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淫荡少妇白洁
第二章 欲望中沉浮

高义拍完了照片,赤裸裸地走到白洁身边,把她抱到卧室的床上,扒下她的裙子胸罩,白洁只穿着白色的丝袜,仰躺在床上,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在胸前隆起着,即使躺着也那么挺实,高义光着身子躺在白洁身边,双手不停地抚摸着白洁全身,很快阴茎又硬了。

高义把手伸到白洁阴部摸了一把,还湿乎乎的,就翻身压到白洁身上,双手托在白洁腿弯,让白洁的双腿向两侧屈起抬高,湿漉漉的阴部向上突起着,粉红的阴唇此时已微微的分开,高义坚硬的阴茎顶在白洁阴唇中间“唧……”的一声就插了进去。

白洁此时已经快醒了,感觉已经很明显了,在一插进去的时候屁股向上抬了一下。

高义也知道白洁快醒了,也不忙着干,把白洁两条穿着丝袜的大腿抱在了怀里,一边肩头扛着白洁一只小脚,粗大的阴茎只是慢慢地来回动着。

白洁觉着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疯狂激烈的作爱,酣畅淋漓的呻吟呐喊,使白洁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好象沉浸在如浪潮一样的快感中,感觉着那一下一下的摩擦、抽送。

“嗯……”白洁轻轻的呻吟着,扭动着柔软的腰。

猛然,白洁感觉出了下身真的有一条很粗的很硬的东西在插着,一下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高义淫笑着的脸,自己浑身上下只剩了腿上的丝袜,下身还插着这个无耻的男人肮脏的东西。

“啊……”白洁尖叫一声,一下从高义身下滚了起来,抓起床单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觉着嘴里粘乎乎的,还有一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象也粘着什么,用手一擦,粘乎乎的白色的东西,白洁一下知道自己嘴里是什么了,一下趴在床边干呕了半天。

高义过去拍了拍白洁的背:“别吐了,这东西不脏。”白洁浑身一震:“别碰我,我要告你强奸。你……不是人。”白洁泪花在眼睛里转动着。

“告我,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让我操了,你怎么说是强奸。”高义毫不在乎地笑了。

“你……”白洁浑身直抖,一只手指着高义,一只手抓着床单遮着身子。

“别傻了,乖乖跟我,我亏不了你,要不然,你看看这个。”高义拿出两张照片让白洁看,白洁只觉头一下乱了,那是她,微闭着眼睛,嘴里含着一条粗大的阴茎,嘴角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不……”白洁去抢照片,高义一把搂住了她:“刚才,你也没动静,我干得也不过瘾,这下好好玩玩。”一边把白洁压倒在了身下,嘴在白洁脸上一通亲吻。

“你滚……放开我。”白洁用手推高义,可连她自己也知道推的多么无力。

高义的手已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揉搓,一边低下头去,含住了粉红的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着,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白洁乳头轻轻搓着。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白洁全身,白洁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乳头渐渐硬了起来。

“不要啊……别这样……嗯……”白洁手无力地晃动着。

高义一边吮吸着乳头,一只手已经滑下了乳峰,掠过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就摸在了肥嫩的阴唇上,两片阴唇此时微微敞开着,高义手分开阴唇,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搓弄着。

“哎呀……不要……啊”白洁头一次受到这种刺激,双腿不由得夹紧,又松开,又夹紧。

玩弄一会儿,高义又坚硬如铁了,高义抓起白洁一只裹着丝袜、娇小可爱的脚,一边把玩着,一边阴茎毫不客气地插进了白洁的阴道。

“啊……哎呀……”虽说这根东西在她身体里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着的白洁却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比王申的要粗长很多。白洁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

“咕唧……咕唧……”白洁的下身水很多,阴道又很紧,高义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水滋滋的声音。

高义的阴茎几乎每下都插到了白洁阴道深处,每一插,白洁都不由浑身一颤,红唇微启,呻吟一声。

高义一口气干了四五十下,白洁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一条腿在高义肩头,另一条裹着纯白丝袜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伴随着高义的抽送来回晃动。

“啊……哦……哎呦……嗯……嗯……”高义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进去,高义的阴囊打在白洁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白洁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

“啊……嗯……”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洁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

高义只感觉到白洁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片。白洁一对丰满的乳房象浪一样在胸前涌动,粉红的小乳头如同雪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

高潮来了又去了,白洁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粗长的阴茎用力用力用力干死自己。

高义又快速干了几下,把白洁腿放下,阴茎拔了出来。

白洁做梦也不会想到会说出这样的话:“别……别拔出来。”“骚屄,过不过瘾?趴下。”高义拍了一下白洁的屁股。

白洁顺从地跪趴在床上,丝袜的蕾丝花边上是白洁圆润的屁股中间两瓣湿漉漉的阴唇。

高义把白洁跪着的双腿向两边一分,双手扶住白洁的腰“扑哧”一声就插了进去。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洁被这另一个角度的进入冲击得差点趴下。

高义手伸到白洁身下,握住白洁的乳房,开始快速地抽送。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白洁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

终于高义在白洁又到了一次高潮时,在白洁阴道一阵阵收缩时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到了白洁身体里。白洁浑身不停的颤抖,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白洁微微肿起的阴唇间流出。

晚上四点多,白洁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家。王申没有回来。白洁不停地洗呀洗,下身都有些疼了,才流着泪睡了。

周一了,白洁上班,不知为什么,穿裙子去总是觉得那里有些别扭,好像是光着身子的感觉。就穿了一件佐丹奴的直板牛仔裤,更显得一双腿修长笔直,丰满圆润但绝不硕大的屁股鼓鼓的向上翘起,一件深红色的紧身纯棉T恤,更显得一对乳房丰满坚挺,腰不粗不细,给人一种性感迷人的媚力。

