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淫荡少妇白洁
第八章 风情万种

睡梦中白洁感觉自己好像穿着一身蓝色的套裙,正在课堂上讲课,忽然一个蒙面人冲进来,一把抓住了她。

“不要啊……”白洁拚命的挣扎着,可是那个蒙面人还是把白洁按倒在了教室的讲台上,在几十个学生的面前,把手伸到了白洁的裙子下面,撕下了白洁的丝袜和内裤。白洁的眼睛看着下边的几十个学生,一个个狂热的眼睛,几乎要崩溃了。

忽然就感觉那粗大的东西已经插了进来,一种几乎难以抑制的快感让白洁不由得叫出了声,猛地一下睁开眼睛,看见了自己身边的丈夫,正在熟睡中,摸了摸自己的下身已经湿漉漉的了,呆呆的躺了半天,才又睡去了……周四早晨起来,王申叫白洁和他一起去参加他们学校一个老师的婚礼,白洁想了想也没什么事情,就和他去了。

婚礼在一个还不错的酒店里举行,白洁穿了一条黄色的碎花长裙,柔纱的面料,贴在白洁丰满的身上,更显得白洁的身体凹凸有致、曲线玲珑,白色的高跟水晶凉鞋,没有穿丝袜的小脚,白白嫩嫩的,脚趾都俏皮的向上翘着。

到了酒店一下就看见了孙倩和那个叫做大象的男人,原来那个男人是他老公王申学校的校长,而孙倩也和他老公是一个学校的音乐教师。想起那天晚上三个人的荒唐事情,白洁脸上像火烧一样。而孙倩和那个男人一看白洁和王申一起来的,都眼睛一亮,过来打招呼。

“你们认识啊。”王申一看孙倩和白洁热乎乎的唠嗑,心里挺高兴的,因为他老想和孙倩套近乎,从来没有机会,今天赶紧打招呼。

“是啊,你挺有艳福啊,原来我们妹子是和你一家的,咋不早介绍呢?”孙倩穿了一条白色的裤子,很薄的,屁股裹得紧紧的,连里面内裤的花纹几乎都能看出来,上身是一件很小的白色T恤,露出了白嫩的肚脐,低腰的裤子引诱着人的眼光向小腹下面遐想着,长长的头发染成玫瑰红色压着大大的弯卷,一种成熟性感的气息扑面而来。

“啥时候成你妹妹了呢,那我不成了你妹夫了吗?”王申自以为搞笑的说。

“想得美。”孙倩一笑和白洁转身走了,看着两个艳光四射的美女,宴会上的男人都浮想联翩了。

王申回味着孙倩刚才的一笑,这美女从来都没理过他,今天对他这么青睐有加,是不是有意思啊,王申胡思乱想着。

“王申,来过来喝酒。”校长在叫着王申,王申一愣,校长从来没找他喝酒什么的,今天主动招呼他,真是让他受宠若惊,慌忙的过去了。

“赵校长,我不会喝啊。”校长原来姓赵,叫赵振。

“男子汉大丈夫,不会的学啊,来。”赵校长拉着迷迷糊糊的王申坐到了主席上,王申一付惶然的样子。

白洁和孙倩正在一边唠着,说真的,白洁对孙倩竟然有一种很亲热的感觉,也许是孙倩知道自己最隐秘的事情,在她面前不用隐藏和伪装,而且她也不会笑话自己,真想和她好好说说话,把憋在心里的话都说了。

“妹子,天天都在家干什么呢?”“没什么事情啊,就是看看电视什么的。”“没找男人玩玩啊。”孙倩坏笑着。

“去你的,你才找男人玩呢。”白洁虽然脸红了,可却没怎么觉得讨厌。

“我当然找了,要不我给你找一个?”白洁想到赵校长那特别长的阴茎的那种特别的感觉,心里真的有点想了,嘴里却说道:“你自己找去吧。”两人闲扯了几句。孙倩要白洁晚上和她一起出去玩去,白洁也想出去转转,就答应了。

