像更多了一点媚气。

以前白洁走路的时候不敢太挺胸,怕别人的眼睛盯在自己的胸前看,可是现在白洁总是高高的挺着自己的乳房,薄薄的衣服下,有时候都会看到乳房颤巍巍的感觉。

高义看着这个怎么也喜欢不够的女人,这个性感在骨子里,妩媚在眉目间的美丽女人,心里竟然也有点怦怦的跳,有一种尿急的感觉想干点什么。

白洁看着高义的眼睛,那种火辣辣的欲望让她心里也慌慌的,白了他一眼,擦肩而过。

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白洁身上淡淡的体香飘入高义的鼻子里,仿佛飘到了高义的心里,看着白洁圆滚滚的小屁股,真想就地给她放倒。

白洁坐在办公室里,心里想着刚才看到的小晶,她可以肯定那些人说的就是这个小晶了。刚才在教室里,那些男生的眼睛都偷偷的瞄着小晶。

小晶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小背心,好像是带了有垫的那种乳罩,显得乳房高高的在胸前挺着,露着白嫩的肚皮;下身是一条很小的红色裙子,里面竟然穿着黑色的内裤,一动就能看见;一双白白的长腿,穿着红色的一双水晶拖鞋;描着黑黑的眼影,长长的睫毛,眼睛放荡的四处飘着。

“白洁,你过来一下。”高义过来叫她。

白洁起身跟着高义走了过去,身后的两个老师交换了一个暧昧的眼神,眼睛都盯着白洁丰满圆润的身材,微微晃了一下头。

“嗯……”关上了门之后,高义就紧紧的搂着白洁亲吻起来,吻得白洁几乎都要透不过气来,脚尖也不由得翘了起来。

高义的手很自然的从白洁套装的领口伸了进去,隔着丝质的衬衫摸着白洁丰满的乳房。白洁从来都是穿那种薄薄的乳罩,摸上去感觉不到有厚厚的垫子的感觉,直接就是那种软软的、丰满的肉感。

白洁软软的靠在高义的身上,不知道该拒绝还是心里很喜欢的感觉。当男人的手从白洁的裙下探了进去,沿着滑滑的丝袜摸到了最柔软的阴部,白洁抓住了高义不断摸索的手:“不要,别摸了……”高义的手又滑到了白洁圆圆的屁股上,裤袜紧紧的裹着的屁股俏皮的在白洁的裙子下翘着。两个人摸索着,高义就把白洁弄到了办公桌的前边,白洁一边说着不要,一边被高义摸得气喘吁吁的。

高义一边推开白洁不断地拉扯着的小手,一边把白洁转成背对着他,他一双手从白洁背后伸过去,握住了白洁的一对乳房,一压就把白洁压的趴在了办公桌上。

“不要啊,快放开我,不行啊。”白洁翻身想起来,高义一边压着她,手不断的揉搓着白洁的乳房,一边嘴唇在白洁的耳垂上亲吻着,弄得白洁浑身不断的酥软。

“宝贝儿,这个电话送给你的,你喜欢吗?”白洁的头旁边放着一部包装着的新手机,是一部诺基亚的8850,很贵的电话。

“我不要,你别来了,我不想在这里啊。”白洁还在做着挣扎。

高义的手伸下去,撩起白洁的裙子,白洁肉色的丝袜下是一条紫色的内裤,高义手在白洁的屁股上抚摸了两圈,手就从丝袜和内裤的边缘伸了进去,一边抚摸着白洁光溜溜的屁股,一边就把丝袜和内裤都拉到了白洁的屁股下边。

白洁感觉到下身凉凉的,和丝袜紧裹在腿上的感觉,知道屁股已经光了,也就不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再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在挣扎高义,还是在和自己挣扎。

高义手摸到了白洁的阴唇,白洁浑身一抖,屁股的肉一紧,高义感觉到那里湿乎乎的,赶紧拉下了自己的裤子,把自己坚硬了很久的东西掏了出来,并没有直接插进去,而是插在了白洁的两腿之间。手从白洁衣服的下襟伸进去,撩开乳罩,抓住了白洁一对浑圆丰满的乳房,一边揉搓着,一边把肉棒在白洁两腿间抽动,碰撞着白洁娇嫩的阴部,弄得白洁娇喘吁吁,光溜溜的白屁股不断的向上翘起。

高义也不再耍闹,手扶了扶,慢慢的插了进去,一直慢慢的插到了底。

“啊……”白洁全身几乎都趴到了桌子上,屁股高高的挺起,脚尖用力的翘了起来,脚跟都离开了鞋子,小小的脚丫只有脚尖还踩在鞋里,灰白色的高跟鞋不断的在地上乱晃着。

“宝贝,你想死我了。”高义开始抽插着,身子压在白洁身子上,手伸在白洁的衣服里,抚摸着白洁的一对乳房,屁股大力的来回运动着。

大大的班台上,美丽的白洁头贴在凉丝丝的桌面上,上身的衣服松垮垮的,一双大手在衣服里乱动着,灰色的套裙卷起在屁股上,露出一段白光光的屁股,肉色的丝袜和一条紫色的内裤卷成一团缠在大腿上,屁股用一种让人看了血脉贲张的姿势用力的翘着。

“啊……啊……哦……我不行了,你……啊……”白洁一边轻声的叫着,一边嘴里哀求着,男人的阴茎每一次插入,白洁浑身都会全部颤抖一下,这样的感觉爽得高义阴茎硬得好像更粗了。

“宝贝儿,你真让人疯狂,每次都有不一样的感觉,舒服死了。”“啊……哼……轻点顶。”白洁嘴角流出的唾沫在桌上已经流成了一小滩。

“啊啊啊啊……”高义正干得爽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一边慢慢的抽动着,一边接起了电话,白洁趴在那里不断的喘着粗气。

“王局长啊,我在学校呢,”“什么,你马上就到?”“好好,我等着您。”放下了电话,高义嘟囔着:“操,来得真是时候。”下身却没有停,这时加快了速度,手也不再揉搓白洁的乳房,抓住了白洁的屁股,下身快速的抽插着白洁娇嫩的阴道。

“啊啊啊啊,不要啊……哎呀……不行了……啊……啊……”高义射出精液的时候,白洁趴在桌子上都快昏过去了,屁股翘着,阴部被高义干得红嫩嫩的,湿乎乎的一片水渍。

“快起来,宝贝儿。”高义拍了拍白洁的屁股,白洁娇喘着站起身子,找纸想擦擦下身。

“死人,不让你来,非得来。”敲门声已经响了起来,两人一愣,白洁赶紧提上了丝袜和内裤,整理了一下衣服和裙子,收起了桌上的电话,坐在了沙发上。高义过去开门,王局长夹着个黑色的皮包走了进来。

“怎么才开门呢,在屋里干啥呢?”一抬头看见了沙发上的白洁,眼睛一下亮了。

“白洁在这呢。”白洁脸上此时红扑扑的,头发也有点乱,出气还有点不匀,站起来:“王局长来了,那你们聊吧。”起来就要出去。

王局长却给高义使了个眼色:“白洁,我正要找你有事情呢,先别走啊。”“对啊对啊,白洁,先别走了,陪王局长说会儿话,我去给王局长准备点茶水。”一边竟然开门出去了,顺手竟然反锁上了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