高义看到白洁的这身打扮,浑身立刻就发热,眼前浮现出白洁赤裸裸的撅着屁股,雪白的屁股、黑亮的阴毛、粉红湿润的阴部、微微开启的阴唇,高义的手不由得按住了鼓起的下体。

白洁已经当上了教学组长和中级职称,这对于这几年来的老师是不多见的。

白洁上课时发现那个俏生生的小姑娘小晶没有来,第二节课结束还没来,下课的时候在走廊碰见了高义,高义对她一笑:“一会儿到我办公室来一趟。”上午最后一节课上课铃响了,老师们都去上课,一些没课的老师就开始偷偷去买菜做饭。办公室里已经没几个老师了。白洁在犹豫了好久之后还是推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

高义在看到她进来之后很快地站了起来,在白洁身后把门锁上了,一转身把白洁软乎乎的身子搂在了怀里,手就伸向了白洁丰满的前胸。

“哎呀,你…干什么?别……”白洁脸腾一下红了,一边小声说着,一边推高义的手。

“没事儿,来,上里边,来吧……”高义连推带抱的把白洁弄到了里屋,里面屋里只有一组文件柜和一把椅子,没有窗户。

高义把白洁搂在怀里,手抓住了白洁柔软丰满的乳房,稍一揉捏,白洁出气就不匀了。“别……哎……呀!”白洁扭头躲着高义的嘴,“干啥呀…”高义手抓住白洁的衣服往外拽,白洁赶紧用手拦住,“行了,别……”白洁脸红扑扑的,声音都颤巍巍的。

高义的手一边揉搓着丰满的乳房,一边在白洁耳边说:“别装了,来吧,干一下子。”“不行啊,放开我……”白洁用力地挣扎,推开高义想走到门外去。

“你不是想让全镇的人都欣赏你的表演吧……”高义笑嘻嘻的说,一边抓住已经浑身发软的白洁。白洁欲哭无泪,任由高义的手把她的衣服下摆拽了出来,手伸到了白洁的衣服里面,抚摸着白洁娇嫩的皮肤,高义的手挑开她的乳罩,按在了她丰满柔软的乳房上,揉捏着……“哦……”白洁浑身微微抖动,出了一口长气,两手下意识的扶在了高义的胳膊上。

高义把白洁靠在了文件柜上,把白洁的T恤掀了起来,胸罩也推到了乳房上边,白洁一对丰挺的乳房颤巍巍的在胸前晃动着,高义低头含住了那艳红艳红的一点,用舌尖快速地舔着。

“啊呀……嗯……不要啊……”白洁浑身剧烈的一抖,两手去推高义的头,却又是那么无力,穿着高跟凉鞋的脚在地上不停的颤栗着,下身已经湿了……“来宝贝儿,把裤子脱了。”高义伸手去解白洁的裤带。

白洁此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矜持,T恤撩在脖子下边,一对乳房翘立着,粉红的乳尖已经硬了起来,牛仔裤已经被高义扒到了膝盖上,阴部穿着一件白色丝织的小内裤,高义的手在白洁阴门的地方隔着内裤揉搓着。

“都湿了,还装啥呀……来……把着柜子。”高义让白洁双手把着文件柜,翘着屁股,他把裤子解开掏出阴茎,走到白洁身后,把白洁的内裤拉到膝盖,双手把玩着白洁浑圆雪白的屁股,勃起的阴茎在白洁湿润的阴门一下一下的碰着……“哼……哼……哎呀……你快点吧……”白洁怕被人撞见,轻声的说。

“受不了了吧,骚货……来了。”高义双手扶住白洁的屁股,下身用力一顶,“咕唧”一声连根插入。白洁双腿一弯,“啊”的轻叫了一声,高义一下插进去,手伸到白洁胸前把玩着白洁的乳房,一边开始抽送。白洁垂着头,“嗯……嗯……嗯……”轻声的哼着……高义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白洁的下身也越来越湿了,水渍渍的摩擦声“呱唧、呱唧”的不停的响。

“啊……啊……啊啊啊啊……哎呦……啊……”白洁的呻吟也已经变成了短促的轻叫,头不停的向上仰着,屁股也用力的翘起着。

“我操……干死你……”高义终于紧紧的顶在白洁屁股后,把一股股的浓精射进了白洁的身体里……高义缓缓的拔出阴茎,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微微敞开的阴唇中间缓缓流出……白洁浑身软软的靠在文件柜上,牛仔裤和内裤都挂在脚边了,黑黑的阴毛在雪白的双腿间特别显眼,脸如红纸,双眼迷离,长发披散着,衣服落了下来,可一侧的乳房还是裸露着,浑身散发出一种诱人犯罪的魅力………好半天,白洁这才从高潮中回味过来,擦了擦下身和腿上的精液,整理好衣服,回到教研室。老师们都回来了,看到她的样子都有点不自然,却不知道那里不对。

深夜,白洁无法入睡。自从那天在高义家,一连几次疯狂的做爱,虽然是奸污,可却让白洁第一次尝到了做爱的美妙滋味,知道了女人高潮后那无与伦比的满足感,头一次感到男人那东西有那么大的魔力,可以让她欲仙欲死,她能感觉到身体里什么东西复活了。晚上,她要了她丈夫三次,可加一起还赶不上高义干一次过瘾,她感到自己已经学坏了。

贞女和荡妇只有一步之遥,白洁在被高义诱奸之后,从一个贤淑的少妇走向了风骚的荡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