晚上王申和赵校长去打麻将了,从白洁这里拿了几百块钱,很显然喝多了,而且非常兴奋,好像从此就飞黄腾达了的感觉。

白洁和孙倩两个人打了个车就走了,到了万重天娱乐广场,孙倩轻车熟路的领着白洁进了喧闹的迪吧。

听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和强烈的舞拍,白洁的心一直在狂跳,虽然不会跳,但是白洁还是和孙倩在舞池里乱跳了一会儿……“摸摸你的腰啊,好风骚啊,摸摸你的腿呀,好大的水啊。”“处女啥最好啊?处女膜最好啊。”“老公老公我还要,再要就是尿。”舞台DJ肆无忌弹的喊着下流的乐拍,舞池里很多男男女女狂热的扭动着,叫喊着……这时前面一阵骚动,原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脱下了自己的衬衫,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胸罩,一对按她年龄不应该有的丰满的乳房在胸罩中激烈的晃动着,几乎能看到粉红色的两个小乳头在不停的跳跃。人群中不停的还有人喊着“脱、脱!”纷乱中,两个人找了个座位,要了两杯啤酒慢慢的喝着,这时舞曲已经换成了慢一点的,舞池中已经有一些男男女女搂抱在一起扭动着,刚才脱掉衣服的女孩也和一个挺帅的男孩搂在一起……“怎么样,过瘾了吧。”孙倩脸跳得红红的。

白洁没有说话,虽然很不习惯,但是她确实感觉到了一种从没有过的放松和放纵的感觉,在释放着自己所有的情感而且毫无顾忌。

这是有个男的过来,对孙倩说:“倩姐,过来了,跳一会儿去啊。”孙倩妩媚的抛了个飞眼儿,起身和他去了。

白洁坐了一会儿,想去厕所,就自己起身走过去了。

进了厕所,拉了两个门,都有人,就在洗手池那里等,在喧闹的噪音里,白洁忽然听见了一种声音,女人呻吟的声音,她按捺着自己跳动的心,走到了一个门边上……“啊……啊……”白洁清晰的听到了里面有节奏的女人呻吟,甚至可以听到阴茎在阴道里快速抽插的声音。

白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一阵狂跳。

这时从门口进来了两个人,白洁一看是那个脱掉衣服的女孩子,此时衬衫只是披在身上,胸罩歪歪扭扭的,露出了大半个乳房,被一个男人搂在怀里,眼睛迷迷蒙蒙的。大摇大摆的就进了女卫生间,都没看白洁一眼。

“操,都干上了,来,就在这吧。”男人拽了几个门后,骂骂咧咧的说。

白洁眼睛向里面一瞄,一看女孩的手扶在了窗台上,男人在后面,把女孩的短裙卷起来,把内裤一下就拉了下去,男人解开裤子,白洁虽然看不见男人的阴茎,可能看到男人来到女孩的身后,向前一顶,女孩非常熟练的翘起了屁股,轻叫了一声。

白洁不敢再看,赶紧溜了回去。刚到座位上,看到孙倩正和那个男的搂在一起激烈的接吻,男人的手还揉搓着孙倩丰满的屁股。白洁尴尬的坐了回去,两人还是旁若无人的亲吻着。

这时一个挺英俊的也就是二十三四岁的小伙子,走了过来,对白洁说:“你是和倩姐一起来的吧?”“是啊。”“我是倩姐的弟弟,我叫东子。”小伙子很得体的伸出手。

白洁和他轻握了一下,对他的印象蛮好的。

两个人随便聊了几句,白洁知道东子是在一个公司打工的,偶尔会到这里来玩。

“东子,这是你白姐,好好照顾着啊。”孙倩回过神来,和东子说。

“放心吧,倩姐。”几个人又喝了点酒,白洁和东子也跳了一圈舞,东子说这里闹,提出出去坐坐,白洁也是这么想的,几个人又去酒吧待了半天。酒精和气氛的影响下,白洁也和东子亲昵起来,搂挎着胳膊。东子的潇洒帅气,活泼开朗让白洁真的挺有感觉,不觉得已经深夜了,还一点困意没有。当孙倩提出去她家再喝点的时候,她几乎没有考虑就答应了。

四个人到了孙倩的家里,白洁有点惊讶,有点想不到孙倩一个老师怎么能有这么漂亮的大房子,而且一个人自己住。

在孙倩家不一会儿,孙倩就和叫小刚的男人搂抱着进了卧室。听着从屋里传出的孙倩肆无忌弹的叫床声,白洁在那里心里直跳,起来说要回家。东子站起来说:“我送你回去吧。”白洁很惊诧东子没有纠缠她,就那么一楞的时间,东子一下搂住了白洁丰盈的身子,火热的嘴唇就贴在了白洁的嘴上。

白洁稍微挣扎了一下,就也抱住了东子,柔软的嘴唇也回吻着东子,任由东子的手握住了她丰满的乳房。

当白洁一丝不挂的躺在宽大的沙发上的时候,在东子经验老道的抚摸和亲吻下,白洁已经是浑身火热,下身也已经是一塌糊涂。

东子的嘴唇轻轻的亲吻着白洁娇小的乳头,舌尖快速的舔动着,白洁的乳头很快就挺立起来,而且变得比平时更加艳红。东子的手指伸到白洁的阴部,温柔的搓动着白洁的阴蒂,“啊……嗯……唔……”在东子的刺激下,白洁浑身剧烈的颤抖,竟然来了一次高潮。

“来……上来”白洁放弃了自己的矜持,手主动的伸到了东子的腿间,握着那坚挺的阴茎。

“啊……”东子把白洁一条腿架到肩膀上,下身慢慢的插了进去,虽然他的阴茎不是很大很粗,可是却让白洁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整个下身都挺了起来,头也用力的向后挺着。

“啊……哦……啊啊!”东子一边抚摸着白洁柔软丰满的乳房,下身快速的抽送着,年轻的身体带来的激情,是白洁的其他男人所不能给予的,高速的抽插把白洁送上了一个又一个的高峰。

“我不行了……啊……我受不了了……啊……”白洁不停的晃动着满头的长发,下身不断的紧缩着,两条腿都紧紧的盘着东子的腰。东子也忍受不住,紧紧的顶在白洁的身体里面,射出了火热的精液。

“啊……”白洁拖着长声的一声呻吟,阴道不停地蠕动着。

“姐,你这下边真紧,跟你做爱真舒服。”东子趴在白洁的身上,抚摸着白洁的乳房说。

“你弄死我了,我真受不了了。”白洁羞红着脸说。

“要不是白姐下边这么紧,我还得半小时。”东子亲了一下白洁的乳头。

早晨醒来的白洁又和东子做了一次,又把白洁弄得死去活来的,白洁才回到了家里。

白洁到了家里,已经是上午九点了,王申正在床上睡得和死猪一样,白洁赶紧到卫生间把下身收拾了一下,换了条内裤,也到床上躺下了。

虽然晚上玩得很晚,很累,可白洁却没有一点困意。早晨一直都没有看见孙倩,要不她还真得不好意思呢,不知道为什么,和孙倩一起自己就变得这么放荡了。白洁想想昨晚的事情,脸都火热火热的发烧,暗暗告诫自己:就这一次,下次可不能这么疯了,那东子还是第一次见面呢,怎么就能做这种事情呢。

可是白洁躺在那里,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竟然都是和东子一起放纵的影子和感觉。白洁侧过头看了看熟睡的丈夫,那一看就是知识分子的脸庞和经常戴眼镜凹下去眼睛,让白洁不由得叹了口气。可想想自己这么对不起王申,白洁心里真的很矛盾,以后会怎么样?白洁真的不知道,还能像以前一样的清纯吗?白洁不知道,也有点不敢去想………白洁从迷迷糊糊的睡梦中醒来的时候,王申已经去学校了,已经是下午了,虽然是备课,可也是得去看看的。白洁看见桌子上放着一个纸条:“饭在锅里热着,菜热一热就可以吃了,别饿着。”白洁看着这张纸条,心头一热,王申对她的感情,她是非常清楚的,白洁愣愣的坐了一会儿,吃了东西也去学校了。

学校没有几个人,李明却还在学校,仿佛就是在等着白洁。看见白洁来了直接就迎了上去:“白老师,你过来一下啊。”白洁只好和他过去,跟着他来到他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只有他自己。

李老师显然很想拉白过去,却还很有点不敢,毕竟这么多年来,李明还是第一次和自己老婆之外的女人呆在一起,有这个想法。看着他的样子白洁当然知道他是在想什么,看着李明猥琐的样子,白洁真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青春美丽的身躯还要被这个男人享用,真的难以想像这个男人脱光了衣服会是什么样子。

正在犹豫间,李明已经凑了过来,在白洁的身边坐下,很显然忍耐着自己狂跳的心,看着自己眼前梦寐以求的美丽少妇:白洁嫩白的脸蛋,娇俏的小耳朵,粉白的一段脖颈上挂着一条细细的彩金项链。

白洁换了一件白色纱质的无袖的衬衫,前边是一个很大的蕾丝的大花遮盖着白洁丰满的前胸,后背透明的纱料透出白洁细细的乳罩带子。下身穿着一条及膝的牛仔裙。光裸着腿穿着那双白色的高跟水晶凉鞋。这时的白洁正坐在椅子上,一只小小的白生生的小脚正游荡着一只凉鞋。

“咳……”李明很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想说话。

白洁心里当然知道他是怎么回事,这些个好色的男人,恐怕李明是最色大胆小的。

“白洁,别忘了这个周日,上我家去啊。”李明终于说出了话。

“上你家干啥去啊,有啥话在这说吧。”白洁冷冷的说。

“在这不方便说。”李明讪讪的说。

“没啥不方便的,也没人。”白洁觉得这个猥琐的男人真的可笑,好像自己也不再像以前一样的那么怕或者那么迷茫了,慢慢的已经掌握住了这个男人的弱点。

李明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白洁白白的胳膊和前胸交会的地方,那里隐隐的露出白洁天蓝色的胸罩的一点边缘。

“别装傻了,我想和你做你和高校长做过的事情。”李明的眼睛里又流露出了那天威胁白洁的时候的那种色欲的光芒,心里有点后悔,喝点酒好了,要不真的没有胆量,那天还是中午喝了点酒才有的胆量。今天看着这个活色生香的美丽少妇在自己面前竟然心里慌得不敢说话了。

白洁心里虽然很慌,但却装出一付无所谓的样子,还在玩着自己的小凉鞋,“你不就是想要我吗?行啊。可是你得答应我的条件,要不你爱和谁说就说吧,我也没办法了。”白洁心里虽然很怕李明不答应,不过她也只好赌上一赌,赌这个男人就是个小男人。

果然李明很着急的说:“你说吧,什么条件?”白洁心里有了底:“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得愿意,你不能硬来,没什么事的时候不许随便纠缠我,有什么事情你得帮我瞒着我老公,要不弄糟了,高校长也饶不了你。”“行,行,行。”李明满口答应,一只手已经抓住白洁的手,另一只手抚摸着白洁的胳膊。

白洁虽然很讨厌,可却不能说什么,也得让他占点便宜。白洁一边让他摸着自己的胳膊,一边说:“今天在这可不行,你别瞎想。”李明又露出了那种好色的样子:“那你得让我看看你的乳房。”白洁看着这个又胆小、又好色的男人,真的没有办法,只好点了点头:“不过说好了,只许看,你去把门关好。”李明一边满口答应着,一边去把门锁好了。

白洁坐在那里,解开自己衬衫的纽扣,敞开前胸,天蓝色的花边胸罩是那种半杯型的,而且明显没有海绵的衬垫,白洁丰满的乳房在里面涨得鼓鼓的。

“把胸罩脱下来。”李明几乎都要流口水了,白洁嫩白的皮肤,衬在天蓝色的白色的衣物里,更显得清纯性感。

白洁只好解开胸罩前边的扣子,一对丰满的乳房脱开束缚裸露在了李明的面前,李明真的看呆了,这么漂亮的乳房真的只在电影中才看到过。

奶白的皮肤,娇娇嫩嫩的,乳房丰满的弧形,圆圆的,挺挺的,丝毫没有下坠的感觉,微微发红色的乳晕很小的圆形,围绕着中间一对粉红色的小乳头,乳头此时刚刚有点硬起来,只有黄豆粒一样大,在没硬起来的时候,白洁已经结婚了快半年的少妇竟然还有好像少女一样粉红的乳尖,没有束缚的白洁一对乳房是挺立的圆锥形的,一对乳尖乖巧的俏立着。

此时这个丰满的少妇坐在一个办公桌前边,翘着一条腿,白色的衬衫敞开着怀儿,天蓝色的胸罩一边一半的在乳房两边垂挂着,一对丰满的乳房在胸前裸露着,一个男人在桌子的对面,几乎快把眼睛睁的裂开了的样子。

正在李明发呆的时候,白洁很快的又把胸罩穿好了,在扣衬衫扣子的时候,李明纠缠上来:“把裙子脱了让我看看。”“哎呀,快让开,一会儿来人了,有时间看啊。放开我!”白洁一发火,李明生怕惹急了这小美人,只好放开了手,但是手还是抚摸着白洁的大腿。

“别忘了周日啊。”看着白洁要走,李明赶紧的问着白洁。

“有时间当然不能忘了啊,要是没时间就再找时间。我都答应你了,你还怕什么?”白洁开门走出去了,一边回头说着。

白洁回到家里,王申还没有回来。她简单的做了点饭,等着老公回来。

没想到王申醉醺醺回来的时候,竟然还来了好几个人,有王申的校长赵振,还有三个老师,白洁挺面熟,看来都是王申的同事。

白洁一愣,却只好赶紧的招待着……在自己家里的白洁,只穿着一件短袖的白色背心,没有带胸罩,一对乳房在胸前饱满的挺立着,下身穿了一条淡黄色的花裙子,裙下一截粉白的小腿笔直浑圆,娇俏的小脚穿着一双白色的带着蓝色花的可爱的小拖鞋。几个男人的目光明显的都盯在了白洁的胸前,都已经看出了白洁没有带胸罩。

白洁下意识的抱起胳膊挡着胸前,后悔不该把胸罩脱下来。这时的王申很明显已经喝得烂醉,但是赵振校长能到他家来玩,他显得非常兴奋,大声地招呼着白洁端茶送水。几个人很显然早有准备,还有一个人带着麻将,很快就在餐厅里摆上了麻将,玩了起来,其中一个人在旁边看着热闹。

白洁忙活了一会儿,看着赵振校长那火辣辣的目光,白洁心里直发慌,毕竟这个男人看过她身上的每寸肌肤。几个人在玩着的时候,白洁回到卧室去看电视了。

半天他们也没有结束,白洁很困了,就脱了裙子,盖了一条薄薄的毛巾被,睡去了!

打麻将的几个人玩得也是稀里糊涂,赵振的心里其实就是想的白洁,看着白洁刚才薄薄的内衣下挺立的乳房,一直这么长时间,他的阴茎就是挺立的,可现在却一点机会都没有,这个色胆包天的人,急得心里好像一团火在烧。

看着王申已经不停的打瞌睡了,赵振喊那个看热闹的,“来,替我打两把,我去厕所。”那个看热闹的迫不及待的坐了下去。王申在那里稀里糊涂的打着牌,奇怪的是他还不输。

赵振根本就没有去厕所,而是直接进了白洁睡觉的屋子。屋里还亮着灯,白洁侧着身子躺在床上,薄薄的毛巾被搭在腰间,光裸的长腿一条伸直着,另一条屈起着,一条白色的内裤在圆圆的屁股上紧紧的绷着,一对肉乎乎的娇嫩嫩的小脚,脚趾都涂着淡粉色的指甲油。天蓝色的床单上躺着这样一个半裸的美女,让赵振心里一阵狂跳。

赵振溜到床边,看着白洁娇悄的面孔,小巧的鼻子在微微的呼吸着,红润的嘴唇还在轻轻的颤抖着,仿佛在梦中说着什么?赵振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白洁薄薄的内衣下丰挺的乳房,手不由得伸到白洁的胸前,轻轻地碰触着白洁丰满柔软的乳房,睡梦中的白洁一点反应都没有。赵振的手指在白洁乳头的位置轻轻地摩擦着,很快就隔着内衣看见白洁小小的乳头挺立了起来。

赵振看得垂涎欲滴,低下头,舌头隔着内衣在白洁的乳头上舔着,白洁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一对乳房在胸前更是呼之欲出。双腿这一叉开,赵振的眼睛就转移到了白洁白色内裤紧紧裹着的双腿中间,圆鼓鼓的阴丘让赵振的眼睛都看直了,左侧有一条弯曲的长长的阴毛伸了出来,赵振知道白洁的阴毛不多但是都很长。

看着白洁的阴部,赵振隔着内裤都能想像出白洁嫩嫩滑滑的阴部是个什么样子。赵振的手轻轻地碰触到了白洁阴唇的位置,手指转着圈揉着,明显的能感受到白洁那里的热力和湿润的感觉,赵振的阴茎已经硬的好像铁棒一样了。赵振的手指刚要在白洁的内裤边缘伸进去的时候,听到外屋里一阵翻腾和麻将掉地上的声音,赶紧来到了外屋。

原来,王申已经醉得不行了,打麻将的时候一下压翻了桌子,几个人赶紧把王申扶到沙发上,几个人一边议论着今天的输赢一边纷纷离去,赵振和几个人说我照顾一会儿,几个人也没有多说,就都走了。赵振等着几个人都走了,根本没有管在沙发上醉卧着的王申,直接就钻进了白洁的卧室,心里狂跳着的都是美丽少妇睡卧的性感媚态………可是一进屋,白洁在刚才的折腾之中已经醒了过来,揉着惺忪的睡眼,惊呆的看着冲进来的赵振:“你……你要干什么?”赵振一愣,看着美丽的少妇迷离的双眼,也顾不得许多了,一下抱住白洁:“宝贝儿,我想死你了”“哎呀,放开我,你想干什么,我老公呢?”白洁拚命地推着赵振,可是赵振有力的胳膊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厚厚的嘴唇在白洁脸上乱吻着,白洁光光的小脚站在地上乱跳,却又不敢大声地喊,只有拚命的挣扎着。

“没事的,他喝醉了,睡过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赵振的手一边搂着白洁的腰,一边抓住白洁内裤的带子往下拉着白洁的内裤。

白洁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手握着赵振的手不让他拉,可是内裤还是被拉下了屁股,柔软的阴毛都已经露了出来。

“赵校长,求求你了,不要这样,这是我家啊,我老公看见怎么办啊?求求你了,放过我吧!”看着白洁杏眼里的泪光,感受着美丽少妇柔软的乳房紧紧贴在身上的感觉,赵振更是无法自控,手已经从两人紧贴的下腹伸进了白洁的双腿之间,摸到了白洁温软湿润的阴唇。白洁双腿紧紧地夹起来,弹性十足的双腿夹着赵振的手,让赵振感觉更是性感无比,诱惑得他的阴茎已经是快发射了的感觉。

“不要啊,你放手……”白洁两滴泪水从脸颊滑落,白洁的内裤在屁股下卷着,两只小脚都已经踮起了脚尖。

赵振正要把白洁往床上按的时候,忽然听到外屋传来王申的喊叫声:“水,我要喝水。”随着听到“咣当”的一声,很显然是王申摔倒了地上。

趁着赵振一愣,白洁赶紧到了外屋,边走边把内裤拉了上去,赵振也在后边跟了过来。王申还躺在地上,满嘴都是沫子,还在说着:“水……水……”白洁赶紧俯身去抱王申,整个屁股就翘起在了赵振面前。看着白洁在自己面前笔直的双腿和圆滚滚的小屁股,特别是翘起的屁股下边那柔软的阴唇的地方,隔着薄薄的内裤,简直能看见白洁粉嫩的阴部,特别是那里湿了小小的一点,赵振几乎都能感觉到自己插入白洁那湿软肥紧的阴道里的感觉,忍不住手在白洁的屁股后摸了进去。

白洁惊得一跳,把王申掉到了地上,赵振看着好像醒了过来的王申,也没敢继续造次,低头扶起王申,问:“怎么样?好点了吗?”“没事儿,我没事儿,校长,你们玩,我不行了,迷糊啊!”王申迷迷糊糊的说着,眼睛半睁半闭着。白洁到了一杯水给他,他喝了几口,又倒头在沙发上睡了过去。赵振叫了他几声,看他没有说话,抬头去看白洁,白洁惶然的看着赵振,眼睛里都是哀求的目光。

看着这个半裸的少妇迷蒙着泪光的双眼,赵振下身更是硬得厉害,隔着沙发上的王申抓住了白洁的胳膊。白洁挣扎了一下,又怕老公醒过来,只好随着赵振站了起来,赵振拉着白洁进了卧室。

卧室里天蓝色的床单上是一条紫色的毛巾被,床的对面挂着白洁和王申两个人的结婚照片,赵振一把抱着白洁就倒在了床上。

白洁这次没有挣扎,躺在床上,低声说:“求你了,你要来就快点,不要让他看见啊。”赵振很快的就脱光裤子,上身的T恤都没脱就扑到了白洁身上。白洁没有反抗,任由着赵振扒下了她的小内裤,压到了她的身上,白洁一下就感觉到赵振那火热坚硬的阴茎碰在自己腿上的感觉。

赵振的手隔着薄薄的内衣在白洁乳房上摸了几把就把白洁的内衣撩到白洁的乳房上,白洁一对颤巍巍的乳房就挺立在男人的面前了。赵振的嘴唇一边吸吮着白洁的乳头,一边手急躁地摸着白洁的下身。

白洁身体抖了一下,就把腿微微的叉开了,白洁的阴毛只是在阴丘上有那么一小片,整个阴唇到下边都干干净净的,摸起来滑滑软软的,而且男人的手一摸白洁的气就喘不匀了。

“你快点来吧,我行了。”白洁心里非常紧张,毕竟自己的老公在外边的沙发上睡着,自己就和男人在这边做上这种事情,不由得急着催赵振快点。

赵振也不敢过于造次,摸着白洁的下边已经湿了,下身就挺了进去,感受着白洁下身湿软的感觉,赵振自己都舒服得叹了口气,和白洁做爱和别的女人不同的是白洁的阴道从前到后都紧紧的裹着你的阴茎,抽动起来从前到后都有感觉,而不像一般的女人或者是口的地方紧紧的,里面松,或者是里外都松垮垮的。

白洁两腿都屈了起来,脚跟紧紧的蹬着床单,脚尖都翘起着,赵振长长的阴茎让白洁心都悬了起来的感觉,下身更是被顶得又酥又麻。赵振每抽插一次,白洁的屁股都紧紧的收缩一次,两手不由自主地扶在赵振的腰上,深怕他用力的顶她。

“啊……嗯……噢……”白洁咬着嘴唇,晃动着头发,伴随着男人的抽送,不由得从嗓子眼发出了抑制不住的声音,浑身也开始变得滚烫,乳晕变得更加粉红,一对小乳头坚硬的挺了起来。

赵振猛地一下把白洁抱了起来,一下变成了白洁骑坐在赵振身上。赵振坐在床上,双腿伸着,白洁和赵振紧紧的搂在一起,双腿一边一个伸开着,涂着粉红色指甲油的小脚都用力的向里钩起着,赵振托起白洁的屁股,上下动着,阴茎就在白洁的下身长距离的抽送着,而且这种紧紧搂着的感觉,让白洁全身都受到极大的刺激,白洁浑身一下就软了。

“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啊……我不要了……”白洁浑身软软的靠在赵振的怀里,每动一下都浑身颤抖,娇喘连连的不断叫着不要,让赵振更加的雄风大起,不断的托起放下,放下的时候白洁的下身已经发出了“啪嚓、啪嚓”的水声,白洁的下身已经和发水一样了。

刚高潮了一次的白洁抬起头,一下看见了墙上的照片。照片里的白洁穿着洁白的婚纱,一脸幸福的看着文质彬彬的王申,而此时的自己,衣衫不整的和一个男人在自己的床上做爱,自己的老公醉卧在沙发上昏睡,白洁的心里一阵疼痛。

这时的赵振把白洁翻了过来,让她跪在床上,扶着白洁翘起的屁股,从白洁身后插进了白洁身体里,一边干着,一边抬起头欣赏着白洁和王申结婚的照片。

他的眼睛只是盯着照片里穿着洁白婚纱的白洁,特别是婚纱裙下露出的穿着白色丝袜的一段小腿,看着这个刚刚结婚的少妇此时正趴在自己面前,撅着屁股,任由自己干着她粉嫩的阴道,抚摸她丰满柔软的乳房,让赵振更是色心大起。

干了一会儿,赵振让白洁转过身来,他想看着白洁光光的样子和墙上的穿着婚纱的照片一起干。白洁躺在那里看着他的眼睛,一下明白了,羞得站起身一下关了屋里的灯。赵振也没什么办法,只好在昏暗中抱住白洁,插了进去,黑暗中享受着白洁火热的肉体、下身湿漉漉的肉洞。

正在两个人喘呼呼的动着的时候,正在白洁又一次浑身颤抖晕乎乎的时候,一个晃晃荡荡的身影走了进来,而且带来一屋的酒气。

两个人一下子愣住了,赵振压在白洁的身上,下身还紧紧地插在白洁的身体里,白洁的双手双腿都缠在赵振的身上,屁股甚至都翘得离开了床,两个人抑制不住的粗重的喘息声在屋里回荡。

谁想王申一头扎在床上,昏昏睡去,根本没有知觉去知道自己的妻子在身边被一个男人压在床上。听着王申含含混混的睡着了,赵振又动了起来。

白洁的身体迎合着赵振的抽送,在颤抖抽搐,而白洁的心里非常难受。丈夫的脸就在自己身边,呼出的酒气喷在脸上热乎乎的,而自己的身上却压着另一个男人,身体里插着这个男人的阴茎,而且还不断的有着高潮的感觉,一种变态的快感几乎爆炸在了白洁的身体里。

白洁在赵振终于射出精液的瞬间,整个人都挺了起来,浑身不断的颤抖,下身更是湿乎乎的一大片。等到赵振抽出阴茎,起身走的时候,白洁头昏昏的,浑身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就昏昏睡去了。

清晨四点钟,头疼得好像炸开一样的王申从昏睡中惊醒,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坐起身子,昨晚的一幕一幕稀里糊涂的在脑子里乱转,根本想不起什么。回头看床上的白洁,不由得一愣,床上乱纷纷的一片,毛巾被在地上扔着,床单都是褶皱,白洁躺在床上还在熟睡着,上身的内衣撩起着,露出了左边的乳房,下身光溜溜的,内裤在地板上扔着。

王申挪到白洁身边,看着白洁叉开的双腿间:白洁的阴毛乱纷纷的,上面还有着水渍的痕迹。这时白洁翻了个身侧过身子睡觉,王申看着白洁翻过的身子,屁股下边有着一大滩的水渍,还有着几坨白色的粘液,而从白洁白嫩嫩的屁股后边看过去,白洁的腿根都是湿漉漉的水渍,还有着一溜白色的粘液从阴唇中流到大腿上。

王申一呆,苦苦的想着,昨晚和白洁做爱了吗?

这时白洁也醒了,一看王申的样子,再一看自己身上,脸一下就红了,下身黏糊糊的感觉让她脸上火烧一样,但还是顺嘴说:“看你,喝多了就耍酒疯,弄得哪儿都是。”再看王申几乎是整齐的裤子,顿了一下说:“完事儿了,还非得出去打麻将,拦都拦不住。”白洁说话的时候心里非常的紧张,但脸上却装出很轻松的样子。王申半信半疑的看着白洁收拾屋子,可是真的想不起昨晚的事情了,难道自己真的和老婆做爱了,而且看来还很猛烈呢,酒后自己是不是比平时厉害啊。看着白洁穿上了那条黑色通花的小内裤,一下想起了那天白洁内裤中央那块污渍,难道自己的妻子真的……不可能的,王申不相信自己贤淑的老婆能做出那种事情来,昏昏然的又倒头睡去了。

星期天的早晨,犹豫了一会儿,白洁找出了一条黑色宽松的裙裤,一件黑色宽松的纱质衬衫,穿了一双黑色的高跟瓢鞋,把头发挽成了一个发髻,看王申还在睡,就没有叫他,出门坐车奔李明家去了。

白洁在李明家门口,平静了一下心情,喘了口气,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李明,看着白洁一身松软的衣服笼罩下的玲珑有致的身体,眼睛一亮,却没有太高兴,开门让白洁进来。

白洁很奇怪这个一心想得到自己身体的男人怎么了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屋里响起:“谁来了,请进来啊。”白洁恍然大悟,原来李明的妻子今天没有走,看着李明懊恼的样子,心里不由得轻松了许多,暗笑着进了屋。

“是我们学校的同志,来和我借书的。”李明赶紧的解释着。

白洁换了鞋进了屋里,白洁今天穿了一条到膝盖的那种黑色的丝袜,上面有花纹图案的,此时穿了双小拖鞋,更是显得小脚性感撩人。

“是嫂子吧,我叫白洁。”李明的老婆有点丰满得过分了,但还不是特别的胖,有点警觉地看着漂亮迷人的白洁。

白洁反而感觉轻松了许多,很悠然的看着这个差点让她脱光衣服的屋子,故意的和李明的老婆说着话:“李老师在学校可好了,今天又借给我书,学生都对李老师印象挺好的。”“是吗?我家李明的人啊,就是实在,对人没说的。”李明的老婆对白洁少了点敌意。

“对我也可好了,这次我能进上职称,多亏了李老师,天天帮我找题。”看着李明老婆脸上的不高兴,和李明在一边脸上一边红一边白的感觉,白洁心里暗暗窃笑,又说了几句话,李明很显然非常怕老婆,脸上已经快没色了。这时刚好有人叫李明的老婆到对面家里帮帮忙,李明的老婆叨咕着去了,李明回身对白洁说:“你和她说什么啊,这她不得和我急吗?”“呵呵,我还没说什么呢?我要和她说,我是来和你睡觉的,她是不是得杀了你?”白洁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一只脚抬了起来,裙裤向下面滑去,露出了到膝盖的一段穿着黑色镂花丝袜的小腿。白洁把那只小脚放在了李明的腿上,慢慢的蹭着,一边碰到了李明的阴茎上,用小脚揉搓着,李明的阴茎一下就硬了起来。

“我的脚好不好看?”白洁用她穿着丝袜的小脚隔着裤子玩着李明的下身,一边用那种娇里娇气的声音逗着李明。

“快放下,你干什么呢,一会儿她回来了。”李明一边想让白洁这样,一边吓得够呛。

“你不是让人家来的吗?人家想啊,咱来一次啊。”白洁装作要解裤子,吓得李明赶紧站了起来,要跑的样子。

“哼,给你不要,以后少找我,要不别说我告诉你老婆。”白洁一看目的达到了,站起来要走。

“别的啊,下次有机会的吧。”李明又贼心不死的说。

“等着吧。”这时李明的老婆也回来了,白洁告辞走了,说李明没有找到书。看着李明老婆那种铁青的脸色,白洁知道李明这下可惨了。

回来时候的心情就好的多了,白洁把头发披散了开来,一身飘逸的打扮惹得路上不少人回头,白洁好像今天才感觉自己这么漂亮。

在街上的白洁忽然想到了那个东子,那种异样的快感,挺让她回味的,想一想,白洁笑了笑,回到家去了。

终于完成了《风情万种》篇,请期待下篇《欲海娇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